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顿


站在班车站等车

看着路上往来不息的人流出神

侧后方的麦当劳门口

一个老太坐在台阶一角

也看着路上往来不息的人流出神


我不知她在想什么

甚至,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们只是

呆呆地,望着人群出神


这是七月初伏的一天

燃烧后的夕阳正按轨迹返回

这是即将过去的无数幸运中的一天

我是指

我们的平静如水。我们的

安然无恙





沉默是最好的安静


喜欢坐在通勤班车上

每天注视着窗外一闪而过的人群

短短几十分钟,可以看到

很多各种各样的美

也可以发现一些袒露的丑


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同样怀抱着大部分美小部分丑


但有时我会更专注路旁那些树

看它们在风里

恍然大悟地点头,茫然无措地摇头

以及多数时间里它们

只是站在光明和黑暗里的沉默

沉默

无疑是最好的安静


安静的树有一双奔走的脚

安静的人有一副远去的行囊





车很颠


总会想起那些年

坐在父亲推我去邻村看电影的独轮车上

坐在和他一起赶集的水管自行车上

坐在陪他收废铁的驴车上


也常常想起后来

一个人坐在从外省回乡的长途客车上

坐在拥挤不堪的绿皮火车上

坐在风驰电掣的高铁上


那些车,很颠

我知道,我还将,并且十分愿意

一路颠簸下去


直到父亲有一天离开我

直到归途荒凉,有一天,我也离开我





星空下的帐篷


天黑以后,父亲用塑料布在碌碡旁

支起一个简易帐篷

躺进去,我成为大地的一部分


没人偷未及运走的麦子

更没人偷露水潮湿、草虫鸣唱、充斥

场院的麦秸香


半夜醒来看见星光趴在面前

它们真矮,矮得无法比喻无法寄望

无法隐藏消失和流逝


它们只是星星

满世界那么多颗,抱着地上

幼小的一颗





摩擦


噪音巨大

源自众多齿轮的咬合和旋转

轴承带来惯性

音量更大的是车间外倾盆而泻的雨

每一束都在屋顶大地激烈摩擦


只有黑夜,和黑夜里的我

像河水浸白石头

相互无声


这么多年

它早已熟稔我的顺从

我亦认定,我于其中被打磨成苍老









文字:西卢

图片:网络(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