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一一奇葩小兵弓长瑞一一

一一七零届新兵弓长瑞,圆形脸庞,白净面皮,性情腼腆,不善言词,一米6几的身材,站在人群中不高不矮,虽说算不上美男帅哥,倒也有一付耐看的外表身材。虽说这么一个凸凹不显的小兵却能在服役期间演示出诱人眼球,十分奇葩的几个故事来。

一一新训之后,长瑞被分配在部队农场任一小官一一弼马温。每天喂马,放马,驰骋草原,观藍天白云,伴青山绿水,悠闲自在。遗憾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长瑞在一日牧马之时,不慎被马从背上摔了下来,硬生生将右手腕摔折了。几经治疗虽大有好转,可该小兵老是悲不自禁,哀哀哭泣,。老乡反复探究其因,方才供出内心苦衷:我还没对象呢,弄这么个断手以后可怎娶媳妇儿呀!一边诉说,一边泪如断线之珠,悲声不止。老乡们怜其不幸,笑其稚嫩,哭笑不得,唯有揭尽所能,好言劝慰。并私下传一笑话:长瑞断腕,愁煞娶妻。

一一这·小子虽然家境贫寒,出生卑微,但却是祸福相倚,托了上苍照顾,竟在住院其间与白城市工程工司一位工程队长的女儿交上了朋友。其女友家境优渥,面貌清秀,对其一片爱恋之心,如醉如痴,在长瑞探家期间竟然不远万里,自掏盘缠,追随长瑞从东北繁华城市远赴穷乡辟壤的雁北荒山沟沟,在崖下的三间土窑洞里欢度了十几天如胶似漆的甜蜜时光。

一一仅论谈情说爱一项,这小子确实有些能耐,胜人一筹。若说玩斗心智,却是少孔缺眼,不堪回首。一次长瑞与俩位老乡一战友从农场返回部队办事,一起住在部队招待所。夜半无聊,喝酒吹牛。酒性正酣,老乡贵才从兜里掏出150元'的存折与长瑞打赌:如果你敢从部队后山穿着球衣球裤跑到农场,这150元就作为奖金白送给你,你敢不敢吧?并请身边的战友满满做保做证。问题是正值寒冬腊月,即便二五一万给我,我也不敢赌这等输赢。何况是平时总是粘粘糊糊从不见阳刚之气的长瑞。也许是酒壮怂人胆,或许是重奖出勇夫,长瑞竟果断答应下来。

一一于是长瑞只穿球衣球裤由满满,贵才

陪同向农场方向奔跑而去。穿过土梁,跨过山沟,经过三号哨所,又穿一片草地,

已有三里多路程。开始三人还争先恐后,此时已是气吁吁,长瑞更是上气不接下气,浑身哆嗦,上下牙齿嘎嘎打架。刚到距四号哨所不远的山下,长瑞已体力不支,迈不开双腿。这般情景惊醒了贵才和滿满。二人连拉带拽,使尽全力才把长瑞拉回四号哨所。哨所战友看到长瑞双唇乌紫,面色青灰,颤颤抖抖,单衫薄衣,急忙给库领导打电话要车拉回救治。因抢救及时,长瑞身体恢复较快,人没有大碍。…可贵才和满满却受到严厉的批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