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走到小区门口,忽然下起小雨来,眼前飘落下一朵鸡蛋花


我有些欣喜,弯腰拾起来。放在鼻子下嗅了嗅,有股淡淡的清香


心情,无端的美丽了几分


每天忙碌着世俗平庸的生活,没留意到家门口,也开着这么漂亮的花


很长时间以来,我都把鸡蛋花当成是菩提花,而且是没来由的、固执的想当然。它,就是菩提花


其实我并未见过真正的菩提花长什么样,但第一次见到这鸡蛋花,就认定它就是菩提花


直到现在,一看见它,本能的第一反应是,哇,菩提花!


也许是它太美了,也许是它常出现在佛祖的脚下,也许是在东南亚尚佛的国家很常见,也许是我的执念


反正我一直觉得,菩提花就应该是长成这样的

第一次看见鸡蛋花,是多年前在深圳的深南大道上


当时有种惊为天人、翩若惊鸿的感觉,哇!菩提花耶!


转头问友人是不是菩提花,他也不知。问了好些人,都不知道是什么花,我就坚定的认为,它就是菩提花


后来在南宁,在广州,时常见到掉落在路边的它。旁人问起是什么花时,我理所当然的说,是菩提花


直到很久以后,在孩子的一本植物绘本上,我才知道这种花不是菩提花,而是叫鸡蛋花---倒也花如其名,花朵外白内黄,就像蛋白包着蛋黄一样


当时颇有些失落,觉得这名字好土气。与菩提花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种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即视感


再后来,知道它也叫缅栀子,印度素馨。花期是每年的五月到十月,花语是孕育希望、复活

随着岁月流逝,阅历增长,历经生活,慢慢学会了心似猛虎,细嗅蔷薇;心有弱菊,慢想月光


这鸡蛋花就像大多数人的人生一样,普普通通,平淡无奇


没有神秘的传说,没有优雅的气质,没有高贵的芳姿,却用简单的外表_____五片花瓣


组成了清新淡雅,充满希望的花语


正如生活的本质,简单,真实,而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