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自问世以来,有关作者生平及书名的由来,几百年来一直是争论不休的公案。笑笑生究竟是谁?《金瓶梅》因何而命名?历来的综述浩如烟海,近有人拆“竹”引“笑”也算有骥可考的臆测,那呼之跃出的几个主要人物形象的名字,是否也暗含玄机,隐藏着何种寓意。我们也凑个热闹、添把柴火。

西门庆。金瓶梅中的男主角,他每天就是吃喝玩乐找女人。但是我们注意他逢吃必要有一物出现,那就是“酒“。红酒、白酒、药酒,西门庆离不开“酒”,西门庆不吃,也要摆上酒喝几盅。早上喝,出门应酬喝,妓院调情喝,回到家里喝,上床之前喝,床头喝床尾喝,做前喝做后喝。西门庆的一生离不开酒,他是金瓶梅的主角,但并未贯穿全书,三十七岁就撒手西去了,他走后的几十回目中,再很少见到“酒”。“酒是色媒人”,金瓶梅是以“色”为经编织全书的,后文中却很少写到酒。

西门庆就是酒,这是笑笑生开篇铺开“酒色才气”四个字中“酒”字,西门庆字"四泉",泉既水,水既酒。名"庆",庆祝、庆贺,就是酒。

潘金莲是“色”。三寸金莲本就是女人,潘谐音同“盼”。欣欣子在序言中“三寸金莲颠倒颠,一双玉腕绾又绾”写的就是风月情事。如果把“莲”释为“莲花”,还是隐寓为色。以莲喻女器读者可在古文中寻找,至于佛教中坐莲花,瑜伽女裸拥吊胸前的配图,网络上也现成可见。

潘金莲的名字暗含着“色”字,你看金瓶梅中我们的小潘潘何等的乔张乔致,只要有她出现,又是如何地尽职敬业。

李瓶儿喻“财”。瓶儿就是装财的,李瓶儿出生时有人送了一双鱼瓶,既有“余”又是“瓶”。难怪她那么有钱,从梁中书家出走时光西洋大宝珠就带了一百颗。花老太监宫中收集的珍玩悉数都传给了李瓶儿。

孟玉楼有钱,和李瓶儿不是一个级别。西门庆的家底好大一部分来自李瓶儿,墙上搬、食盒抬,就连最后一回吴月娘为孝哥成婚,作者笑笑生还不忘那百颗珍珠,又安排它作为聘礼秀了一把。

李瓶儿白,孙雪娥也白,这是如意儿在被窝里当西门庆面讲的。

我们说李瓶儿是金瓶梅中的白富美,最堪炫耀的还是她的“富”。

庞春梅是“气”。庞就是大,梅花凌雪自有傲气。金瓶梅中西门庆原有一女,号为“西门大姐”,但她在全书中的戏份很少,真正耍大小姐脾气的是这个丫头出身的庞春梅,而代替西门大姐多年与“姐夫”陈经济有夫妻之实的还是春梅。笑笑生实际是把春梅当大小姐的角色来安排命运的。

庞春梅的傲气,在西门府没人敢比。她使女敢要求唱曲唱,不唱把你轰走。秋菊不听话用大棍子抡,娘辈的孙雪娥被她整治的一浪一浪,就连吴月娘和西门庆也让她三分。

金瓶梅有一回目题目就是”庞春梅不垂别泪”。赶离西门府净身出门,一滴眼泪也不滴。

最精彩的是她上坟时偶遇旧主吴月娘,主子避在偏房何其狼狈,守备夫人在大堂受到礼遇何等遵贵,都照面后,守备府小差来传老爷之命何等慌急,庞春梅泰然相对不理不问何其从容。

庞春梅游享旧池馆,守备府羞辱孙雪娥都是写她的傲气骄气和出恶气。


笑笑生开宗明义,人生难逃“酒色财气“。西门庆是酒,潘金莲是色,瓶儿财,春梅气,整部金瓶梅就围绕这四个字纠缠,这才能万丝不乱、顺理成章且浑然而一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