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首语】時光在物转星移中渐行渐远,生命因云的泪水点点滴滴地化作轻轻的念,淡淡的情,悠悠然去了远方。似乎是隔了百年的遥远,又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明天就要走了,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远游”……。“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妈妈几天前就为我收拾衣物,准备被褥并反复查看,唯恐有所遗漏。儿子知道,深深地知道。此次与妈妈的长别,妈妈不知道会难过成什么样子,儿子不敢去想,只是希望上帝保佑,别让妈妈太伤心,真的,妈妈太疼爱自己的儿子了。

早前,我还在上初中二年级时,我老姑女儿的女婿在西安人民广播电台当负责人(好像是台长还是副台长)就为我找了一份西安人民广播电台的工作。并给我爸妈说,初中未毕业没有关系的,娃去了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吗。并说,他可以关照好我的。于是,妈妈就同意了,行李一应物品在几天前就拿到县城我五爷那放着(是我爷的亲弟弟排行老五,故我叫五爷,在县城一家药店:《忠顺堂》工作)。到西安的汽車票都买好了,当晚我就住在我五爷的药店里。

第二天一早就要和姑夫一同到西安去了,可谁知就在我们将要上汽车的前被匆匆从老家(离县城二十五华里路)赶来的母亲给截留了下來,说,我又改主意了,不让“榜”去西安了(父母在家从不呼我全名东榜而总是直呼一个字“榜”),娃太小,我想了一夜,还是放心不下。把票退了,不去西安了,坚决不去了。

此后听母亲说,她在我要准备走的前夜,一夜未合眼,天不亮一口水都未來得及喝就从家里出发抄近路,一路小跑的赶到县汽车站。母亲唯恐时间赶不上的话我们的车走了,由于赶时间走的太急太快,到县汽车站时母亲气喘吁吁的话都说不出来,浑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这世上总有一抹用不完的细腻柔情那就是母爱,就是这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可如今,我已二十三岁,已是大小伙子啦,妈妈不会再象当年那样拦着不让走。可儿行千里母担忧。这不,妈妈这几天总是心神不定,甚至于有时神情有点恍惚似的跑前跑后,这一切,做儿子的当时都是看在眼里的!

此夜我和爸妈在院子里坐到很晚很晚,直到弟弟妹妹都睡了,直到明月隐高树,银河没晓天。要说的话似乎很多很多……但却说的很少很少。

“明天要走了,今晚和妈再多坐一会,妈实在是舍不得让你走”!妈妈说着就又伤心了。“男儿志在四方,你总不能总让娃一辈子都在你的身傍左右,睡吧,不早了,明天还得要早早去县城呢”。父亲说此话时已经是大后半夜了。此夜,在我朦朦胧胧的感觉中好像是母亲一夜未眠……,因为当晚,我就和母亲睡在一起。

一九六九年的六月二十五日,我怀着不知是激动还是离伤的复杂心情,憧憬着美好未来的理想以及对西安这座古城的无比向往,在父母含着眼泪,在亲朋好友羡慕的目光中登上了《陕西省机械施工公司》开赴西安的敞篷大卡车。(那个年代,他们公司还没有轿车)

由于机械化公司来蒲城县招工的当期,我就是乡政府的临时干部了,鉴于此阅历,人还未去到他们公司,就被封了个组长的官衔。故大家在上车时我还得招呼着我们乡上的二十多位新成员。

当敞篷车向南駛离蒲城县浴池宾馆的那一霎间,看到妈妈泪流满面的向我张望着,张望着!此时我的心都要碎了,双眼模糊了。似乎有一股悔意从汽车驶离蒲城的那一刻起就进入了脑海,一路上我似梦非梦,眼前浮现的全是妈妈那满含泪水的脸颊。待我一梦初醒时,汽车竟驶入西安《机械化公司》的大院,时值下午两三点的样子。五六个小时的路程颠簸我竟全然未去看沿途的一草一木,一房一舍,浑浑噩噩的就这样到了西安。

大家下车后被安排到了公司办公大楼旁的一个中型大厅,大厅里没有橙子、椅子,大家习地而坐,稍作休息后随之给我们每人发放了三块钱的饭菜票去到饭堂去吃饭。这三块钱饭菜票可不是一顿饭的歺券,这将是我们十天到半个月的伙食费,而且是要在你个人随后的工资中扣回的。

  在公司机关食堂用过歺后就立即集合,又上车将我们这批新人拉到了北郊八府庄一个叫安装技校的校园里。这是一所停办并被并弃置多年的《陕西省建筑总公司》的一所学校。校园内杂草丛生,一片荒芜。公司提前也没有给新招入人员做什么准备。于是,我们一下車便一部分人负责打扫宿舍,一部分人到后边仓库去领床板及支床用的橙子,待大家将床铺还有铺盖都弄好时天己大黑了。

此夜这批新到西安的年轻人尽管座车并忙禄了一整天,但已是夜深了,好像大家毫无睡意,各怀心事,有的激动,有的想家,有的被蚊子叮咬的在床上翻来复去,还有这批新人中最年轻的一位,当年仅十六岁的杨忠凯睡到半夜时竟然伤心的哭起来了,一问才知道是想妈妈了。

次日凌晨,竟然没有一位懒床的人,都起的很早。迫不及待的三五成群先到学校院子四周及校门外转转看看,倒是觉得院子的一房一舍,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新奇与异样!

更是大家感到无比高兴与激动的是:这天上午公司就提前将大家当月的工资给发放了,每人二十五块钱。只所以刚到就发了工资,主要是公司考虑到新来的员工吗,要买饭菜票,要制办例如蚊帳、牙具以及吃饭用的碗筷等等生活必须品。

我们新招入的这批娃可以说90%的人,谁又拿过,接触过这么多的钱呀!太多的学员拿到钱后一遍又一遍,竟然是无数遍的在数,其激动的心情那真的是无以言表!有相当一部分人立即就询问学校的周边那儿有邮局?要将这人生得到的第一份工资寄给自己的爸妈!即就是在此后大家置办生活用品时,有便宜的就绝不会买贵一点的。例如一床蚊帐也就不到二元钱,一个搪瓷碗也就三四毛钱,有三毛钱一个的就绝不会去花费三毛五分钱,那怕是质量上差一点也得去省那伍分钱。省下的钱能给父母多寄一块(元)是一块,多寄一毛(角)是一毛。

此后大概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吧则是由公司安排的老员工带领大家到胡家庙《机械施工公司》的公司机关办公地、第一工程处、第二工程处居地都看看,了解了解公司及下属各处的地处位置及其概况。由于“八府庄”距“胡家庙”还挺远的,六七华里路还是有的,故我们每次由住地去公司往来都是乘座好高好难上去的自卸翻斗车,每每上到自卸翻斗车的车斗上还自豪的不行。要搁在当今,恐怕早就被交警扣罚的不至八百次了。想想看,倘若开车的师傅操作不当,一旦手碰到翻斗操纵杆那我们这一车的哥们可就惨了。则如同卸一车土一样会被全部给人家下了饺子!

  在一切都安排妥当以后,接下来大家不约而同都趴在床上在写信(写信是没有桌子的),给父母报个平安!我也是在到西安的第二天,就先给父母亲写了封报平安的信。

当时的书信往来一般都在十天到半个月,如不顺利的话则要二十天左右。一旦信寄出就天天盼着回信,看到送信件的邮差就如同見到亲人一样的亲切,当拿到回信常常是用颤抖的双手,不、不、不!是整个身心都在颤抖的急不可待的将信打开。我常常拿到回信时则双手将信先捂到胸口,急于打开又舍不得打开,打开时看信不是从头看,而是倒着从后向前看,恨不得眼观八行字的如饥似渴!然后第二遍才是从头至尾的细阅,第三遍又去逐字逐句的去体味信中那字里行间的真情与深情!这个看信的习惯几乎是我在此后数十年来的定规而从未改变过。

是啊,只有与家人常年离别的在外游子,你方能体会到那一封封家书的份量,才会深深地感悟到什么叫 :“家书抵万金”!

在我到西安也就二十天左右吧,父母亲就来西安看我了,妈来给我带的饦饦馍,凉皮。连调凉皮的醋与辣子都是用小瓶子装好带来的。妈妈为儿子带來的饼与凉皮,已不仅仅是食物的本身,它使我品尝到了家乡泥土的芬芳,更使我感受到妈妈爱儿疼儿的那一颗滚烫的心。

父母来西安时值七月中旬,天好热好热,记得父母亲刚来的那天晚上我们就睡宿舍门前的乒乓球台子上,那蚊子整晚上总是围着你在叮咬。我们又没有任何的用以防蚊的物件,例如一把扇子、那怕是有一张报纸卷起来赶赶蚊子也行,没有,什么也没有。妈妈只好用一个小手帕为我赶蚊子。这一夜,父母根本就没有休息好。

第二天天一亮,我就早早的起床带父母亲到兴庆公园去逛逛。我已是第二次来西安了,可父母则是第一次来,一进公园,妈妈就说了一句,这西安呀还有这么好的地方。我们在公园走着走着我就看到妈妈两腿走路很沉重的样子,于是我们在兴庆公园的沉香亭边找了一块隐凉地打算坐一坐,休息一会,但妈妈连坐的精神都没有了,躺到草坪上便睡着了!我将妈妈的头轻轻抬起枕在我的腿上妈妈竟全然不知,此时儿子看着妈妈熟睡的慈祥的面孔好幸福好幸福!但不知是激动还是在心疼妈妈?我总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往外流!

听父亲说,他们来的前夜就基本上没有合眼,半夜开始就烙饦饦馍,完了又做凉皮,就为让我吃的新鲜。做好后,凌晨四点不到就从家里出发,走二十五华里路,得赶早上七点那趟开往西安的汽车(当年县城开往西安的汽车每天只有这一趟)。大热的天,两天两夜未休息好……,就只为和儿子见见面,说说话。这些过往回忆起来就让人掉泪,父母为了儿女总是可以去拼命的!那一天,我们父子母子三人几乎是一整天都在公园度过的,待回到单位时已是天大黑了。

本来,父母亲这次来是打算和儿子住上那么三、四天的,可这天实在是要命的热,住又没地方住,关键是晚上蚊子多的让人无法入睡,要说我们老家夏天基本上是没有蛟子的。来到这里,突然间像进了蚊子窝似的,加之妈妈又属于偏胖型的身体,耐不得热,这次爸妈来看我,住不好,吃不好,睡不好。可以说是四面夹击,那时,不管是单位还是自己都没有接持亲朋的任何条件,加之八府庄当年只是荒原一片,找个商店也要跑好远。

爸妈决定明天一清早就要离开西安回蒲城了,我十万份的不愿让爸妈走。“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己惘然”。悲欢离合,催人心肝!送爸妈上了开往蒲城的汽车以后,我即尾随着汽车一路追行,直到汽车由解放路的西八路拐弯处驶离了我的视线……。爸妈走了,我的魂也跟着走了!

送走爸妈,待我失魂落魄的回到技校时已是中午了,进宿舍倒床便睡,直到一觉初醒时已是满天星辰。此后知道,母亲那次來西安由于连续三天过度劳累又受到情感上的离伤打击,从西安回到家中后竟是不吃不喝的昏睡了一天一夜!

未完待续

东方:2019.11.26日初稿于西安

2019.12.08日修改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