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重访山西大同,本不在今年的计划之内,纯属幸运。2017年农历8月22日,应大同老战友李恒瑞之邀,我与同乡战友唐钺第一次去了大同,领略了那里古老的文明和当今的时尚。

之后,彼此间常有微信来往,互致友谊和祝福,满满的战友深情溢于言表。这次重访,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喜!

  这回重访大同,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先坐高铁,再坐飞机,对于蜗居乡下的我来说,是做梦都没想过也不敢想的事情。

今年“立冬”前夕一次晚饭时,我和退役不久的孙子王达,谈起了激情燃烧的军旅生活,谈起了天各一方的退役战友,自然提起了大同战友李恒瑞,孙子很感兴趣。于是,他就在互联网上查阅高铁和飞机的讯息,幸好,11月9日(星期六)郑州飞往大同的机票打折,原价1000多元仅要170多元,比火车票还便宜,雷励风行的孙子立即把票订了下来。箭已上弦,不得不发,所以就促成了这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当天上午,我和孙子王达经过道道安检进入机场,11点40分,载我们去大同的1135航班235号飞机,从郑州新郑机场升入晴空。

原先曾想,第一次坐飞机可能会眩晕甚至呕吐,谁知竟是那样的平稳和舒适。则是起飞的时候略有颠簸的感觉,飞机先是在宽阔的机场像大巴那样奔跑,进入跑道后,越来越快、飞奔加速,几声大音频的轰鸣之后,便腾空而起,越过了云层。

本想在飞机上鸟瞰祖国的大好河山,从不同的视觉饱览别样的风景,谁知却不是这样。往下看:雾茫茫,云滚滚,像无边无际的大海在汹涌。往上看:天蓝蓝,光闪闪,偶有较高的白云像草原的羊群那样在奔跑,在游动。真的是天扯着云,云牵着天,飞机好像在混沌未开、宁静安祥的宇宙里穿行,只能听到轻微的机器轰鸣声。

我们这里的乡下人好说,如今的人,能!能的上天!的确如此,科技是个无所不能的幽灵,它给人们带来的震撼与福利,是难以想象的。郑州到大同,1500华里的行程,仅仅用了80分钟,就平安到了大同,不像我们回来时的火车,足足用了15个小时。不过,火车慢是慢些,倒是多看了许许多多的风景。


  战友恒瑞把我们祖孙二人安顿在了第一次来访的地方——同利大酒店。稍事休息,他便驱车带我们游览这里的名胜古迹,老城新城。

  华严寺:位于大同市中心的大西街,是依据佛教七大宗之一 ——华严宗的经典名著《华严经》而修建的。这里殿宇嵯峨,气势恢宏,规模壮观,是我国华严宗重要寺庙之一。

寺院主要建筑有大雄宝殿(上寺)和薄伽教藏殿(下寺),其建筑、塑像、壁画、壁藏、藻井等一应文物具全,是我国辽代佛教建筑艺术的典范,具有弥足珍贵的科研价值。一些文物曾被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称之为“海内孤品”。

九龙壁:位于大同市城区和阳街,建于明代洪武末年,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三子朱桂代王府前的硫璃照壁,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壁上均称地分布着九条飞龙,且有相应的装饰图案。飞龙气势冲天,诩诩如生。

  大同古城墙:现存大同古城墙为明朝洪武五年(1372年),大将军徐达奉命依照辽、金、元旧墙的基础上建筑新城。

城池略呈方形,周长7.24公里,面积3.28平方公里。城墙以规整的石条、石板、石方为基础,用“三合土”夯制而成,且外包头号青砖。墙体下宽18米,上宽12米,高14米。城墙四角建有角楼,四角墩外各建控军楼台一座。

城设四门,四门之上分别建有城楼,其月楼、箭楼、望楼、角楼间隔而立,遥相呼应。四门之外建有瓮城、月城和护城河。城墙雄伟险峻,布防合理,固若金汤,易守难攻。

遗憾的是,清顺治六年,明将姜瓖先是投清,后又反叛,清将多尔衮率重兵攻城,历时九个月未果。后因城内弹尽粮绝,姜瓖部下杨振威投敌叛变,杀死姜瓖,多尔衮方才得逞,并在“屠城”中把城墙削低五尺。自此,大同城墙往日之雄风受到弱减。

好在近些年,大同历届政府立志弘扬历史文化,打造旅游名城,对古城墙进行了修复,往昔之威武形象已初见端倪。

  北岳恒山:北岳恒山距大同市62公里,与西岳华山、东岳泰山、南岳衡山、中岳嵩山并称为五岳,以险峻雄奇而出名,是我国道教修行的圣地,传说“八仙”之一的张果老曾到于此。

那天,战友恒瑞驱车沿盘山公路带领我们登上了恒山一大主峰——天峰岭。它的海拔高度达2000多米,在浑源县城南10公里处。综观恒山,巍巍峨峨、莽莽苍苍,犹如百万雄兵之阵,连绵起伏伸向了天际。

明朝中期北岳改祀建北岳庙,到了清代已是寺庙群立,颇具规模,素有“三寺四祠九亭阁,七宫八洞十二庙”之说。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曾把自己的见闻录入《徐霞客游记》中。

边关要塞,险山雄关。北岳景色秀丽,气象万千,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古代文人墨客对此多有雅赞,有人曰:“危峰过雁来秋色,万里黄沙散夕阳”,由此足见其恒山的豪迈与俊奇。


  游览恒山,不能不去悬空寺,这是一个神秘的所在。悬空寺位于大同浑源县恒山金龙峡西侧翠屏峰的峭壁间。

据有关资料显示,悬空寺建于1400年前的北魏后期,是我国目前仅存的道、佛、儒三教合一的独特寺庙。悬空寺原名“玄空阁”,玄为道教教理,空为佛教教理,只因寺庙建在“不闻鸡犬之声”的悬崖之上,故易名悬空寺。

悬空寺建筑为木质结构。它巧借岩石暗托,半插横梁为基,廊栏左右呼应,梁柱上下一体。整座寺庙上托危崖,背岩依龛,寺门向南,依西为正,距地面高约50余米,把力学原理演绎到了极致。

游览悬空寺是一天下午,这里刚下了今年第一场不大的瑞雪,“穿山风”嗷嗷地叫着,刮得挺凶,气温降到零下七、八度,不少游人裹严头巾,戴上口罩,可游兴不减。一个外国友人看到悬空寺,树起大母指连连赞叹:“miracle、miracle !”(奇迹、奇迹 !)。是的,如此的奇思妙想,如此的建筑工艺,在世界上绝无仅有。

大同的佛教历史文化和名胜古迹还有很多(包括大名鼎鼎的云岗石窟,初次造访时曾撰写过一文),基于游览时间苍促和篇幅所限,就不一一赘述。


为了记录《再看大同》,期间我写了几首小诗,不妨复述本文——


(一)、卜算子.飞大同


冷风邀立冬,雾幔锁江涛。

枫红菊黄初冬景,北国瑞雪飘。


祖孙相伴行,金龙银鹰俏。

天下大同豫晋牵,情真意潇遥。


( 注:金龙指高铁,银鹰指飞机。2019.11.9写于郑州)


(二)、天下大同赋(五言)


中原飞大同,重叙战友情。

北魏逾千年,古都尚雄风。

笨拙难写意,浅尝岂厘清?

再访华严寺,禅理波涛涌。

壮哉九龙壁,图腾正飞升。

巍巍恒山岳,悬悬寺在空。

夜探古城堡,灯火伴星明。

久远复时尚,来日更繁荣。


(2019.11.12 写于大同)


(三)、旅行悬空寺(七言)


悬空古寺千年存,道释儒家说红尘。

四大皆空寻常事,天下大同善为尊。

浑源战友显恒瑞,戊马问儒双骄人。

平生欣得一知己,吾辈励志愈弥新。


(2019.11.13 写于大同)


  茫茫人海,芸芸众生,相识者多如牛毛,而知心知己者却寥若晨星。倘若人生得三五知己,那也算是奇缘,是福分。

我同战友李恒瑞的结交,可称得上是一首天外飞来的友情赞歌,在几近荒芜的心灵里升起了一道希望的彩虹。

2017年夏季的一天,山西籍老排长谭国华一行到河南民权看望我们,恒瑞随行。因为共同的文字爱好,我们一见如故,做了推心置腹的交谈。他回去后不久,给我快递过来一纸箱子文学方面的书籍。面对那一本本轻拂着墨香的精神食粮,我好感动,总想说点什么表示谢意。可我那时不会玩智能手机,更谈不上微信,于是就以古老的方式写了一封较长的书信,用快递寄了过去,不知是哪里出了差错,直到一个月后他才看到了那封信。就是从那时起,我发奋学习玩智能手机,同时拾起了我搁置多年的文字写作。

老实说,在部队的时候,我同恒瑞接触的并不多。我1971年入伍后不久,就被调到团报道组做新闻工作,74年回老连队当个名誉班长,在连里当值班员,也做文字工作。李恒瑞是当年的新兵,很少与他有过正面交谈。他后来当五班长,我已经退役。

与恒瑞结交后,他说他是我的“粉丝”,我以为这是溢美之词,应该说我是他的粉丝才对。我欣赏他办事的执着和人品,钦佩他的励志和成就。

恒瑞出生在大同浑源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里,父母是平凡的庄稼人。小时候,兄弟姊妹多,又都上学,家里生活艰难。为保口粮,让孩子们长身体,有出息,进而走出大山,父母餐风饮露,拼命地挣工分。后来有了土地,父母更是披星戴月,没明没夜地干,供养孩子们上学。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穷人家的孩子立长志。后来,恒瑞的兄弟姊妹们都学业有成,在城里有了自己的工作。恒瑞高中毕业后入伍,退役后凭着自己的才华在人民公社、在县里选干,一直到大同市文化局长的岗位。在职的多年间,他为祖国的国防和大同市的文化事业以及新闻出版、文物保护、名胜古迹的修复等工作,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人情大如山的年代里,对于没有政治背景、没有金钱资本的恒瑞来说,实在是一个奇迹 !

在我们的战友中,恒瑞也算得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员,可他没架子,亲近人。我们的两次来访,吃、住、行、游等方面都照顾得无微不至。自古以来,金钱都是人际交往的媒介,有钱万事皆通,无钱寸步难行。在金钱至上、功利盛行的当今,更是如此。他有家庭,有需要提携的子孙,有娇女在太原上着大学,一宗一件都需要花费,他的钱不易。可在战友面前,他却又是那样的达观,那样的慷慨解囊。我以为,他有着恒山般的高度和胸襟,有着义侠般的大气和品格,这就是他人生成功的密码和精神财富。


大同人彰显着西北人的浩然正气,为人豁达,待人耿直。大同方言如高山流水,抑扬顿挫,似歌唱般的具有魅力,而恒瑞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因为一个人,恋着一座城。人间真情在,天下有大同。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在有生之年里,我还会三看大同,三看恒瑞。


(作者:王进书 2019.11.23 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