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绵绵,说大也不大,但下的人心烦,节气已至小雪,南国都市,冬雨中略感消寒,漫步古镇街头,心无所事,走一走,去感受一下大都市中久负盛名的千年古镇~瓷器口,释放一下工作中所受到的郁闷和不快,烟雨朦胧中让古镇的历史陈韵,平抚内心躁动的不安~

磁器口最早的名字叫白岩场,始于(998—1003年)宋真宗咸平年间,因为这里曾有一座白岩寺而得名。磁器口繁华古朴,码头上从早到晚,过往商旅川流不息,,被誉为”小重庆“,当地流传一首民谣:“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后万盏明灯。”“千人拱手是形容每天都来上千只船上的船公划着船向码头停靠。”“万盏明灯”是指形容码头上商贾云集,入夜后各自点亮油壶、电石灯、汽灯,经江水一漾,亮光炅炅,如星辰闪烁~

和其他古镇一样,游人如织,雨中散步,五颜绿色的雨伞,也是种美丽,商铺小吃万紫千红,星罗棋布,我只感受那种氛围,古角雕镂,青石古道~

路过古镇道观,心因不顺而随机扑卦,好的运气让心有所绽放,淡淡的忧伤随小镇气息融入雨中,无影无踪,安然且平静,人生就是这样,所遇烦恼,由此产生的不快,总要用心如释然,得与失,一瞬间,不要强求,就如签卦所说,不要强辩拨云见日,顺其自然~

重庆辣,辣椒,葱,蒜,花椒等佐料,然后这样做出来,就成了一道名菜,重庆辣子酱,色香味俱全,很香~

古镇中不缺乏现代元素,我们小时候也经常帮父母做,就是这种农具,压花椒,辣椒,我们那时候是石头做的,应该是石臼子,我们那边捣蒜的东西,应该是石殴,现在不知道这种叫什么名字了,唉,还说自己是农村人,忘本了

古镇吊脚楼,典型的江南建筑风格,一江两溪三山四岸的地理条件,造就了丰富的吊脚楼景观,磁器口吊脚楼,作为生态符号的建筑形式,供人们观赏回顾,透射着老祖先顽强的精神和不屈不挠的意志,我在感受着,欣赏着,体会着千年的古韵,也想象着历史经历过的悠长画面~

品尝一下重庆豌豆面,清香可口,重庆老酸奶,醇厚香甜,这才是古镇的味道,原汁原味,我们,不也是如此,无论在繁华闹市中,还是安然幽静的乡村里,清茶淡饭,清心寡欲,不也是幸福的事吗

欣赏着,努力回味着那个时代~

古色古香的磁器口人潮汹涌,它的斑驳不再是落寞,反而是一缕生动。磁器口已然被商业化侵蚀,它成为了千篇一律的古街,与其他城市古镇全然无异,在我的心里,还是我们山西古村落,那里是真正的,寂寥的、淳朴的,有破烂斑驳的墙壁,光滑的青石板古道,有男耕女织的和谐,在哪里,才能真正体会到历史的厚重感,虽然没有繁华的街道,也没有摩天的高楼,却有大城市少有的宁静,以及如同穿越到上个世纪的旧时光,唉,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也是多元重庆的另一面,各有特色,但不符合我的性格,也就索然无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