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宁民歌“车岭车到天,九岭爬九年。三日三夜三望洋,三支蜡烛过岩仓。”中所表述的那条寿宁外出南大门的古代要道——车岭古道的盛名,在很早以前就听说过,也曾多次心向往之。这个初冬,为了赴车岭之约,呼唤了读山阅水22位队友一同前行,勾兑了对车岭多年的相思。终于知道,我和车岭,只差一次这样的完美约会。

      车岭古道位于寿宁县斜滩镇斜滩村与清源乡阳尾村之间。斜滩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是闽东四大古镇之一,有着众多的历史遗迹。镇里古民居众多,因时间关系,我们只匆匆浏览了周家巷的“朝议第”和卢家巷的“进士第”。阳光下的古民居飞檐翘角,古意横秋,有些苍凉,有些斑驳,渗透着浓厚的历史气息,让人感到一种时光的倒流。

      出了斜滩镇,就进入车岭古道。都说这条古道不同寻常,且远近闻名,不仅有600年的历史,还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丰富的人文景观和秀丽的自然风光,因而备受户外爱好者的青睐。自古道入口起始,直插海拨769米的小车岭村,其中高低落差664米,全长7公里,有12900多级台阶。

      站在古道入口处,宛如站在历史的交汇点,在我的遐思里,虽看不到前方的路程,却有一股远古的风从身边吹来,岁月的痕迹被轻轻地吹起,瞬间成诗,成歌,成我雀跃的心情……

      车岭古道是寿宁通往福宁府的重要古官道,沿途星罗棋布多处路亭、摩崖石刻、关隘等遗址和古迹。全岭除岭亭引道稍平缓外无一节平路,岭长之极,峰高触云,酷似一条天梯,素有“车岭车到天”之说。双脚一踏进古道,仿佛穿越了久远的岁月,在这里,天是高的,地是宽的,溪水如带,在身边蜿蜒,古道躺在深黄浅黄中晒着太阳,在我的视线里不断延伸着……

      顺着古道拾阶而上不久,便有一方亭子——龙凤亭横跨其间,黑瓦粉墙,拱门方窗,三面通透。亭内两侧设有长凳供人小憩,我想,当年的挑夫或行人至此,肯定先小坐一会,养精蓄锐,然后去面对“石蹬千有余,担荷息难屏”的挑战吧。

      平氛关,光就名字就让人浮想联翩。岁月悠悠,世事沧桑,而今只留下一个关门遗址,关门以石块砌成,门框上用砖砌短垣顶盖,顶盖砌有帽、脊,正中嵌有石匾,刻着“平氛关”。驻足其间,我无法去考究其历史,只用一种追寻的目光,去品味它的凝重与沧桑。

      去思碑,在整块悬崖峭壁上形如一石门,上面刻有如蝌蚪般的天书,久经风雨剥蚀,文字已无法辨认。民间有传说,石门内乃为仙家金银宝库,凡人只要能识得石碑上的文字,石门就会自动打开,金银财宝任凭挑拣。看我们如此细致地揣摩碑文,美女妹子立即靠门把守:“只要石门一开,我便第一个进入也。”可爱如你,霸道如你,叫人如何不莞尔。

      地僻人难至,山高云易生,寿宁至福安公路通车前,来往货物全靠人扛肩挑。坐在古道上,想象着古代人民负重穿行于这蜿蜒崎岖的古道上,寒来暑往,艰难求生,某些缥缈的思绪瞬间变得丰满,顿时感觉自己是多么的渺小。

      “车岭苕峣高接天,白云深处涌清泉。漫言一勺消炎暑,还剩膏腴溉浦田。”寿宁知府李拔这首虚实互辅满是热爱和浪漫情怀的诗,很形象地写出了车岭古道独特之地理自然风情。

      岭头亭边有清嘉庆十七年宜魁所题的“岭峻云深”摩崖石刻,每字两尺见方。静立于前,感受着思想被历史风物碰撞的心情,一种苍凉感瞬间漫溢心扉。

      悠悠古道,扶摇直上,历史的遗存,刻画出斑驳的印痕,让这条古道变得浓墨重彩。走走停停,一呼一吸间,无不叩动着我心脉。放慢脚步,放慢思绪,搜肠刮肚,发觉自己已经词穷,只知道,所有的跋涉,都为了邂逅它的真颜。

      古道悠悠,缈如遥远的天梯,因有着历史故事的咀嚼而分外悠远。那被岁月的风雨和脚板磨凿得晶莹发亮的青石板路,一些人的脚步悄悄走近,一些人的步履匆匆走远,只有无言的时光默默地停留在这儿,看岁月从容,看四季更迭,从来都不问因果。

      大自然的色彩,自然界的调色板,永远超乎我们的想象。密林深处的古道,延伸,再延伸,不仅延伸着600年的历史,更延伸着风光无限。我想,那拾阶而上的美丽,一定在顶峰。

      一路走走停停,累了坐在石阶上看云,倦了靠在大树旁养神。一阵清风拂过,瞬间抖落满树栖居的橘色阳光,洒落一地的斑驳。闭上双眼,静静聆听古道上隐约呈现的历史回响,感受着风雨六百年的苍茫不惊……

      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知县戴镗为防卫倭患,在此设立“车岭关”,建石砌关门,称“隘门”,为东南路第一险峻处,当属一夫当关,万人莫敌之地。静立隘门之下,凝望着被岁月拂掠过的斑斑驳驳,无论是清晰还是模糊,也无论是真实还是遗址,如今只剩下石与影的痕迹,只剩下婉转千回的韵脚。

      屹立在“去天尺五”的车岭关峰巅,极目纵览,可望见对面的更漏岩,即百丈漈。“更漏岩,两岸屹立,瀑布飞下百余丈,俗呼百丈漈,声若更漏,故名之”。百丈漈瀑布高90多米,宽10余米,源于风景秀丽的小清源西山顶。雨季,巨大瀑流如银河天落十分壮观,被人称为“寿宁第一瀑”。今日虽无水,悬崖峭壁上瀑流冲涮的印痕却清晰可见。

      行走路上,总会有一群可爱而美丽的人相随左右。即使我们只是彼此生命中的一次擦肩,也会在同行的短暂时光里,演绎出一片灿烂的火花,让一路的颠簸与枯燥全部隐退,让旅程的记忆变得更加丰富而丰满。

      一路行走,一路沦陷,不知不觉抵达车岭山庄。意犹未尽之际,有美食美味亦有美酒,犒劳并抚慰了我们疲倦的身体。


      终于,有幸走了一回心仪已久的车岭古道,没有一见惊心的触动,却有一种隔世相识的情愫在心中蔓延。多年来,在行走岁月中,每一段与风景的际遇,都填满了我人生空白的一笔。走进一场风景,再从风景里走出来,车岭古道,从此便在我心里烙下了难忘的印迹,而且越来越立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