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下午,“我们从长三角走来——2019首季景云文化雅集”在四川北路公园中的海派文化中心召开。

为此,我的8幅《拷问文学》迷你插图油画装上镜框首次在公开场合华丽亮相,并作所谓“创作心得”的主题发言。会后还以插图画家的名义签名售书……简直成了我的小型油画个展。

谢谢我的老领导——“雅集”塑造者浦祖康先生!个人画展、上台讲话、新书签名均为我的人生头一次,尽管有些紧张……


(以下图片除署名外,均为笔者拍摄)


“雅集”集聚地——四川北路公园

公园中的展览馆(会址)

会标看板

(马建明摄)

会场内部

《拷问文学》书籍展台

(马建明摄)

主持人——前《上海经济报》总编浦祖康先生

背景大屏幕为我的画作

我的小型油画在架上展出

会议开始

(马建明摄)

这两位不肯坐嘉宾席的人

(马建明摄)

“手捧宝书心里亮”

(马建明摄)

我像不像在说“公民们,我们的自由不是廉价得来的……”其实是在谈创作体会

(马建明摄)

上台讲话我是头一遭

( 马建明 罗伊灵摄)

发言口语稿

(以上省略自我介绍)

………这次插图创作,单说钢笔草图就画了不老少,想法多变,“心得”不会少。但这半年多来也忘得差不多了,浦总的指示不敢怠慢,昨天抽空理了一下思路,对照这些画苦苦回忆创作过程,想起一点马上就用手机记下,否则到时候很可能会忘………

言归正传。

记得是今年三月底接到浦总电话,四月份收到潘真老师转来作者朱曦先生的插图文字资料——“插画指引”。我理解为“插画要求”,潘真老师说不是要求,言语非常客套(艺术评论家,深谙艺术创作不该过多干涉)。这份“指引”归纳得非常好,很全面,有背景提示、创作线索,以致我同作者不用见面交代了。尽管如此,我还是想见见这位青年才俊,某些细节需要探讨,比如“三层阁”问题,(有钻牛角尖嫌疑,其实艺术创作大可不必如此精准)。“插画指引”,这本书后面就有,有兴趣的可以对照着看看。

我刚接触“引导”,就顿感份量了。

首先是人物,具为民国文化大拿,历史名人,人物起码得像。鲁迅没问题,知名度太高,网上图片资料多,但有些人的图片资料不一定能查到,比如潘公展,比如郭沫若(郭沫若老年照片很多,年轻照片少)。还好有老天相助,老天即百度,重要人物果然全部查齐。尽管人物在情节动作中脸多少有些变化(比如年龄变化和角度变化等),可以说这些主要人物的相貌都是有根据的,除了某夫人和女学生,所以我以为人物形象比较贴近故事原意。画完了成后我数了一下,八张画统共达25人之多,其中“景云里”主角鲁迅出镜率最高,达到四次。

其中最难的是表情、内心活动在脸上的微妙变化,比如“目光辉射”、“不耐烦的神色”,比如潘公展警告洪深,洪深心中害怕又要装成大无畏的样子……况且画幅这么小,也只能借助肢体语言了……

其次就是对很多场景不熟悉,我没住过石库门或新式里弄。说到“三层阁”,想必就是石库门……说到这里,我想在此表示一下遗憾,当时完全应该去景云里实地考察一番,一是懒,二是不知景云里能不能让我进去上下乱窜。

再说说绘画形式。

通常此类书籍插图大多为单色钢笔或毛笔画,这次我不想跟风,突然想用油画来表现。墨笔画比较简练,多用于小说和杂志等,绘画性高,但很可能不耐看。而这本书在我眼里类似学术著作,其插图不能被人感觉单薄草率。这次我想反一下现今的插画套路,别人做减法,我做加法,极尽繁复,增加所谓生活“可信度”。看看欧洲从上两个世纪一直到现在的插图就知道了,好的插图都是可以拿去参加艺术展的。插图不仅丰富人物的视觉形象,增加了形式“厚度”,使读者产生一种愉悦感,单独都是艺术作品。我的目标就想达到这种高度。因此但凡与主体有关的道具统统罗列进画面,事实证明,并未发生原来担心的“喧宾夺主”,有故事有表情的鲜活人物形象永远抢先霸占着读者的眼球。正所谓增加了耐看度,不致读者一瞥就翻篇。我发现现在用油画画插图的并不是很多……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种尝试。打个趣,以后谁要插图可以找我,但稿费从优哦,哈哈。

下面就逐个介绍一下这八张画……故事情节我就不赘述了,如需要就请教朱先生吧。

(以下逐张介绍省略)

“雅集”者

同仁摄影家马建明

我第一次签名售书

(王宝泉摄)

“我字写得不好哦……”

(马建明摄)

一本正经 像模像样

(马建明摄)

会后留影

左起:1.张奇、2.潘真、3.浦祖康、4.燕山(笔者)、5.马建民 (徐裕根摄)

潘真、燕山(本人)

(以下留影均为马建明摄)

P一张玩玩

燕山 浦祖康

潘真 浦祖康 燕山

浦祖康 王宝泉 徐裕根 燕山

王宝泉 燕山

会后参观景云里

横浜路35弄,景云里正门

景云里鲁迅故居

周建人故居

谢谢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