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曰:

清末腐朽国哀败,

民不聊生天地怨。

泱泱中华遭蹂躪,

国将无存民塗炭。

列强入侵狼烟翻,

军阀混战乱世显。

国无宁日苦堪言,

光绪楚歌四面喧。

话说光绪一八八二年,实乃天翻地覆硝烟弥漫战火纷飞,列强入侵攻毁北京妄想瓜分并吞我中华大好河山,清庭已是四面楚歌国将不国民将不民了,就这个时候,国内的各地方军阀混战各抢地盘割据战山为王,什么张大帅,李大帅,吳大师,等等趁清庭腐朽无能之际,个个都象久旱的春笋!一逢甘露破土而出为己利你争我抢.。

竟将一个泱泱中华大国已搞得破碎不堪,特别是京津沪及中原一带的人民深遭塗炭,在那战火纷飞的岁月里,人民为了活命免遭塗炭,只好背井离乡,扶老携幼徒步他乡求生。

就这时,中原的南阳地区的邓县,有一世代崇德向善的习氏家族,祖祖辈辈都是南阳方圆数百里出了名的大善人家,由于习氏祖辈都是乐善好施善待他人为本,所以习氏家族也只是享有大善人名声的普通平民,临到清末时,由于清庭太腐败无能,遭到外夷趁虚而入强取豪夺,全国人民已处水深火热之中根本无法生存下去了。

所以习氏家族的大善人先祖习永盛,这时的他也实在无能为力在当地老家支撑下去这个家了,也只好徙步同当地的难民们一道或投亲或访友各自扶老携幼各奔东西,习永盛是当时习家最俱威望也是最有魄力的德高望重的末代先祖了,这位习氏先祖以年迈之躯带着儿子习宗德和儿媳柴菜花随着逃难大军一路风餐路宿直向陜西西安方向求生,有当时路人见此凄惨诗曰:

国无宁日民无生,

哀鸿遍野凄惨景。

辽阔中原遭蹂躪,

流离失所民声怨。

哀声载道也枉然,

饿死路边无人问。

人命生灵如此轻,

世道邪恶祸横生。

却说习永盛老祖爷凭着一身大善人的硬骨头吃尽长途跋涉的千辛万苦,老人家因年事已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一路辛劳奔波总算带着一家亲人来到了西安西边的富平县找到了一个远房亲戚家暂且寄居栖身。

亲戚也是关中当地的一贫家小户,俗话说:''亲为亲邻维邻,天下亲人一家人,可是在那动荡不堪的战乱纷飞的年月里,虽然西安还没遭大动乱,在那军阀混战的年月里,全国也基本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习宗德祖爷夫妇是当时习家最俱年轻强盛的维持生计的主力大军,为了一家人能在这暂无战争的关中平原上站住脚安生下来,祖爷他凭着自己精强力壮,高大愧梧的生躯天天为人打长短工下苦力活挣钱养家,祖母柴菜花给人整天当纺织工人织布访纱挣钱来维持一家人寄居他乡的生计。

接着,宗德祖爷夫妻凭着自己一身好体力,除了给人打工外,他们抽空闲时间托人帮忙选址看了一处能挖窑洞的地方,他们不分白天黑夜,谁有空谁就去挖窑洞!苍天不负有心人,尽管他们一撬一铲不分白天黑夜地挖,终于在两年之久的最后一天圆滿地峻工了,从此一家人高兴地住进了自己双手建起来的新家,这才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温暧安乐窝。

就在有了自己真正的家一年后,好人好报,习家世代大善人走到哪里,都是老天必佑好人,就在第二年春暧花开时,习祖母得到天佑大善人家遣麒麟送祥子!这可使习家老少及亲朋好友和左邻右舍都高兴,都为习家祝福:"天佑大善人家,定生龙虎贵子..…!"

说来也怪!就在一九一三年十月十五日这一天早上,八百里秦川上空,碧绿的天空晴空万里,一轮金光灿烂的朝阳从东方冉冉升起,这时,天空中无数朵五彩缤纷的祥云伴着数以万计的吉祥鸟啼着悠美动听的鸟语欢歌声在习家窑洞上空挽转高翔翩翩欢舞,临到窑洞内传出阵阵婴儿:"哇啊!哇啊!哇啊….!"祥云吉鸟这才渐渐散去。

这就是:

国将兴旺出祯祥,

祯祥就是共产党。

党是红日升东方,

普照东方亮堂堂。

温暧四方人心畅,

人人心向共产党。

齐心协力救国亡,

中华从此泰山當。

这就是中国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新中国的创始和组织领导者,习仲勋老元勋在陝西省富平县诞生了,他的吉祥诞生给未来的中国大地和壮丽山河带来了无穷璀璨的幸福暑光,将中国带到一个旷世堑新的阶段。

欲知天送祯祥,习家寒门得贵子,伟人初降人间他的健康成长后来又如何,请看第二回“穷人的孩子早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