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趣


                                           摄影:金美好

                                           作者:何敬云



       日暮之时,雪下的正浓,喜欢雪的我不顾膝盖的疼痛,全副武装到江边赏雪、玩雪。 


       今年的雪来得正是时候,不早不晚,恰逢初冬,咋寒还暖之时,万物刚刚凋零。树木光裸着身躯迎风站立,草木面地肃穆低吟,雪融于其中的松花江水静静的流淌,木栈道在江与岸的交接处,像一条蜿蜒曲折的白色巨龙游向远方。在平缓的岸坡和岸边上,有的蒿草还直直的挺立,有的植物匍匐在地,不薄不厚的雪覆盖其上,在白雪的映衬下似天然合成的水墨画。离岸边十几米远有一大一小的江中岛。岛上的几棵小树,玉树临风,若隐若现,那是雪盖的草,还是草里藏着雪。在岸边我痴迷凝视着小岛。看到了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独特的美景让我忘记了自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烟火,有人说还能忘记烦恼,但我𣎴知道烦恼是啥滋味!


       雪在斜斜的落,簌簌的下,飘下来的,不是轻轻柔柔漫天飞舞的雪花,而是横冲直撞撒下的雪粒。我摘下了口罩和帽子,仰起头、面向天空,我在大声呼喊让雪来得更猛烈些吧!我已经打开了胸膛迎接着你。雪粒打在了我的脸上,钻进了我的脖子里,我感到一丝清凉,一份晶莹。小小的雪粒,在我的脸上慢慢化成了水珠,宛如一颗颗天使的眼泪让我心动,而藏在我卷曲的长发里,似颗颗水晶,把我的头发挂上了白色的霜花。


        我抓起一把雪,握成鸡蛋大小,用它在我的脸上滚来滚去,擦上擦下,仿佛能擦去所有的污垢,所有岁月的痕迹,这样的天然护肤品,只有亲力亲为才能感受到别样的舒服。我又攥实了一团雪,把它放在唇齿之间,深深地吸口气,一股清凉浸入我的全身,迅速在我的五脏六腑流动,洗涤了身体的焦躁不安和火气。咬上一口含在嘴里,不舍得让他融化,化成了水,就没有了雪的洁白轻柔和清纯无遐


        我伫立在一块没人行走的地方,白茫茫一片,像从天上飘下来的巨大白纸平铺在地上。这里好写好画最美的画卷。我两只脚成外八字,慢慢地在这白纸上行走。小步往前搓着走。脚印挨着脚印走,万籁俱静,只有我踏雪的声音此起彼伏。咯吱咯吱的声音似布谷鸟唱着另类的歌声,也像优美的弹拨乐在琴师手指流淌。回头看一看我走过的痕迹,在不知不觉中脚印有了曲线,出现了弧度,但每一个脚印都是那样的清晰,每一步都是那样的均匀和稳定,没有急躁,没有急功近利,没有深一脚、浅一脚,总是先把脚根着地,再让全脚掌落地,每一步都知道该怎样走才能更稳,不滑倒,不跌跟头。在别人看来那是一成不变,费时费力,这种踏实我乐此不疲,是我想要的足迹。


         如果我还年轻,真想在雪地上打个滚,打一次雪仗,撩拨起自己喜欢大自然的激情,释放出自己阳光的情怀,有人看到雪就会想到北风呼啸,万迹人踪灭,我更觉得他是春天派出的使者。雪把大地装扮成了银装素裹的童话世界。有冬的雪,才有春天的百花、秋的收获,有雪的融化,才有大地的湿润和万物的复苏。我爱塞北的雪,更爱家乡有松花江伴唱,带着涛声漫天飞舞的雪。


        带着一身的寒气、满身的雪花和愉悦的心情回到家。虽然没有红泥小火炉,仍然饮了一杯热的老黄酒。雪搓过的脸和酒的功力,让我面如桃花,难得老来有这份情调吧。



                      书于2019年11月17日夜




  作者和模特是个爱码字、喜欢舞蹈、爱穿喇叭裤的退休警官,现就职于艳丽瑜伽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