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树下,一秋又一秋,寄你一曲,不过是一指流沙年华,一段苍老岁月---题记

  越深越冷的秋就挂在山楂的枝头,随时光滴答着越走越远的日子。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定义为山楂为我而结,深秋为我而冷?

  喧闹的尘世间,推开时光的门,这一刻,我就在这里,和落叶,和秋黄,和高挂的山楂一起,说着不为人知的耳语。一颗素心,在秋的深处,露出洁白的端倪。

  流浪在秋的江湖中,那些沾染风霜的陈年早已瑟缩了记忆,唯有那枝头串串的光阴恰到好处地陪我走着一程秋天的孤独。念及秋美,我用相机把深秋连根拔走。

  现在,我寻着山楂的那粒深红,将自己从远处逐步踱到近处,在最深的红尘和那粒深红相遇。很多时候,心情都是起于一念之间,止于方寸之地,掩于岁月深处。

走过的,驻足的,记忆的,都是一种情,和这树山楂相遇,再荒芜的季节,都会调色成丰富的样子,深秋的气息,不可辜负,不容反驳,以梦为马,一醉千秋的样子哪会反悔?

手提着岁月,摘下一篮的光阴,那些走过的时光,早已是城南旧事。滚滚红尘,我和这深而又深的秋一起漫步,如果灵魂有约,我一定站在这山楂树下,和你谈一场山楂树之恋。

变老的时光,掠过深秋两侧的芳草萋萋,抬头看阳光落在那串深红之上,让你肆意展开想象,让你尽情若有所思。山楂熟了,熟得再也封不住陈旧的往事。

  烟火人间,我越过时间的栅栏,一步步在深秋里行走,和一树的山楂,和一地的落叶,礼貌地打个招呼。我不知道要经过多少的落英缤纷才能把这场倾心之恋留下。

  这一次,从山楂树下说起:先说秋果楂梨涩,再说楂梨垂户扉。意念在方圆之地游走,秋的渡口,有山楂红了,岁月从此不再荒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