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己至,雪花飞舞。座在雅静的茶室里,看窗外的雪花飘窗,品读诗文:在那悠远的古今岁月里,无高铁飞机之便捷,无网络通讯之流畅,只能靠舟马劳顿探亲访友,鱼雁传书来传情达意。但就是在这种原始的交流方式下,摧生出了盛唐雅宋的茶文化高峰,使饮茶成为中国人最好的精神生活方式之一,促进茶道成为了中国四大国粹。

[题记]

  玉花飞半夜,翠浪舞明年。苏东坡大学士眼中的瑞雪,预示着明春的麦浪翻滚,稻菽丰年。

而擅长描写农事生活的范成大‘’瑞雪飞来麦已青‘’将雪花飞舞与田园丰收一语成章。

雪花飞絮时,情归何处?漫山白遍,雾锁寒江,独钓一江雪。柳宗元的孤舟蓑笠翁,禅座于寒风澶澶的堤岸,心中的一团暖,是来自于江中的美丽鱼儿,还是那风雪夜归人。

雪落韵无声,寒梅独绽放。昂首龟峰一啸长天,身披一袭雪裘耸立于大别山南麓,漫山的梯级茶园肩着一匝白纱伴随着雪花一起蹁跹起舞在迎接又一个丰年!


漫长的寒夜里,诗人杜耒独座庭前,听雪花敲窗,惊笋抽芽,借一轮月光观腊梅绽放,松夢云朵。好友如约来访,主宾相对而座,友置古琴而歌,奏过陆羽之《六羡歌》:


不羡黄金盏

不羡白玉杯

不羡朝入省

不羡暮登台

千羡万羡西江水

曾向竟陵城下来


一曲歌罢,诗人遥想大唐盛世中众星闪耀的年代里,一代茶圣陆羽,舍弃功名利禄,跋千重山,涉万道河,历尽千辛万苦,撰写出世界历史上第一部茶叶著作《茶经》。于是燃薪生火,烹雪化水,围炉煮茶,对饮清欢,诗兴大发,吟颂出《寒夜》这首干古流传的茶诗:


寒夜客来茶当酒

竹炉汤沸火初红

寻常一样窗前月

才有梅花便不同

(作者简介:熊宣德,现任职于湖北麻城市农业农村局,从事茶业四十余年。国家一级评茶师,曾任国营龟山茶场副场长,麻城市茶叶公司经理。喜爱文学与茶,致力于茶文化的普及和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