者阴山,坐落于中国云南文山自治州麻栗坡县杨万乡边境,与越南接壤。者阴山地处亚热带地区,属典型的卡斯特地貌,石灰岩洞较多,山峦起伏,路少沟深,山势险峻,常年云雾缭绕,平均海拔1200米。

尽管我之前没去过者阴山,但对者阴山并不感到陌生。从军二十多年,者阴山英雄的战斗故事在军营中广为传诵,者阴山也因“两山”轮战而闻名于世。人们永远不会忘记,1984年4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1军31师在时任师长廖锡龙的指挥下,成功收复者阴山。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激励并影响着一代代军人卫国戍边、甘于奉献、勇于牺牲。

今年2月至5月,我奉命赴云南执行任务,有幸走进了中越边境重地麻栗坡县。从当地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两山”轮战中的老山和者阴山均坐落于麻栗坡境内。这个消息让我这位老兵感到格外兴奋和激动。带着这份军人的荣誉和骄傲,我先后走进了老山、天保、八里河东山等昔日的战场。战火纷飞的日子虽已逝去,但是留存的作战工事依然在警示着那场并不久远的战争,诉说着解放军与麻栗坡人民的鱼水深情。

4月28日中午,我迫不及待地展开地图,察看者阴山的位置。据当地工作人员讲,者阴山路途遥远,而且路十分难走。尽管山高路远,我还是下定决心结缘者阴山。在和天津、辽宁、浙江的三位兄弟研究商议后,决定当日下午共同前往。下午一点多,在新街和其他战友分别后,我们合租了一辆车向者阴山开进。

司机是当地人,和我们年龄相仿,知道我们都是老兵,对我们非常热情,在情感沟通上减少了很多障碍。一路上,司机师傅讲了很多他童年的记忆,最多的就是当年解放军在此作战的故事,尽管这些都是他孩提时代发生的事,但是他却记忆犹新,能感受到他内心的那份深深的感动和对解放军的敬佩之情。

人在车中坐,心在图上行。尽管一路颠簸,但大家都很兴奋。快接近目的地时,我的心情变得有些复杂,激动之余添了几许沉重。 当“杨万欢迎您”的标语出现的时候,我意识到,梦寐已久的者阴山就快到了。疲劳仿佛一下子没了,大家的心情都很激动。我的思绪飞向了这里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流、每一座民房......我知道,当年很多作战部队,就驻扎在杨万乡,这里一定有很多很多英雄的故事。曾经在这里集结的解放军指战员,有的已经牺牲了在战场上,忠魂永远留在了这里;活着的老兵也已经年近花甲,两鬓斑白。

路越来越窄,越来越陡。尽管现在已经铺了水泥路,建了路边防护,但蜿蜒曲折的路况对于驾驶员来说绝对是考验。审视着这条通往前线的路,能想象到当年的人员、装备、给养运输是何等的困难。随着边防临时检查站的出现,“者阴山战场原址”的石碑也映入了眼帘。边防战士非常热情,为我们指引了通往者阴山昔日战场的路。道路尽管依然崎岖不平,不过比想象中的路况平缓了一些。沿途雷区的警示碑一个接着一个,时刻在警示着人们,战争并没有走远,硝烟尚未散尽,不可踏进雷池半步。

攀登上者阴山的主峰,昔日炮火连天的战场就在脚下,就在眼前。战壕依然还在,其它作战工事也留下一些,只是没有老山留存的多。在者阴山主峰,我们有幸遇到了当年的老兵,仔细聆听了当年的作战经过和兵力部署情况,时光倒流,仿佛一切就在眼前。当年解放军在这里浴血奋战,就是为了守卫今天这份和平。站在中越边境第362号界碑矗立点,俯瞰越南境内诸高地,心情久久不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