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当她婷婷静植过后,是冷瑟,是孤寂,更是雕塑的。春雪秋雨,秋暮冬寒。每当走近郊外的荷池,眼前恍惚浮现出明年又是绿杨堤畔的荷花,但瞬间的浮现过后,满池的枯荷荒凉冷落,野性与色彩让人极为情绪。此情此景,让我悠然想起唐代诗人刘禹锡的抒怀:“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

🍂🍂🍂🍂🍂🍂🍂🍂🍂🍂

      刘工|甲辰年生于南京。当代艺术家、油画家、作家、人文历史学者。主要油画作品收录于《中国油画名家》《中国收藏》《中国传世名家名作专题邮票》《中国画廊与艺术家》《当代油画·风景专辑》等专辑。近年来,三十余篇艺术评论发表于《艺术印象》《新海岸》《中国文化报·美术周刊》等专刊。出版《当代油画·刘工专辑》《野性与色彩》,长篇小说《紫陌尘事》,著有《中国潜流文化》《中国绘画的精神含义》《中国传世名画二十讲》等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