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房山南北梯。白石头的群山环抱村庄,白菜的翡翠心装饰着红墙。

檐下晾晒柿子干,好像一串甜蜜的小橘灯,又如一串古老的风铃。那莎啦啦唱起的是不是一首甜蜜的歌谣~

请给我唱那亲切故事,多年以前,多年以前~请给我唱我爱听的歌曲,多年以前,多年前~

柿子红如灯盏,列队结伴进山~

莫道山高路远,总有一马当先~

如朴拙的海豚,又如压低帽檐的脸~

大脚,鬼斧神工,

小脚,匠心独具~

张开手臂呼唤,我能比山更高~

亦曾腾空飞跃,离天不过三尺三~

壮怀,激烈,

也曾大步立巉岩~

静石,如波,

引来美人鱼安卧~

如船,如舟,

且同渡到彼岸~

弯弓,搭箭,

也有英雄射大雕~

快来,救我,

这块石头有牙~

太极?猴拳?

自有功夫在身~

鱼跃,龙门,

不成功也成仁~

如披,袈裟,

念声阿弥陀佛~

夫妻,相伴,

爱你,就是拧你的耳朵~

神仙,眷属,

爱你,就是陪你万水千山走遍~

相知,相伴,

爱你,就是牵你的手真温暖~

白首,同心,

爱你就是太多默契无从言说~

赤诚,眷恋,

爱你就是用我的唇尖碰你的唇尖~

姐姐,你说柿子甜不甜~

妹妹,咱们唯有尝尝才知道~

妹妹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酣畅,快意,

就是趁没坐稳来一脚~

笑泯,恩仇,

就是且慢,看剑~

天地,苍茫,

美人如玉剑如虹~

静默,对味,

人与山相看两不厌~

向日,背山,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边走,边唱,

阳光带着你的影子下山~

路遇,巉岩,

勇士不惧高险~

凌空,欲飞,

且看凌波微步~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

所谓,默契,

就是华山论剑~

路有,险阻,

幸好有你常为伴~

抬头,望山,

男人与山皆静默~

不忧,不惧,

顶天立地皆好汉~

巨石,岿然,不知其几千万年。

你我,同乐,如嬉戏天地间的孩童~

安步可当车,一路好为伴~

缓歌,慢行,

对着阳光呼唤~

向左转,向右转,

转来转去皆向前~

日光,斑斓,

心与手的默契被阳光修成剪影~


伸开手臂,

原来我们都有隐形的翅膀~

腾起足尖,

原来我们可以触碰到更高的天~

何事,不语?

何情,不诉?

我们都爱着同样的山,

我们用足尖丈量过一样的巉岩~

山间,日月,岂能辜负美餐~

有鱼,有肉,热汤驱散清寒~

也有美人独舞,

亦有水晶珠链,

柿子安睡其间,

恰如最美镶嵌~

山下圣水峪村,

遇到慈祥婆婆。

可给添加热水,

送我柿子尝鲜~

柿子去皮晾晒,

甜糯如兜蜜糖,

边吃边生温暖,

不忍一口吃完~

尤爱乡间岁月,

老屋柴扉犬吠~

偶遇防火小屋,春联业已褪色,

字迹残缺不全,拍下推敲考证。

群里多有才子,助我研究查考。

言之或有错字,环门是竹非树~

竹树环门皆好,山间岁月静好:

野树穿花月在涧,清风拂座竹环门~

走啊,走啊,走啊,走,

我们曾从南走到北~


走啊,走啊,走啊,走

也曾经从白走到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