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即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

-- 米兰·昆德拉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用最精炼的语言与极为复杂深邃的哲思,揭露讽刺了这个世界的无足轻重和绝对的可笑,对坠入尘世陷阱的人生进行深入的剖析与灵魂探索。


这部著名反媚俗的佳作,让我记住了昆德拉,并对他的祖国捷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布拉格Prague


布拉格,一座世人心中向往的美丽城市,它不仅拥有中世纪古城堡的神秘,也拥有童话般的色彩与浪漫,时光的眷顾为这里留下太多的美和太多的故事。


沃尔塔瓦河Vltava River是捷克境内最大的一条河流,清澈的河水从布拉格城中穿过,宛似一条通向仙境的绿色玉带蜿蜒绵长流向远方。

著名的音乐交响诗《沃尔塔瓦河》是捷克音乐之父斯美塔那所创,曲调深情感人。


夕阳下的老石桥旁,一幢与沃尔塔瓦河相邻的红顶黄墙建筑就是斯美塔那纪念馆。

悠然于水中的天鹅,雪白柔软弯曲向上的脖颈构成美丽的弧度,圣洁优雅。

踏着跳跃的音符我来到沃尔塔瓦河畔,为聆听布拉格的浪漫故事,为感受中世纪的旧日时光。


查理大桥Charles Bridge

夜幕下的沃尔塔瓦河柔美宁静,暗蓝的河面倒映着古老石桥,见证着它数百年来在此的默默守候。

沉睡中的查理大桥有太多的心酸与秘密,但悠久的历史和杰出的建筑艺术,让它成为布拉格的地标。


一抹嫣红迷离了水面轻纱般的薄雾,梦中的布拉格悄然苏醒,桥上的几十座巴洛克圣者雕像朦朦胧胧......

置身其间感受到一种从黑夜到黎明天地间的奇景转换,神秘壮观。


晨曦桥头的小广场上,查理四世雕像的轮廓也逐渐清晰起来,查理大桥就是他在位期间兴建并以他的名字命名。

中世纪的查理大桥是捷克历代国王加冕游行的必经之路。桥上30座雕像多取自圣经和民间传说中的动人故事,是捷克各历史时期艺术大师们的杰作,它们向世人诠释着宗教教义的情感与祈愿,被称之为“欧洲的露天雕塑美术馆”。

大桥连接着古堡和老城,桥上每天都非常热闹,来来往往的游人摩肩接踵,艺人表演、手工展示、木偶杂耍和小贩的叫卖混杂在一片喧闹里,大家在欢快的氛围中本能地忘却了时间的存在,很快大都被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高高的桥头堡,在古时候起着极其重要的守卫和防御作用,阻挡着外来的侵略者。

大桥两侧的雕像当中,有座金星环绕的圣约翰主教雕像,他是这座桥上唯一不是圣经故事中的人物。

传说当时的国王怀疑王后不忠,责令约翰主教说出王后向他忏悔时的私情内容,但主教信守教规缄口不言,最后国王发怒,命令武士把约翰主教从桥上扔入河中。

皇后是否对国王不忠,似乎人们并不太关心,但主教至死遵守教规的品德却得到后世人的传颂与敬重,约翰主教也被尊为查理大桥的守护神。

雕像底座有两个铜制浮雕,左边是王后在告解室忏悔,右边是约翰主教被皇宫武士倒悬投河的图景。

据说,只要触摸雕像时许愿,就会心想事成和一生幸福。于是乎,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纷纷伸手触摸祈福,铜像已被摸得锃亮。

传说桥栏上的金色十字架就是当年主教被扔下河的位置。


大桥在经受了600多年的风雨后,为了保护这些文物,多数石雕像已被送进博物馆收藏,现在所见是复制的。

桥上与桥下,人间与童话。


离开大桥沿着坡路拾级而上,走到高处便可俯瞰城中的景致。

金色的塔尖和红色的屋顶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温暖与神秘。

一路欣赏,一路陶醉。


布拉格城堡Prague Castle

沃尔塔瓦河西侧丘陵上的布拉格城堡,距今已有千年的历史,是捷克王室加冕和辞世后长眠的地方。

城堡里有许多中世纪的建筑,集中了不同历史时期的艺术精华,虽经数次扩建,但却保留了许多雄伟的建筑和历史文物,是世界上最大最美的古城堡。

现在捷克的总统府也位于布拉格城堡中。

高高耸立于古城堡中的建筑-圣维特大教堂St Vitus Cathedral 是座哥特式古老教堂,也是城堡中最主要的建筑。

南面的金色大门上用四万块马赛克镶嵌拼成的《最后的审判》创作于十四世纪,是大教堂最重要的艺术品。

整幅作品的中间上部是耶稣和六个圣徒,左面是开国国王瓦茨拉夫,右面是王后。

左下侧图描绘从棺材里爬出的人们跟随天使上天堂。

右下侧图画着由绳索牵着罪人押进地狱。

走进教堂,瞬间竟被眼前的美惊到窒息!


那穿透数万块花色玻璃的阳光正将五颜六色洒满整个大厅,充盈着阔大的空间和每个角落,迷人的玫瑰粉色那么恬美与神秘。

尽管在这里没有无意间看见上帝,但我却与这片炫目的光束不期而遇......

教堂里肃穆庄严,安葬着捷克开国国王瓦茨拉夫,还有查理四世国王以及捷克历史上的著名人物。

在东侧大殿,安放着用两吨纯银制作的圣约翰主教的灵柩,天使群雕托起灵柩的基座上方还有4个小天使扶着紫红色的幔帷,显得华丽无比。

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这座教堂里还有捷克著名画家阿尔丰斯·慕夏Alphonse Mucha创作的重要艺术作品。


慕夏是捷克最著名的画家,也是捷克公认的国宝,他的绘画风格对所有领域的艺术产生很大的影响,在历史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经人指点,在彩绘玻璃窗前我找到了大师于高龄时期完成的巨作《慕夏之窗》,它与教堂里其它彩色玻璃花窗的风格截然不同,十分引人注目。


这幅作品画风极端唯美,画面柔和、人物生动,每个细节都被描绘的极为精致,是彩绘玻璃画中难得的精品,更是世界顶级的艺术创作。

能在硕大的窗前近距离观赏这幅佳作,路过而没有错过的感觉真好,这的确是种缘分。


离开大教堂,进入古堡城里的旧皇宫,却没有看到更多的皇室装饰与奢侈物件,大厅里显得空空荡荡。

然而,历史的痕迹还是为这座老宫殿留下了烙印,空旷中让人感到中世纪时期特有的一种质朴。

紧临城堡的黄金巷约有200多米,两侧的房屋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卡夫卡曾在这个安静的小巷和具有灵感的空间中完成他的名著《审判》《城堡》。

沿着两旁的特色店铺漫步于小巷中,心里默默感叹,这里的氛围,这里的一切显然早已物是人非了。

这个小巷中的卡夫卡故居现在已是书店,我在此买了本慕夏的书作为纪念。


布拉格老城Old Town

查理大桥的另一端就是老城,虽历尽沧桑却依然保持得相当完整,大街小巷的道路,都由石块铺就,经过岁月的不断打磨后已变得乌黑油亮。

行走在古老的石头路上,穿梭于布满有轨车道的街巷中,幢幢风格迥异的中欧式建筑不断从两侧迎面而过,古老且优雅。

一路走到老城广场,这里没有许愿池,而是胡斯的雕像。胡斯是宗教改革的先驱者,是布拉格大学的校长,多次因发表宗教改革的激烈言辞。被当局以异端的罪名予以火刑烧死。当年胡斯被烧死时万众欢呼,如今他的雕像却竖立在广场中央,“民众的良知在未获得启蒙之前,他们恰恰是很多无耻暴行的参与者和欢呼者。”

大量的事实证明,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里,但是这一点却又往往需要后世才能来证明。


老广场的四周聚集了许多不同年代、不同风格、不同颜色的建筑,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露天建筑博物馆。

这些建筑中尤以双塔著称的泰恩教堂最为醒目,古老教堂外墙的灰黑色调略显阴暗,竖起的两个尖塔就像燃烧的火把酷似童话中的魔鬼堡垒,极具神秘和诡异感。


虽然是在老城,但在布拉格市政厅的老塔楼里却乘坐了很先进的全透明玻璃电梯,庆幸自己终于不用爬楼便可轻松直达塔顶了。

我试着把镜头穿过塔楼的石头围栏,悄悄将对把面双塔教堂的美景定格。

在360度的最佳位置欣赏千塔之城,感受它的魅力与壮美。

望着眼前五颜六色的世界,感觉稍不留神就会被坠入时空的隧道。

广场上古色古香的天文钟Horologe 建于15世纪,数百年来因其精美别致而闻名于世。这个以地球中心为设计原理的自鸣天文钟,有两个天文表盘,生动显示着地球与浩瀚星际之间千丝万缕的永恒关系。

两个钟盘分别显示时间和天体运行的空间。看似简单的一个钟面,却隐藏了许多繁复的科学原理和玄机。至今古钟走时准确,成为无数游人慕名前来观赏的珍品。

每天中午12点整,钟盘上两侧的小窗打开,自鸣钟响起,耶稣十二门徒的小木偶依次转动在窗口露面,随着小木偶离去窗口关闭钟声终止,过程生动有趣。


传说为保工艺不再外泄,制钟师的双眼竟在古钟建成后被灼瞎,人类最原始的保密法居然是用这种最野蛮的方式来执行。

天文钟楼后有栋黑墙红顶的房子,据说卡夫卡曾和父母还有三个姐姐在这里住过。

卡夫卡是享有世界声誉的文学大师,与他同时,布拉格还拥有哈谢克的《好兵帅克》,两个人的风格截然不同,他们之间似乎是一种互补关系。

布拉格有几家《好兵帅克餐厅》,很多人都是奔着好兵帅克的名字而来,然而店里菜的味道实际上真的很一般。

老城广场旁有各式风味小店,扑鼻的肉香吸引我走进被碳火烤的滋滋作响的大肘子,然而以400克为最小单位起售,阻止了我即刻想品尝少许的欲望。

Trdlo 泰德罗是布拉格常见到的特色甜品小吃,制作过程让人觉着可爱,先把面团滚成条状再螺旋叠在烤架上,等面包皮酥黄出炉后再加奶油或冰激凌,我买了一个加冰淇淋的,味道超好。

在老城逛店铺,所看到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中,唯璀璨夺目的捷克水晶制品最为醒目。

在商行里,我被品种繁多的木偶所吸引,这些色彩靓丽、制作精致的木偶十分可爱。

旅行中,美食的诱惑总是在身感乏力与饥饿时出现,让人无法拒绝。


布拉格的餐馆几乎都有一道融合了德国和奥地利菜系风味的捷克特色菜,浇汁烤猪排配特有的煮馒头片,街面的招牌上也常常醒目标识这道风味菜。

虽然叫“煮馒头片”但实际是蒸出来的,馒头怎能用水煮,或许是前人的翻译问题,后人也就此将错就错了。

无论是浇汁烤猪排还是烤大肘子,肉质均为上乘极其鲜嫩,再与特有酱汁合成美味佳肴,非常合我的口味,食后回味无穷。

“蔬菜版画”太有创意啦!

我喜欢老城的氛围与感觉,走走逛逛......


布拉格新城 New Town

布拉格新城繁华的商业区里有许多现代建筑,一座充满浪漫与爱的奇特楼房醒目地站在沃尔塔瓦河畔,它以扭转的双塔暗喻两人相拥而舞,造型充满曲线韵律,被称为"跳舞的房子",看上去它与布拉格古城似乎形成一种反差,但我觉着和谐是一种美,反差强烈也是一种美。

这栋楼是著名建筑师弗兰克·盖里设计的,他被称为建筑师中的毕加索。


瓦茨拉夫广场是布拉格新城的政治、商业和文化生活的中心,也是重要庆典的聚集地,被称为布拉格的“香榭丽舍大街”。

这里曾经发生过许多历史事件,以及近代史上的一段黑暗与悲情。


广场末端是捷克国家博物馆,博物馆前矗立着开国皇帝圣瓦茨拉夫的雕像。

雕像前面的地上有座并不醒目的纪念碑,是为悼念在那场苏联入侵布拉格的政治风波中抗议入侵者而自焚的两名大学生所建。


十字纪念碑的左边刻着Jan Palach 和Jan Zajic两个年轻人的名字,以及他们的出生与去世的日期。

我看着他们年轻英俊的面孔,想着人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够向生而死,他们真是不自由毋宁死的典范。


站在这条当年坦克通过最多的大街上,我的脑海中浮现出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的情节,还有根据这本小说改编的电影《布拉格之恋》中的场景。

历史的瞬间惊人的相似,就在那个春天,苏联坦克的轰鸣以包围的阵势从四面八方碾压过来,这些情节和场景让人浮想联翩……

(以上两张历史照片来自网络)


走近布拉格著名的列侬墙,感觉那里具有一种反叛与自由的味道。当年因披头士乐队创作的一首歌曲曾在捷克广为传唱,之后被捷克一女歌手改编并发表在“布拉格之春”时期,成为当时政治变革的象征。

在此之前,此处曾是情侣们贴纸条互表爱意的地方。当约翰·列侬在纽约遇刺后,一位捷克艺术家便在墙上喷涂了一副列侬的头像籍以怀念,之后年轻的捷克人便陆续到此,用大胆的颜色及抽象的图案来表达自己对自由的诉求与祈愿。

这堵墙见证了上世纪末的动荡剧变,也目睹记住了布拉格的自由故事,靠近它,我感到世间的莫测与生命的神圣。


布杰约维采 Budejovice


离开布拉格,车在淡淡的晨雾中穿行,沿着沃尔塔瓦河逆流而上,一路向南,前往不被人们所熟悉的布杰约维采,简称CB。

CB曾是历史上南波西米亚的首府,13世纪起就以酿造啤酒而知名,这里生产的“布多巴扎·布多巴尔”啤酒据说是世界最好的啤酒,因此被称为百威小镇。

以前我并不熟悉CB,到这后方知,原来“百威”啤酒的原产地,不在美国而在捷克南部的这个百威小镇。

这里虽说是小镇,却拥有捷克最大的广场,广场中心有个大喷泉,但此刻正准备音乐节而被围起,所以我没有看到它的真容。

广场四周有许多4至6层色彩不同的中世纪建筑,底层是商店与酒吧,凉篷下便是欧洲常见的露天雅座。

巴洛克建筑风格的市政厅。

广场旁的钟楼为黑塔钟楼,登顶可鸟瞰全镇,远望阿尔卑斯山。

美丽的小镇十分宁静,在街巷中漫步,一路走来也没见到多少行人。

离开CB,大约30分钟后的车程就到了捷克的克鲁姆洛夫(简称CK)。


克鲁姆洛夫 Casky krumlov


克鲁姆洛夫地处著名的苏台德地区,大家都熟知在二战全面爆发之前,英法与希特勒签订了《墨尼黑协定》,把这个地区出卖给德国,成为最先被希特勒占领的土地。

蓝天下的魅力小镇,被流经此处的沃尔塔瓦河所环抱,中世纪建筑错落有致,石板街、流水和桥堤,有着世界最美小镇之称,1992年被收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以暖色为基调的红色屋顶建筑在阳光下愈加散发着迷人的色彩。

远方是无边无际的绿地,眼前是蜿蜒起伏的沃尔塔瓦河,青山簇拥着高高塔尖的古堡塔,处处尽显中欧风采。

轻柔的白云与深沉的大地,将整个CK小镇融入更有韵律的沃尔塔瓦河。

登上小镇的高处,眼力所及竟是一幅美丽的画卷,我在土墙“窗口”将美色留存,定格在那个温暖的时刻。

在一家很有特色的老店就餐,喝一口这里著名的啤酒,沉醉在极具魅力文化的氛围里,像是一种穿越历史及未来的体验,让人回味无穷。

我们继续沿着沃尔塔瓦河乘车前行,耳畔萦绕着斯美塔那交响诗《沃尔塔瓦河》的优美旋律,继续聆听它最浪漫的故事,感受眼前中世纪的旧日时光。


“追求的终极永远是朦胧的” - 米兰·昆德拉



Xiang Qichun 摄影/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