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定伯捉鬼》是东晋文人干宝写的志怪小说,篇幅虽短,读起来却很有趣。

南阳人宋定伯少年时走夜路,遇到一个鬼,问你是谁,鬼如实回答我是鬼,鬼问你是谁,定伯誑之,我也是鬼。鬼问要到哪去?答曰欲至宛市,鬼说我也要去宛市。于是搭伴同行,走了几里路,鬼说这么走太慢,互相背着走好吗?定伯说大善。鬼先背定伯数里,鬼说你太重,不是鬼啊!定伯说我是新鬼,所以身子重。定伯背鬼,鬼几乎没有重量。定伯说我是新鬼,不知道鬼都有什么忌讳?鬼答道最怕人吐唾沫。路上遇到一条河,鬼过河听之了然无水声。定伯过河却漕漼有声,鬼问为什么有声?定伯回答新死,还不习惯涉水,所以有声。快到宛市了,定伯把鬼抗在肩上,紧紧抓住,鬼大声惨叫,请求放下,定伯不复听之。径直走到市里,把鬼放到地上,鬼化作一只羊,便把它卖了,怕它再变化,就往它身上吐唾液,得了一千五百钱,赶紧跑了。

文后有编者的几行文字,称赞宋定伯机智勇敢,用人的智慧战胜了鬼,我却不以为然。古人认为鬼者,归也,活了一世又回到原点,这就是鬼。人们常说谁都有老的时候,其实还有一句话只不过大家都不说:谁都会有死的时候,死了就是鬼,谁愿意被人害?更不用说被人当成羊卖了。再说这个鬼并未做坏事,也看不出来有害人之心,招你惹你了,用尽诡计去害人家。不仅害鬼,还挂羊头卖鬼肉,骗了别人一千五百钱。相比之下,鬼诚恳老实,宋定伯虽年少却狡诈异常,这样的人并不是后人尤其是孩子的学习榜样,又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呢?

人死了是鬼,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鬼又成了“坏人”,很多涉及鬼的成语都是贬义词,鬼域伎俩,鬼魅横行,魑魅魍魉,牛鬼蛇神等等。由于鬼是坏人,上世纪六十年代号召不怕鬼,何其芳奉命遍查典籍编了一本《不怕鬼的故事》,我还在学校图书馆借阅过,现在记不得里面是否有宋定伯捉鬼。六六年批判邓拓的《燕山夜话》,要批判就得读原作,老师在课堂上读过几篇。其中一篇《不怕天》,邓拓认为人们怕鬼源于怕天,他又讲述了一个蔑视天庭打败雷公的故事,为不怕鬼造势。何其芳和邓拓这两个大讲不怕鬼的人,在那个特殊年代竟然都成了“鬼”,被打入牛鬼蛇神序列。何其芳挺过来了,又由“鬼”变成了人。邓拓不堪侮辱,以死抗争,成为了冤魂。很多时候人鬼之间的界限并不分明,电影《白毛女》的简介就说旧社会使人变成了鬼,新社会又使鬼变成了人。我看反腐报道时常想,前几天还在主席台上作报告,慷慨激昂,突然间道德败坏,贪得无厌还不收手,早年的一篇报告文学《人妖之间》说的不就是这样的事吗?这之间又有多少人能够分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