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4

  普哥是个帅哥。

我们上学的时候,那时侯正流行“四大天王”,普哥俊朗潇洒,能歌善舞,外型因极似黎明,人们送其“小黎明”这一称号,“小黎明”鼻梁英挺,发型不羁,其对自己的形象格外注意,我和他是同桌,每次到了班上,普哥必问道“阿军,我帅吗?”,我答“帅”,他又问“有多帅?”我回他“很帅”,普哥感到非常地快意,后来时间长了,当普哥落座,刚要张口,我立马送出“普子,你帅的,非常地帅”,普哥感到非常地快意,周围弥漫着快活的空气。

普哥确实是一个能给人带来快意的人,入学时,班主任让我们作自我介绍,其他人都很简单而矜持地报上姓名。此时,从人群中翩然走出一个男孩,一手搭头,一手扶在胯上,一抖,一段梦幻般的“太空舞步”滑出,手中无物却似抓住不放,脚起脚落宛若踩在弹簧上,直把人看得目瞪口呆,那个男孩就是普哥。普哥阳光帅气,多才多艺,班上搞活动,他会戴上墨镜拉一曲《二泉映月》,那深深沉醉的神态犹如阿炳重现;学校一年一度的“花山晚会”,他也会穿上白色的衬衣,和另外两位舞者齐跳“小虎队”的《青苹果乐园》,惹得下面尖叫声不断;话剧社,他演活了“小日本青年”,篮球场,他抢断篮板三步上篮。普哥不仅文艺出众,学习上也相当了得,在班上,他以句容第一名的成绩入学,一些难题到了他那儿,眼珠子转转答案就出来了。记得有一次上英语课,英语老师无意中讲了一个单词“improve”,大家听后觉得似曾相识,疑惑间,班长连子又用他那浓浓的“磨盘英语”补上了一个极响、极怪的“improve”,大伙愣了片刻,哄堂大笑,原来,“improve”的发音和普哥的名字发音竟神奇地相似,后来,“improve”就成了普哥的网名,一直用到今天。

普哥的真正成名,缘于一次“南山寻女神”的故事。学校里有一位女神,拉得一手好二胡,据说已考过了十级,在学校各大演出场频频亮相,尤其她演奏的名曲《赛马》,只听见群马嘶鸣,清脆而富有弹性的跳弓,强弱分明的颤音,发出“嘎嘎嘎嘎”的仿马蹄声,令人听了如痴如醉,仿佛置身于茫茫大草原中。那女神坐姿端庄,长发披肩,一颦一笑,惊为天仙,普哥看呆了,回来后,一人在宿舍里对女神念念不忘。到了春天里,学校组织学生去镇江南山去郊游,普哥打听到女神也去了南山,他喜不自禁,便想着去南山寻女神,可苦于交通不便,便想到租自行车前往,这一去有二三十里路,普哥请求我骑车带他去,一来有个伴,二来可以换换手,碍于情面,我只好答应,载着普哥一路朝南山驰去了。春日的南山,风光绮丽,美不胜收,尤其是漫山遍野的盛放的桃花,若问桃花哪里艳,当随春风去南山。踏着漫无边际的绿草,头顶蓝天白云,你看那一大片一大片粉红彩霞,映红了半边天,放眼望去美得人飘飘然,心都已经醉了。上山坡时,我已累得气喘吁吁,普哥却还一劲儿催促我快点快点,“我怕是骑不动了,也快到了山顶了,要不,你还是下来跑吧”我喘着粗气,“好吧,你就在这里等我”,普哥丢下话后,早已朝山上奔去,我瞧见他换了一件燕尾风衣,头发抹得发亮。等他的背影消失了,我就在那里等,竟不想,我一等就等了三四个小时,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普哥还没有回来,我急忙在周边找寻,无果,赶紧汇报给班长连子,连子跑到班主任那里,班主任带领全班同学搜山,甚至南山管委会的工作人员也加入到寻人队伍中来。最后,几路人一致得出的结论是:普哥失踪了!“许是掉到山下了吧”杆子揣测道,“会不会是和女神见着了,故意躲着我们”阿星想,“我看八成是殉情了”连子的“磨盘普通话”总是让人想笑。“要不要报警,发个寻人启示?”有人在问,“再找找看吧,这么大的一个人,不会好好地丢掉的”连子指挥着,又找了许久,终无所获。正当大家担心时,从学校传来消息,说发现了普哥,众人匆忙赶回,那普哥一个人静静地卧在宿舍里,原来他并没有寻到女神,一人苦闷,从南山径自步行跑了回来,一个人躲在宿舍里黯然神伤。众人见了普哥,纷纷劝慰伊“佳人多的,不必单恋一枝花”等等些话,待了一会,各自散去。

阿星,连子、普哥和我是舍友,同宿舍的还有杆子、大飞、刚总,阿星喜欢上了隔壁班一个叫“清”的女孩子,可是一直苦于没有胆量表白,大家也都很为他着急,而不时地为阿星出主意。恰好,宿舍里装了电话!连子搞来了“清”宿舍的电话号码,下面就是往“清”宿舍里打电话的事了,“放在下晚自习的一个小时过后,女生们该忙完了,她们躺在床上,这时有男生打电话给哪个女生,其他女生不知道有多羡慕呢”刚总很有经验地说,众人亦以为然。可是阿星竟腼腆到电话不敢去打,“我来吧”普哥自告奋勇,他有三寸不烂之舌,再加上脑袋瓜子活络,反应灵敏,足能应付各种突发情况。等到晚上九点半后,普哥拨通了“清”宿舍里的电话,“喂,你好,请找一下‘清’接电话”,等电话那边传来了“清”的声音,普哥捏着鼻子,一字一句地读道“请问是‘清’吗?这里是电台‘夜色温柔’栏目组,我是您的DJ普哥,有一个男生为你点了一首歌,下面请你欣赏……”普哥顿了顿,杆子早已把磁带打开,一首《同桌的你》曲音飘出,众人屏住呼气,一曲完了,“谢谢”,电话那头传来“清”的声音,普哥回头朝众人眨了眨眼睛,挂了电话,普哥吹了口哨,众人大笑,宿舍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就这样,每天晚上九点半左右,普哥总要拨通“清”宿舍的号码,为她送去“夜色温柔”栏目组的问候,而主人公阿星,直到毕业后,却一直未能和“清”说过一句话,毕业后不久,普哥结婚了,新娘是“清”。

工作后,我们宿舍几个人分散各处,联系也渐渐少了。只是有时会在电视上看到普哥,电视上,普哥穿着帅气,“我是美食达人普哥……”。又过了一段时间,听说,普哥现在是某品牌丝袜区域总代理,微信朋友圈里不时打出各种“美女与野兽”为主题的广告语。前几日,逢着普哥,已经是某知名白酒经销商,坐驾也从雪佛兰到宝马再到奔驰越野。普哥的气色,也一天比一天红润,穿着依然是那么光鲜,依旧是人群中最靓的那个仔。普哥的生活,真实而性情,快乐生活,享受生命,大道至简,静水流深。活得素简,专注于丰盈自己的生命。爱生活,心中洒满阳光,而普哥,无疑还是最帅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