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由于工作出点差错,一直搅得自己心神不安。那天晚饭后,父亲打来了电话,说:“明天我去给你们送点冬白菜,咱家园子种的,你们不用买了,还能省点儿钱……”
  听了父亲的话,心情烦乱的我,口气有些生硬地说:“这大冷的天儿,你就别折腾了?两丝袋的白菜能值几个钱呀啊 ?” 
正在刷碗的妻子一听情况不妙,赶紧跑过来,抢过电话,一边应承着,一边又寒暄的谢过父亲。
  挂断电话后,妻子责怪我说:“父亲给我们送白菜,那是一片好心啊,你怎么那么说话?看看你,对待你们领导的那份劲头儿,你什么时候能拿出一半儿来对待父亲就好了……”
  冷静下来的我,想想也真是啊,咱对待领导向来谨小慎微、毕恭毕敬,而对待父亲呢,很多时候跟“恭”与“敬”好像相距甚远,而父亲大概早已习惯了,也从来不跟我计较。别看妻子说的话有些唠叨,但今天这句话还真就说到心坎上了。

前思后想,实感有些惭愧。以往的就过去了,这次父亲来送白菜,一定要好好对待……
第二天,父亲冒着严寒来了,我赶紧泡上一杯热茶,双手捧到父亲面前。父亲先是愣了,随后赶紧站起来,双手接了过去。他将水杯里的茶水喝下去一半时,我过去端起杯来要添水,父亲赶紧使劲儿握住我的手,说啥也不肯让我为他代劳。
父亲有烟瘾,交谈中他还两次不由自主地掏口袋,可是香烟还没拿出来,又若无其事地把手抽了出来。我知道,他是怕我说他。当我再次察觉他的举动时,我便从茶几下摸出打火机,告诉他,想抽就抽一支吧。父亲却歉意地笑了,目光中满是犹豫,直到我手里的打火机“啪”一声打出了火苗,他才掏出烟来。我为他点烟时,他夹烟的手指有些颤抖。
  午饭后,父亲要返回去了。他想乘公交车再转长途汽车,我决定叫辆出租车,送他到长途汽车站。出租车停到父亲身边,我抢前一步帮父亲打开了车门,父亲要上车时,我用右手护住车门的上沿,怕父亲碰到头。可父亲看到我这一举动时,笑容顿时凝固了,用一种诧异又很感动的眼神看了看我,才坐进了车里……
  下午四点多,母亲打来了电话,说父亲平安的到家了,母亲还说,父亲回到家里很高兴,变得跟小孩子一样,把我给他倒茶、点烟、开车门的事儿,不厌其烦地讲了好几遍……
  听着母亲的述说,我突然眼角酸酸的、涩涩的,百感交集……

倒茶、点烟、为领导开门,这些平日里,我在领导面前不知重复过多少次,而在父亲面前,仅仅做了一次,父亲便记住了、满足了,更觉得自己幸福了……

想到这些,我心里如猫抓一般的难受……

  

以上,是好友“草原晨曲”,在朋友圈发表的一篇动态,题目是祖国是母亲,那父亲是谁?看着这好奇并吸引人的题目,我走进了空间,浏览过程中,被朴实无华,洋溢真情的语句深深的感动着,既发人深省,又耐人寻味。如若说虽离题万里,倒不如说深扣主题”,既“像对待领导一样对待父亲”,感动之余,修成《美篇》,与大家共赏!
—— 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