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这是一篇故事的读后感。深情中弥漫感伤的标题!是因为初次读到它时,我便有触电的感应。它所蕴含的绝对忠心及淡淡的感伤,能将人心轻易俘获。


我不是个喜欢写读后感的人,因为自知功底不足,加之每日的忙碌,更是让我犹豫了好些天:到底该不该花一大部分时间去记下这份冗长的感动?记录了,又是否清楚?表达的又是否准确?


但当每次无意念及“为你,千千万万遍”的时候,特别是连故事情节也走进昨夜的梦里时,我再也抑制不住要写它的冲动了:就算草草勾勒几笔,也算是寻得一份心安了。

我想,为你,千千万万遍!

阿米尔出生在阿富汗一个极其富裕的家庭,有个正义,善良,深得人心的父亲。母亲则因他而难产离世,因此,他人生说的第一句话便是“爸爸”。


哈桑是他家仆人的儿子,比阿米尔小一岁。阿桑的母亲则因为父亲的卑贱身份与贫寒,在哈桑出生后的七天弃他父子而去。两个出生就失去母亲的婴儿吃着同一个女人(阿米尔父亲请的奶妈)的奶长大。哈桑人生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他主人的名字“阿米尔”。


童年的阿米尔和哈桑除了晚上睡觉的时间外,几乎是形影不离。

阿米尔会为哈桑读书,给他讲故事,尽管很多时候阿米尔会戏谑他,鄙夷地说他连最简单的字也不会认,最简短的词也不懂其意,甚至有时自己胡乱杜撰一些小故事糊弄他,哈桑依然深信不疑,不仅听得津津有味,还感恩戴德的默默幸福着。哈桑则事无巨细地悉心照料阿米尔的一切生活起居。那些年,和谐的阿富汗,无忧的童年。在他们以后的人生画卷里,都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深深铭刻在两颗幼小的心灵上,无法抹去。

暖风微醺的春日午后,他们会一起爬上屋后的小山坡,然后在山坡的柿树下边吃胡桃和葡萄干,边讲故事;夏日的傍晚,他们会爬上树顶捉各种昆虫,把逮到的昆虫恶搞一顿之后,又一起在树上刻下彼此的名字;秋天的早晨,他们会迎着凉凉的秋风,追逐觅食的小鸟,一遍遍在铺满梧桐叶的小道上乐此不疲;冬天,他们会牵引着同一个风筝,一起追逐,一起仰望蓝天和蓝天上翱翔的风筝、一年一度的风筝比赛,自此从没落下过这一双身影。时光就这样一寸寸从这对少年的身上柔柔地淌过,留下一串串数不尽的欢快和明朗。

之后发生的一切,看似偶然,实则是必然。是主仆关系的原因,更是那个国度的种族歧视和社会黑暗的原因。这么说吧,在当时的阿富汗,阿米尔是高贵血统的贵胄,他可以名正言顺地拥有一切,甚至要了哈桑的命,也是很正常的事。而哈桑是最低贱的哈扎拉人,他除了对主人忠心外,还是忠心。甚至为了这份该死的忠心,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

所以哈桑能够在任何时候,为阿米尔牺牲一切,就变得很自然而然。那是一种本能的忠心!而阿米尔却能在哈桑因为他而生命攸关之际选择了逃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尽管哈桑心知肚明,却从没道破过。一段时期的不平之后,他对阿米尔自始至终的忠诚从没因此动摇过。为你,千千万万遍!是他对阿米尔每次付出后,最幸福的自言自语!

一次盛大的风筝比赛,因着他们的纯熟技巧和他们间的高度默契配合,最终获得了那次比赛的最后总冠军,这在当时是举城瞩目的至高荣誉,不仅参赛的小孩,就连小孩的家长也是倍感荣幸的。当然这一切荣耀都归主人阿米尔的,那也是哈桑平生最幸福的事。当时的规定是,如果能追到那最后一只被打败的风筝,也是无尚荣耀的。于是在取得赛事胜利后。哈桑凭借纯熟的经验追到了那只风筝。

就是为了保全给主人阿米尔的这只风筝,他差点连性命也丢了。原本,他可以轻而易举地避开这次厄运,只要把风筝交出去就什么事也没了,正是这份该死的忠诚,害他差点没了命。在他的生命攸关之际,阿米尔却没有像哈桑为他那样挺身而出,而是胆怯地躲开。这一瞬间懦弱选择,却在他心头埋下了永久的、不可饶恕的负罪感的种子,而且这种负罪感随着时间急剧膨胀,以至于阿米尔无法正常面对哈桑了,随之产生:有我无他的极端想法。

阿米尔变着法子整蛊、愚弄哈桑,甚至要把他逼走,终于在自己生日那天,他把父亲给他的名贵生日礼物——手表和亲友给他的红包钱,趁哈桑与他父亲出去忙的功夫,塞到了哈桑的枕头下,然后跑到父亲那里状告哈桑说:爸爸给的他生日礼物——名贵手表及亲友的钱都被哈桑偷去了。

当阿米尔父亲问及哈桑是否属实时,哈桑含泪承认了。自此,哈桑父子含冤离开他出生的地方,走的那天狂风骤起,暴雨滂沱。雨水打湿了哈桑的全身,也模糊了阿米尔望向他的视线。那一年阿米尔十二岁,哈桑十一岁,两个吃同一个女人的奶长大的孩子,却从此再也不见!

战乱也在那一年开始了,为了逃命。阿米尔随父亲坐着差点丧了命的封闭油罐车偷渡到了美国。艰辛的异地生活,让他开始怀念起有哈桑的日子,面对勇敢,正义的父亲,他常常是敢想不敢言。

多年后,常年奔劳的父亲死于了肝癌。父亲死前,为他撮合了一桩婚事,他如愿娶到了自己爱慕的女人为妻,除了婚后没有生育孩子这一遗憾外,日子过得还算平和,幸福。可是某一天一个越国的电话,改变了阿米尔的一切,包括他的胆怯和懦弱。

那是他父亲最要好的朋友打来的,内心一直充满负罪感的阿尔米听到对方说:这里有一条通上好人的路。他怀着长年积压的愧疚与救赎之心,终于踏上了那个他阔别了二十六之久的故土。

他见到了父亲的这位朋友,拉辛汗也是阿米尔随父亲去美国后,一直帮他看守家园的人。他给阿米尔讲述了这些年发生的一切。战乱死去的国人,惨不忍睹被无辜遍屠的哈扎拉人等等,然后讲到了哈桑,因为战乱,因为孤独,他再次把哈桑找了回来,哈桑带着妻子依然如故地把家园上上下下打理得妥妥当当。不久有了孩子索拉博。

拉辛汗因为一段时间外出治病,家里只剩下哈桑一家子三口,结果被指控哈扎拉人还能住如此豪宅,不久房子被霸占,哈桑夫妻也被当街处死。拉辛汗回来时哈桑的儿子已经被送进恤孤院。从此再没见过这孩子。弥足之际的拉辛汗,为此一再请求阿米尔一定要帮帮他,帮他找回这个孩子,并送到他已联系好的、条件也相对好的恤孤院去。

听到这里,胆怯的阿米尔再次退缩了,在这样动荡不安的国度,随时都有被莫名杀害的危险,怎能为一个卑贱仆人的孩子去赌上自己的性命?


往事再次像电影一般在阿米尔脑海掠过,但他还是做不到忽略自己的性命,去找寻一个卑贱仆人的儿子,直到拉辛汗告诉他那个隐藏了三十八之久的秘密:原来,哈桑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他们身上流淌着同一个男人的血液。而且索拉博是他父亲留下的唯一血脉,因为当时种族歧视极为严重,尽管父亲善良,仁厚,也做不到撇下那份虚荣,去把这个秘密告诉于他。

那一刻他奔溃了,同时也更坚定了要寻找索拉博的决心。这一路冒着生死的找寻,可谓是在尽心尽力地为他二十六前的那次怯弱虔诚地赎罪。尽管险恶重重;尽管死里逃生;尽管酷刑般的皮肉之苦让阿米尔几度昏死又醒来,可他的心里却有了前所未有的轻松,甚至还想开怀大笑,即使自己已被伤得无法笑,心里也像春花般美好地绽放着。


而当他历经几次生死之劫,克服重重阻险后,最终成功申请到能把一个阿富汗男孩带到美国去抚养的消息,想告诉索拉博时,却发现他已经躺在被鲜血染红的浴缸里自杀了。那一刻,我的心也随着阿米尔的再度昏迷碎了一地。不敢再往下看,可是又不得不往下看。于是跳过了中间的所有情节,直接翻到最后,慌张地在书页上寻找索拉博的名字……


感谢上帝,书页上我看到了这样一句:索拉博说……至于说了什么,我全没在意。只要索拉博还在,还活着,还能说,就是最美的结局了!把提着的心放回肚子里后,继续接着刚才有关索拉博自杀的那部分。

这一部分,对于阿米尔来说,虽然是又经历了一场死劫,却让我看到了人性在最黑暗处闪烁光辉的一面,那一刻,他可以不要自己的命,但一定不能没有这个阿富汗小孩的命,那个曾经为他千千万万遍的、他的同父异母兄弟的儿子的命。


揪着心,含泪看完这一情节,竟然让我的心如冬日午后的暖阳,一点一点柔软了起来,像漫长的雨季,突然有一天从窗户跳进了一束太阳,欢喜地跃在眼帘,温暖地涌在心窝。

阿米尔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把自己的侄儿带回了美国,填补了原本缺少孩子的家庭空白。而索拉博并没想象的开心和感恩。相反的是无尽的冷漠。他们都知道那是因为幼小的孩子已经承受了太多他所不能承受的残暴和生离死别。不堪重负的他,还不敢相信这个残酷的世界,也没做好重新迎接新世界的准备,但阿米尔他们一家都愿意等,因为这是一条浩大而绵长的自我救赎之路,需要勇气,更需要时间,去慢慢抵达。这一次,他愿意为哈桑的儿子——索拉博:千千万万遍。

终于在这样的一个雨天,在无数个往事像电影般再次在阿米尔脑海闪过时,他终于拽着翱翔的风筝,走向他,靠近他,霸道地牵起他的小手,共同仰望飘在上空的风筝,一起跑了起来……边跑,阿米尔心里边不停地念到:为你,千千万万遍。这一次,阿米尔笑了,索拉博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