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一一扑朔迷离失枪案一一一

一一从军三年之后,长瑞从农场回到连队。就这么个蔫蔫巴巴的人物却干出一件常人意想不到、惊世骇俗的大事来。

一一各位看官欲知此事如何,还须提及一个关健人物当年勤务连副指导员石占坡来。

一一石占坡,河北皖县(今顺平)人氏。六八年入伍,历任七四一部队勤务连食堂上士,司务长,副指导员等职。占坡前额宽大,扁平圆脸。谈吐风趣恢谐,性情开朗乐观,喜欢唱歌,每逢适宜场合,总好放一嗓子。

一一七一年至七二年曾与鄙人在归流河供销社三支两軍,搞一打三反。共事将近两年。彼此合作愉快,相处甚欢。归队之后我们一起回到勤务连。当时我是从机关下放的大兵,他已升任连队副指导员。虽然地位有别,但情分不减。所以,只要有闲暇时间,二人或去归流河赶集游玩,或在营区闲唠扯篇。那一天是星期六晚上,是连队干部战士的自由活动时间。晚饭之后,我便到占坡宿舍闲扯。他正在家,躺在东边床上,我便躺西边床上,然后天南海北,家长里短,扯得漫无边际,不知天昏地暗。约是九点时间,杨指导员推门进来,说了一句:占坡,还不去哨所查岗啊!我们忙起身下地。占坡说了句:以后有时间再拉呱吧。边说边从墙上摘下手枪斜挎身上,走出连部,我紧随其后回了宿舍。当夜无事。第二天一早,刚起床全连便紧急集合开会。杨指导员讲话连里出了大事,连长的手枪昨天晚上被盗。要求大家提供线索,检举揭发盗抢案犯。当时这一消息不亚于一声晴天霹雳,惊骇了全连干部战士,震颤了太陽沟的天地水山。有的说是敌特夜潜营区图谋破坏,没机会下手,盗枪逃跑(因为当时中苏关系恶劣,营区时有信号弹升空)有的说,内部互相矛盾,偷枪陷害……众说纷纭,不一而论。整个库区各单位,上午点验每个人的物品装备,下午拉网式地搜索整个营区,山坡,草地,猗角,旯旮,厕所每寸土地全不放过。据说还从上边调取探雷器在全营区进行探测。晚上开会研究讨论,提供线索,各自介绍个人在案发时活动的时间地点。反正是搞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说是外部敌特潜入吧,哨所\营区的站岗巡逻哨兵从未发现一个陌生人进入。说是内鬼吧,也未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案情令人感到仆朔迷离。302兵站来人了,吉林军区来人了,推论了个内部作案,要从内部查起。于是乎,不知凭什么证人证物把连付指导员石占坡隔离审查。关在了家属区一间屋里。我们这些小兵更是不明就里。记得杨指导员跟我谈心,了解案发当天石占坡的情况。我详述了晚上我们相处的时段情节。也表述自已的看法:七点钟之前石的行迹我不知道。七至九点我们躺在床上扯篇,他绝对没有作案。如果七点前他偷枪了,绝不会心平气和地与我交谈近二小时而无一点心神不宁的表现。九点后,你回来,他上哨查岗了,已离开了作案的时间地点。记得杨指导员说了这样一问话:这个人的表现很不寻常,最近大家都心情不安,他呢?却幸灾乐祸,走站唱歌。当时我想:他就好唱歌,但没说出来。后来我想到一个歪理:人说唱歌会给人带来快乐,看来唱歌也会给人带来灾祸。占坡啊,你的歌唱得不合时宜呵!

一一后来政治处一位保卫干事找我谈话,说那晚你俩在一起时,正是丢枪的时间,而且地点是隔壁。你考虑是不是他偷了枪。我说不可能!反正我没看见!这位干事又说:石占坡说有一天你俩一起去归流河,你怀里鼔鼓的像揣着手枪。我一听急眼了,说扯球蛋,我跟他当面对证去!这位干事按住了我说,别上火,现在不是说你,是说他到底偷没偷枪?我依然火气十足:没偷,没偷!他说我偷了,我也不会白说他偷!我坚持去找石占坡对证,这位干事却严肃地说:相信组织,自有公断,不会相信没有根据的言论。我更相信你,不会干这种事。于是我也就坡下驴,不了了之。

一一后来,听说占坡在长达几个月的隔离审查中,拒不承认,并用党性、人格保证没作此案。但是有谁又能相信呢?他们只会用主观的印象逻辑去推理,而不会用客观的时间地点事实论证。此时此地你的党性、人格又值几何

一一七五年底我复员离开了部队。案件最终没有明确结论。石占坡后到农场参加劳动。后来复员转业,到地方亦是命运多舛,仕途坎坷。失枪人邓连长,杨指导员也因此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一一事过多年之后,这宗悬挂已久的悬案竟然得以告破。盗枪者不是占坡,也非敌特而是七零届入伍的蔫兵长瑞。饭后,他蹓哒到邓连长宿舍(隔墙西是石占坡的宿舍)瞥见室内走廊无人,便打开挂在墙上的枪套拔出并没有子弹的手枪急急惶惶逃出连部。由于是星期六自由活功时间并未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注意。事后他把枪缝在了长裤大腿内侧,不论白天工作还是晚上睡觉从不脱掉长裤,这一反常行为竟没引起同宿舍一个人怀疑。直到年底复员将枪带回老家。由于家境贫寒,工作也没着落,没条件将东北的对象带回成家。于是,颠沛流离追随山西代县一名寡妇,每逢俩口儿因生活琐事吵架,长瑞便以用枪崩死你威吓。开始,女人以为是吓唬,后来长瑞真的拿出枪来。女人害怕了,问清了枪的来龙去脉,连哄带吓,劝其投案自首。也许十几年犯罪感的心理压力再难承受,亦或是女人的软言温语使其幡然悔悟。于是带枪回到县武装部投案自首。经司法部门调查核实,证实其在盗窃私藏手枪这些年内没做过危害社会和人的生命财产事端。由县检察院作出了免予批捕起诉的决定。

一一这正是:一宗盗枪案,仆朔迷离几十年。经年终破获,水落石出竟愚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