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泡”


泡,词典上有两个读音:pāo;pào。在华容话里,至少有三个读音,用华容话发音,分别是“抱”、“抛”、“炮”。

“泡”在华容话里读如“抱”时,是指“气体在液体内使液体鼓起形成的球状或半球状体”,华容话也说“泡儿”、“泡子”。肥水里最容易冒泡儿,田月口往往积的泡子最多。这个义项的“泡”,普通话读pào,华容话把它与“抱”读成一个音:pāo。

有的人说话时,口角里起“泡”,说得“白泡喧天”,说得“泡之喧的”、说得“泡之咕的”,那是一种沉浸于自我、滔滔不绝的“说”的情形。因为口角里的“泡”是说出来的,“咕泡”或“冒泡”就被比喻为说话。把说话说成“咕泡”,是对说话人的一种调侃抑或不认可。如台上的人讲得唾沫横飞,台下的人却听得不耐烦,就不想听他“紧倒咕泡”哒。在微信群,偶尔说句把话,以示存在或参与,那是“咕个泡”。如果长时间都不“咕个泡”或“冒个泡”,就有可能被踢出群。

因为“泡”很容易破灭,“泡”就成了不可靠或不牢靠的代名词。说某某“一口的泡子”,是说这个人说话不实在,或说话不作数,满口的虚言妄语。说不靠谱的话,叫“说泡儿话”;做不靠谱的事,叫“搞泡儿事”。“说泡儿话”、“搞泡儿事”,与华容话里的“说伢儿话”、“搞伢儿事”意思差不多。有时“说泡儿话”也指开玩笑,“说泡儿话”是为博人一笑。“跟田月沟儿过喜会(结婚)——搞泡儿”,是调侃“搞泡儿事”的玩笑话。

常搞泡儿事的人,可能会被贴上“泡儿”的标签,说他“是个泡儿”,甚至“是个死泡儿”。成了“泡儿”的人,就会失去信任,难得委以重任。有时抱着尝试的心态做某个事,也会用“泡儿”来形容。 有一天,我老婆说“我来搞个泡儿看”,原来她在阳台上的花钵里撒了几粒种子,她只是没事试一下看,并不指望真有收获。

有时也用“泡”来形容不够或没尽兴。有一天遇到老张,问他吃了没有。他说“吃了个泡”。原来他回家迟了,家里没有给他准备,他就随便吃了一点剩下的饭菜,所以感觉只是“吃了个泡”。

“泡”在华容话里有时读如“抛”,意思是松软,不板结。如小时候我们常常挖菜园,就是把菜园的土挖“泡”;把菜地挖“泡”了才好播种或栽菜。“泡”的东西往往体积大质量轻。比如稻草,棉花,看起来很多,但称起来不重;所以,稻草、棉花都很“泡”。有的人块头大,但骨骼轻,不是强壮有力,人们就说他“卵大是泡肉”。

华容有一种食物,叫“发粑子”。发粑子要放酵母使米浆“发”起来,“发”起来了的粑子才“泡”,发得“泡”的粑子才好吃。发得“泡”的“泡区哒”;发得不“泡”的,“摲(chàn)得狗子死”,因为冇“发”起来的粑子硬得像石头。

有一种柑橘叫“泡柑”,因为泡柑的皮像是“肿”的“皱”的,所以“泡柑”又叫“肿皮柑”和“皱皮柑”。而人的皮肤也有时“肿”有时“皱”,华容话叫它“泡皮”。皮肤上长了痱子,华容话也叫“泡”,说“泡了皮”或“皮泡了”。有的人不节约,大手大脚花钱或消耗物品,华容话把这种情形也叫“泡皮”。如说“他是个死泡皮,花几千元买一个不中用的东西,玩了没几天就把它扔了”。对这种“泡皮”,有个土产歇后语来调侃 :“姑娘的胯里长痱子——泡P。”

词典上有一个词“尿泡”,也写作“尿脬”,释义是方言指膀胱。而华容话正是把膀胱称作“尿脬”或“尿西泡”,有时直接叫“西泡”。对于以前的农村小孩而言,最熟悉的“西泡”,应该是猪的尿西泡。那时,农村小孩没有什么玩具,家里杀了年猪,猪的尿西泡一般是作废弃物丢掉,小孩子们就废物利用,把“西泡”吹成气球玩。

把猪的尿西泡吹成气球,硬吹是不行的,得有点技术含量。因为猪的尿西泡有点厚,也没有什么弹性,所以直接吹是吹不鼓起来的。要先将猪的尿西泡放在地上,用脚踏着反复与地面摩擦,直到猪的尿西泡变得柔软。变柔软了的尿西泡就有了伸缩性,再用嘴含着“西泡”上的输尿管使劲吹,就能把它吹得鼓起来;然后用麻线或索子扎紧,猪的尿西泡就成了一个大大的气球。这个“西泡”做的气球,就成了小孩们难得的上好玩具。他们把它抛向空中,欢乐地争抢,欢乐地再抛。

这种“西泡”做成的气球,比市场上买的气球结实多了,不容易破,小孩子们能够玩很久。“西泡”里面装的是气,所以用“西泡”打人是打不疼人的。华容话有句俗话,叫“西泡打不死人,但气胀死人”,比喻这事虽然构不成什么实质的伤害,但毕竟很气人。

“泡”在华容话里,有“狠”的意思,也就是能耐、本事的意思。有个人的母亲死了,只有父亲一个人在农村的家,他又不想父亲找个正式的老伴,但又希望父亲有个陪伴的女人,这样既可解决父亲孤独无助的问题,又不用他们负责任。他就对父亲说:“看你有那个泡么。有泡就搭个婆婆,你好有人安置(伺候),我也免得牵挂。”

华容话里有“灌泡”这个说法,指的是喝水喝酒这类“喝”的事,但表达的是不满不敬不客气的情绪。比如老婆不满老公喝酒,老婆就会骂老公“一天到黑只晓得灌泡,灌哒泡就发酒疯,只看几时是要灌死的!”如果你要老婆筛杯水你喝,恰好遇到老婆冇得好心情,她端来水杯,往你前面一掇(duō),说:“拿起朅(qiè)灌泡!”

“泡”还是个量词,用于屎和尿。“泡”的读音是pāo,但华容话一般把后面的那个o读丢,说成pā。如屙了一泡屎,撒了一泡尿。华容话里“泡”还是用于眼泪的量词,形容一个人哭得很厉害,普通话说“一把鼻涕一把泪”,华容话则说“三泡眼泪四泡流”。

“泡”在华容话里还有一个读音,读如“炮”,较长时间地放在液体中的意思。生活中,这个“泡”字我们经常用到。吃菜喜欢吃“泡菜”,吃饭时喜欢“泡”汤吃;过穷日子时无菜下饭,就“泡”开水吃光饭。洗衣时,要把衣服“泡”一会儿了洗。“泡”还有一个比喻义,“他嗜酒如命,一天到黑‘泡’在酒里面”,“他是个赌鬼,天天‘泡’在牌场子里”,例句里的“泡”,是形容长时间浸淫或沉迷于某个事。

华容话把游泳说成“打泡泅”,其中“泡”读如“刨”,“浮”的意思。“浮”读fú,词典上用“孚”作声旁的字基本上读fu,但“尿脬”的“脬”却读pao,“尿脬”与“尿泡”是一个词的两种写法。华容话把“孵”也读作pao,如“抱鸡婆抱鸡伢儿”,其中的“抱”应该写作“孵”。所以,“打泡泅”作为一个华容话词汇,正确写法也许是“打浮泅”。浮,华容话还有一个读音:fóu。

至于在华容话里,“泡”还有灯泡、眼泡、肿眼泡皮、皮泡眼肿、泡之咕隆等诸多词汇,这里就不多说了。 (2019、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