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十月,在姐姐和姐夫的带领下,完成了一趟川西自驾游,让我们身在海外的游子细细品味了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一边欣赏着叹为观止的风光,一边感叹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昔日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已经实实在在地变成了“天堑变通途”。

🍂二郎山万丈天险不再险🍂

“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 这首《歌唱二郎山》让人们知道了川藏的第一险关,“翻越二郎山,如闯鬼门关;侥幸不翻车,也要堵三天。” 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攀升的第一座天险,当年解放军硬生生在峭壁上凿出一条天路,使通车成为可能。新建成的新二郎山隧道,全长约13公里。还采用了景观照明的方式,钻隧道也能观景。短短十几分钟车程就跨越天堑。

穿过隧道,飞跃大渡河一路抵达磨西古镇,怀揣着对高反惴惴不安的心情开始了走走看看,第一次进入高原地带,不知道身体会有什么幺蛾子反应,想到更高的高原还在后头,走路说话都有点收敛,就怕耗了真气,导致以后力不从心😂。

镇上有很多很有特色的小酒馆,应该坐一坐喝一喝的。一想到高反面前不可造次就忍了.....

红色打卡,正逢国庆70周年,很是应景。

下榻的客栈老板推荐的“木屋烤鸡”,说是当地的网红,去了一看果真是木屋里在烤鸡,只只手工炭火烤制,桌边熊熊炭火和飘来的肉香把对高反的惶恐抛到了脑后,大口吃起肉,大口喝青稞啤酒🍻。管它啥反应呢,今朝有酒今朝醉。

不得不说的错峰出游的重要性,正好赶在国庆长假结束后出行,一周前的摩肩接踵一周后就是包场!同一个客栈,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同样的饭和同样的风景,一天就上千元的差距。玩的越多觉得省的越多,真是做梦都要笑醒🤣


🍂原始森林和冰川瀑布自顾自美丽🍂

第二天一早坐景区大巴来到海螺沟景区三号营地,巍巍雪山在云雾里若隐若现。

坐上缆车腾云驾雾徐徐向冰川进发。大雾遮盖了“蜀山之王”贡嘎雪山的真容,但我相信万事皆有各自缘份,既然这次无缘相见,那就等来次。

到达海拔3900米的冰川观景台,冰川看起来并不诗意,阴天下灰头土脸,本应是晶莹剔透的冰川看起来就像个大采石场,夹带的泥沙在花白的冰上留下黑色痕迹。

在3900米沿着乱石攀爬还是需要些体力的,好在烤鸡没白吃,高反没来虐😂

旅人和冰川一样风尘仆仆。

四个伙伴的打卡照。

喇嘛庙和五彩经幡

崇山峻岭之间的冰川神庙白塔和经幡,神圣肃穆大气。

红石滩,表面鲜红如血的石头实际上是表面附着了一种新的地表藻类。这种藻类植物对环境要求极高,对空气、海拔、湿度、温度的敏感度非常高,据说离开此地就不能存活。


两旁的山上,便是一片片葱绿树林,沿途云雾在山腰低垂,无惧冰雪,森林的郁葱和冰川凛冽和谐共存。

🍂转山转水转佛塔,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出了海螺沟一路向西,仓央嘉措的《那一世》就如影随形。沿着盘山公路转山。

转水,流水冲刷着经碑,让溪水长年累月转动经轮,颂扬佛法。

满河谷漫山遍野都是刻满经文的玛尼石,虔诚的信仰在这里无声生长,藏民是虔诚的佛教徒,他们相信玛尼石带有超自然的灵性,能带给他们吉祥如意,幸福安康。水玛尼经文是六字真言的“唵嘛呢叭咪吽”,水中玛尼石用最简洁的语言和方式表示对佛的虔诚。

木格措的秋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祈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中国情海”木格措圣湖,情歌回响在湖面上空。“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

黄金海岸

伙伴们再打一卡。

寄生在树上的松萝,汲取树的养分而生。很珍贵的药材呢。

雾霭幽幽七色海。

🍂有那么一条路,太会撩人🍂

国道318承载了无数自驾者的传奇历程,多样化景观高度集中,从盆地到高原到雪域,从山岭到草原到村寨。随着海拔高度的变化而变化,眼睛上目不暇接,心理上紧张刺激, 陡峭山坡,雪域天路,峭壁急弯,无时无刻都刺激着感官神经。

一夜飘雪给大地的秋装点上糖粉,薄厚恰到好处。

转角遇到褪去糖衣的深秋。

“西出折多无故人 ” 😁,折多山以西则是青藏高原的东部,真正的藏区。“折多”在藏语中是弯曲的意思,折多山的盘山公路确实是九曲十八弯,来回盘绕就象'多'字一样。所谓“吓死人的二郎山,翻死人的折多山”,我们还翻了两次。

一翻折多遇大雾。

二翻折多遇大雪。从康定的2600米海拔攀升到4298米。这1700米的高度是在30公里的山路上来完成。这就是天堂与俗世的分界点。

满山遍野的皑皑白雪,天地苍茫,寒风冽冽,神圣高洁。

“不要说太阳太遥远,插上你心中自由的翅膀,到雪域高原翱翔,那里就是离太阳最近的地方!”—摘自藏歌。



在这4000米海拔的一蹦,还是需要勇气的,这照片将是作为今后坐在摇椅上的想当年,“那一年,我在海拔4000+高原上~”见到美景就忘形,一跳完心跳800💓不止,提醒自己要淡定淡定!

某人的想当年😂 ,4668米。

站在海子山,风很大,呼呼的在耳边回旋,说出的话语,每一个句子都仿佛在空气中抖成了碎片,随风去往了四面八方。

荒原不荒凉,天高云阔,而人只是一个极其渺小的个体,飘渺行走在无垠深远的天地。

路过海拔最高的县城“理塘”,路边停车稍作休息时偶见如水墨丹青般的山峰倒影。

一路上与众多骑行者和徒步者插肩而过,他们步履艰难但眼神坚定,历经千难万险只为追寻心中的彼岸。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那些向这座山走来的人们,他们一路要翻过无数崇山峻岭,穿过茶马古道,他们的内心肯定响彻着一种强烈的召唤,一种声音,一个神的声音,只为更接近心中的神明。

伙伴们继续打卡。

🍂新都桥-上帝在高原上的画展🍂

在飞驰的车里向外望去,任何不经意的一瞥都是一幅画。虽然两次途经新都桥都天气不佳,没有神奇光线的点睛之笔,但是阴天雨中的新都桥也美Skr。

田园牧歌式无垠的草原,弯弯的小溪,金黄的柏杨,山峦连绵起伏,藏寨散落其间,牛羊安详地吃草。川西高原上的草原不像北方草原一般粗旷和风沙干涩,它是被山峦环绕捧在手心里温暖呵护的。

“牛儿还在山坡吃草,放牛的人却不知道哪儿去了”

一路上满山遍野的牦牛,它们过马路还会左顾右看,见没车快速飞奔而过😄,很聪明呢。

途经一片青杨林。

又是一张想当年....😂

🍂你曾有不平凡的心,也曾有很多的渴望,当你仰望雪域高山,才发现一切平凡如常🍂

进入稻城,桑堆红草地,没赶上最红的时间,青杨林的黄叶也已凋落。

稻城地标“尊胜塔林”,藏民每日会来转经祈福,据说当年释迦摩尼佛涅槃时,众多眷属共同祈求法身常驻,佛陀便嘱修尊圣塔,并亲自开光加持,以此代表法身。当日正逢藏民在转塔,白塔巍峨,圣洁安详,一行一足间,心灵感到清净纯洁

一路翻山越岭转山转水转佛塔后,终于来到千万人心中的香格里拉--亚丁。来到洛绒牛场,沿着栈道纵深,脚下是潺潺溪水悠悠然流向远方。心生一抹柔情,置身其中,返璞归真,心得以放空。生活中有这么多微小又毫无意义的事情,只因为每天出现在身边,占据了所有情绪,跳出来看,其实很多人和事都没那么重要。

守护当地藏民的三座雪山就在你眼前铺展开来,当时的心情是非常振奋的!

仙乃日和央迈勇、夏诺多吉并称为稻城亚丁三大雪山,分别代表观音菩萨、文殊菩萨、金刚手菩萨。守护一方平安祥和,这三雪山呈“品”字型排列,环绕在这世外桃源般的洛绒牛场,就象是神仙正在风云际会,而我们这一众俗人,换揣着各种的俗世纷扰,在神仙茶桌上匆匆而过。

神山环抱中的冲古寺。

最美风光在险峰,朝着牛奶海,五色海前行,高原登山不易,是一场体力与意志力的考验,山路也越登越陡,沿途看到不少中途放弃的人,个人认为除了少数有健康原因的人外,大部分健康人爬不到山顶是由于意志力薄弱,被路途遥远吓退而不是体力问题。

沿途的岩羊。

白马鸡

平时锻炼健身的好处显现出来了,10多公里高原山路和老公一路拍照搞怪上蹿下跳没用氧气没吃饭很快就到山顶了。

能够站在高山之巅,任凭凛冽寒风吹打着胸口,沉默不语地站立于天地之间;能够坐在流水之湄,看着粼粼的波光而思想却游离尘世之外.....再配上自己珍藏于心的优美旋律.....那样的日子,对我而言就是美好的,像幻梦一样。

格雷《信札》中写到,“有些景象能让无神论者心生敬畏,相信上帝的存在,这根本无需任何论证”。 当面对亚丁的雪峰时,我真的相信这里有神明。因为他的庇佑,这里的一草一花一木,都以一种生命的姿态幻化成与人相同的存在。你能感知到它们活过了千百万年,在这孤绝的地方一起热闹着。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藏族同胞如此敬畏着雪山与湖泊。

牛奶海又叫俄绒措,古冰川湖,状如水滴,四周雪山环绕,湖水清莹碧蓝,个人认为如此有灵气的地方取名牛奶海太俗气了,既然在藏区不如直接叫俄绒措来的接地气,它在我心目中像是天使的眼泪。

我们去的时候天气很好,一阵风吹过,水面微微有些流动,阳光透过云层在上面不停地掠过,于是它也如宝石般变幻着光彩,时而黯然,时而耀眼,时而又飘忽不定。

“碧空如洗,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梦一般的景色涌入他的眼帘,美得令人窒息,仿佛一下子把他肺里的空气都吸了出来。远远望去,在遥远的天边,层峦叠嶂的雪峰被冰雪装点得银装素裹,看上去就好像是漂浮在广袤的云海上。……那耀眼的强光色彩斑斓,甚至有些花哨,仿佛是一些如痴如狂的印象派大师们在画布上挥毫泼墨的作品。”

—《消失的地平线》这也许就是对稻城亚丁的最好叙述,心中的香格里拉,人间的天堂!

五色海在牛奶海右侧的一个陡坡后,距离就几百米,它位于仙乃日与央迈勇之间,海拔4600米,湖面呈圆形,雪山倒影湖面,呈现奇幻的色彩。据说一天内不同的时间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我们去得匆忙,也只有短暂的停留,所以并没有看到其他更多的颜色,其真名为“丹增措”,它是藏区著名的圣湖(佛经中赞誉该湖与西藏羊巴雍措齐名),据传能“返演历史,预测未来”。Again,五色海这名字在这圣地真是叫的俗了,还是叫“丹增措”的好。

姐姐和姐夫也克服困难,打了几次退堂鼓后最终不负众望到达最高点五色海,勇气可嘉!点赞👍

一路而来翻越了许多4000米以上的高山,剪子弯山(海拔4659米)、卡子拉山(海拔4718米),兔儿山(海拔4500米),海子山(海拔4969米),尼玛贡神山(海拔4663米),熊宗卡(海拔4281米),除了步履比平时沉重,呼吸比平时沉闷外,没有任何不适,一直以来对高反的诚惶诚恐到最后竟滋生出了少许遗憾感觉,没有机会试试海拔5000米以上呢,也不知自己的生理极限是多少米,哪里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累并快乐着地开在回家的路上,海螺沟,木格措,康定,新都桥,理塘,稻城,亚丁都化为一幅幅出尘的画面、一个个绕梁的旋律,萦绕于眼前、耳畔,久久不能散去。 我用双眼看遍自然赋予的每一幅摄人心魄的画卷,也倾心感受每一幅画卷带来的怒放生命。用一颗对自然充满敬畏的心期待着下一趟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