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剑客,生于困难年代,长在动乱时期,吃过糠,下过乡。“恢复高考”后,成为“新三届”中的一员;毕业后,先后供职于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做综合调研工作、搞职业技能教育、干统战教育培训,历任副处长、处长、副主任、党委书记、院长等职。2018年退休,业余作家、客座教授、特邀研究员。

        先后出版诗歌散文集《情丝文韵》、杂文集《谈天说地》、诗集《低吟浅唱》、散文集《品读哈尔滨》和长篇报告文学《巴兰颂歌》《工作队在依兰》,以及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文集《调研·思考·实践》《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文萃》等。

             百人百态之四十四:收藏家军久

       军久姓吴,早就知道他是收藏古权的大家,一直无缘结识。

        2014年我与他相识是在市中华职教社的年会上,当时我是市中华职教社的副主任,军久是市委统战部分管市中华职教社的副巡视员。

       之后,我到市社会主义学院任院长,他从市委统战部退休,失去了与之深交的机会。

       后来得知,我俩竟然住在一个小区,还是大学校友,进而交往渐频,成为至交。

       对于这样一位收藏家好友,我在引以为豪的同时,常常想要写点什么,于是就有了这篇文字。

       军久,面相本土、双目有神,身材适中、性情温和,走路不忙不迫、说话有板有眼,为人谦恭仁厚、办事较真求实,是一个精力充沛、学养深厚、踏实稳重、宽容忠厚、温文儒雅、内敛敦厚的人。

       军久收藏的古权,数量大、品种多、精品丰。“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就是老百姓。”电视剧《宰相刘罗锅》的主题歌形象、生动、贴切地唱出了“小小秤砣压千斤”的哲理。这“秤砣”,古时称“权”,是悬挂于秤杆之上可以移动的秤砣,也称“秤锤”“秤权”,多为铜质,少数为铁质,偶为陶质。

       从现有出土和传世的各种权来看,我国最早的权是战国时期流传较广的秦权和楚权。秦权为馒头状,顶纽为球形或觚棱形,有1斤、5斤、8斤、16斤、20斤、24斤、30斤和1石权8种。楚权则多作圜形,铸有半圆形环纽,常由十只组成一套,供在天平上使用。南北朝时期的权呈瓜棱形,而元朝的权则比较复杂,有束腰形、多面形的等等。

       古权,既有很高的收藏价值,又具有很高的艺术鉴赏价值;既是考证我国历史、政治、经济、文化、书法、计量的珍贵文物,更是我国度量衡史、青铜发展史和陶瓷进化史的重要佐证。

       收藏古权,既要有恒心耐心,还要有胆识魄力,更要有资金支撑。军久收藏古权的时间长达四五十年,一位靠微博的工资生活的人,能够在古权收藏方面取得如此之高的成就,除了毅力、恒心和胆识,还有以情结缘、投缘得物,省吃俭用、集腋成裘,有道是陆游“困米无炊尚买书”,军久省吃俭用淘古权。 每每谈起古权收藏,军久可谓是滔滔不绝、如数家珍,令人惊叹于他的博学和睿智。

       据业内人士讲,上海的陈邦仁和北京的郑海生是收藏古权的大家。我曾经在京城的报国寺文化市场郑海生先生的“古权斋”看到数量颇多的古权,据说有2000余枚。军久收藏的古权,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与上述二人不相上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了向世人普及古权知识,了解其中的历史、政治、经济、文化、书法价值,黑龙江省技术监督局设立了中国第一家“度量衡馆”,其中展的近两千枚古权全部是军久的藏品。展馆中造型自然大方,装饰朴素无华的古权,吸引了众多的中外专家和海内外玩家的目光,成为古权收藏界的翘楚。

        军久还藏有数量巨大、形状各异的奇石。所谓奇石,贵在天然原生,美在天趣自成。自然界中的顽石,在亿万个寒来暑往之中,历经沧海桑田之演变、雨雪风霜之熔炼、日月星辰之蕴涵,铸就了浑然天成的靓丽面容,一经发现,便因其野趣无限、品质高雅而散发出无穷的艺术魅力。他认为:“收藏奇石的妙趣就在于等待――发现、寻觅――审美、整理――展示的过程,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充溢在由普通顽石演变为奇石的过程,关键是要在寻求中多一份担当,在发现中多一份审美,在品鉴中多一份兴趣,在把玩中多一份快乐,在收藏中多一份真诚……”

        军久收藏的奇石以肖形石为主,他常常把心仪的肖形石或数块石头组合成的一个图案拍摄后放到微信里供微友们欣赏。他的藏品中,不乏材质名贵、形状怪异的精品,但最为珍贵的还是文字奇石。所谓文字奇石,因其纹理或色彩的深浅变化酷似文字而得名,深受藏家和石友的喜爱和追捧。如果字体具有书法意蕴,且寓意吉祥,那就是被誉为“天书奇石”的可遇不可求的精品宝贝了。军久就藏有这样的几枚充满书法韵律且意趣十足、堪称天工造化之物的文字奇石——“大吉”和“中华五千年”在北大荒文学馆耕读书会举办的2018年《石意人生 精彩纷呈》全国网上评选活动中获得“一等奖”。

        军久不但是一个藏品丰富的收藏家,还是一个能诗文、精书法、擅绘画的杂家。以前只关注他的收藏,却忽视了他诗的清新隽永、字的风华风骨、画的脱俗超然。

        军久文学素养深厚,作品丰硕。他把文学艺术当成自己的精神食粮,孜孜不倦,笔耕不辍。他说:“文学艺术是人生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无论你的物质食粮多名奢侈,如果没有精神食粮的支撑,你讲瞬间陷入贫困。”近些年,他公开发表的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电视剧本等作品70余万字。他的诗才虽算不上出类拔萃,但旧体诗词、新诗都得心应手,新诗优于旧体诗。他的诗很少“板着面孔说理”,大都“含着眼泪言情”,称得上清秀而细致,感情真挚而富于情思,且下笔神速、用词精炼。

        戊戌春节前,他写了一首七律:“鸡尾翎峰凝瑞雪,犬首毫头舞东风。春晚不晚春早到,新年崭新新岁增。莫道人生多险阻,世事唯过是曾经。多唯美善治德颂,登顶高岭汝为峰。”此诗前四句工工整整,后四句却不太符合律诗的要求,可算是跳出了古人的藩篱,自由的发挥才情。当年的6月1日,他写了一首新诗:“六一,是花的节日,却忙坏了果实。捡起梦的浪漫回忆,献给曾经的花季……写下过去的历史,抒发心中青春的惬意……六一,是花的宴席,果实来当司仪。沧桑而有质感的老成持重,圆满了过程,昭示了规律。灿烂着,灵魂的期冀……”借物抒怀,趣味盎然。

        军久的随笔文笔清丽绵密、充满哲理,在娓娓道来之中闪耀着思想的火花,《老久晨风思雨》是其代表作。在《老久晨风思雨》之一中,他以设问开篇:“何为‘思想’?‘思’者,心之田也;‘想’者,心之相矣。”。然后自问自答:“思想就是对事物的判断,是一种认识,是认识过程中逐渐形成的观念和想法。”进而由“思”想到“行”。想到“思”与“行”的关系:“思想是种子,行动是树。行动是被幻想淬了火的思想,思想是被认知辅以目标的行动。行成于思,思源于学。”“学海本无涯,俯仰皆是学问;思想亦无疆,巧拙皆见学养。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一切根据和符合于客观事实的思想是正确的思想,它对客观事物的发展起促进作用;反之,则是错误的思想,它对客观事物的发展起阻碍作用。思想也是关系着一个人的行为方式和情感方法的重要体现。”最后又呼应到开篇的设问:“总之,思想是思考的火焰、是灵魂的翅膀,更是人类和社会发展和前进的动力和力量的源泉。”并感叹道:“学会思考吧,做一个有思想的人!” 可谓:脉络清晰,言简意赅。

        军久习书善画,情系翰墨,心有灵犀,胸有成竹,挥洒自如,一气呵成。众所周知,书法与绘画是我国古今艺术门类中两种极为重要的艺术形式,象一对同根同源的孪生姊妹,在中华文化艺术的舞台上共同展示着高雅的魅力。国人之中,书画爱好者甚多,自称书画家者亦不在少数,然滥竽充数者、浑水摸鱼者众。军久的书法绘画艺术造诣深厚,从他的毛笔中流出的作品充满生命力和艺术感染力。他师出名门。俗话说:“名师出高徒。”军久的书法师承著名书法家王田先生,绘画则博采众长。他师古创新。他认为书画构架、韵律体现了书画家的内涵和阅历、流露着书画家的修养学养和文化底蕴;书画家应该师而不泥,博采众长,将个人的气质和学养注入其中。

        他的书法,既具有以甲骨文为基础的古代表意字细致入微的笔触,又具有近现代书体优雅流动的韵律;既有碑帖的风骨,也凝聚着他的学养和底蕴,流畅清丽、潇洒秀美,含蓄而生动、中正而帅气,风华与风骨兼具、率性与灵性并存,形成了率真执著、飘逸跌宕的艺术风格。

        他的画作,讲求意在笔先,注重形象思维,工笔惟妙惟肖,写意形神兼备,花鸟妙趣横生,山水灵动自然,人物生动传神,形成了不事张扬、不写恣意,行云流水、苍劲有力的艺术风格。

        已亥冬月,军久赠我一本历时一年创作的册页,其中的书画作品堪称上乘,既展示了他高超的艺术造诣,也显示了他对好友的一片诚心。

        军久的业余爱好不可谓不多,水平不可谓不高,除了较高的天赋,就是刻苦的钻研啦。正如他自己所说:“时间有余,业研无余。每一滴汗水都会有所收获。”“我的生活没有精彩,只有执着,让艺术的种子生根、开花、结果。”

        自古以来,艺术与酒就有不解之缘,文学家、艺术家饮酒是很有文化意蕴的,也是极雅的事。军久也不例外,有时,他在融融灯影或幽幽烛光中,独自一人斟上浅浅淡淡的一小杯红酒,点点滴滴的琼浆与丝丝缕缕的情愫伴随着余音绕梁的音乐一同流入心底;有时,在华灯竞放、霓虹闪烁的仲夏之夜,与同事同僚小聚,端起一扎鲜啤,凉凉的玉液与白白的泡沫连同浓浓的情谊浇灌着炽热的心田;有时,在大雪纷飞、北风呼啸的冬季,同亲朋好友围坐在冒着蒸汽的火锅旁,烫上一壶老酒,几杯下肚,胃里马上燃起一团火焰,片刻之间这火焰就顺着血管烧到了脸上,于是众人在推杯换盏中述说古今中外、畅叙天南地北、交流趣闻逸事。在酒酣情浓之时,也留下了许多诗文美篇、书画佳作。

        退休以后的军久,过着收藏家、艺术家的斯文、丰富、多彩的生活:与二三知己谈诗论文,破半日功夫挥毫泼墨,携三五好友远足郊游,聚同道中人淘石寻宝,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当然,与知心知己者小酌几杯则是必不可少的生活佐料,偶尔的情之所致也可以大碗筛来、开怀畅饮。他还经常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力所能及地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他认为这是一个人的价值所在。 

        古人称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为八雅,军久占诗书画酒外加收藏,可谓极雅之人。生活中,他求真尚善逐美,用自己的眼睛发现真善美,用自己的诗文讴歌真善美,用自己的笔墨描写真善美,用自己的画笔描绘真善美。正如他在自己的美篇“老久书画园地”中所说:“栽下艺术的良种,辛勤耕耘,期盼开出灿烂的真善美之花……”

        对我而言,军久更是一位宽厚的兄长;一个可以对饮并佐以闲谈的挚友。

军久习书善画,情系翰墨,心有灵犀,胸有成竹,挥洒自如,一气呵成。众所周知,书法与绘画是我国古今艺术门类中两种极为重要的艺术形式,象一对同根同源的孪生姊妹,在中华文化艺术的舞台上共同展示着高雅的魅力。国人之中,书画爱好者甚多,自称书画家者亦不在少数,然滥竽充数者、浑水摸鱼者众。军久的书法绘画艺术造诣深厚,从他的毛笔中流出的作品充满生命力和艺术感染力。他师出名门。俗话说:“名师出高徒。”军久的书法师承著名书法家王田先生,绘画则博采众长。他师古创新。他认为书画构架、韵律体现了书画家的内涵和阅历、流露着书画家的修养学养和文化底蕴;书画家应该师而不泥,博采众长,将个人的气质和学养注入其中。他的书法,既具有以甲骨文为基础的古代表意字细致入微的笔触,又具有近现代书体优雅流动的韵律;既有碑帖的风骨,也凝聚着他的学养和底蕴,流畅清丽、潇洒秀美,含蓄而生动、中正而帅气,风华与风骨兼具、率性与灵性并存,形成了率真执著、飘逸跌宕的艺术风格。他的画作,讲求意在笔先,注重形象思维,工笔惟妙惟肖,写意形神兼备,花鸟妙趣横生,山水灵动自然,人物生动传神,形成了不事张扬、不写恣意,行云流水、苍劲有力的艺术风格。

    已亥冬月,军久赠我一本历时一年创作的册页,其中的书画作品堪称上乘,既展示了他高超的艺术造诣,也显示了他对好友的一片诚心。

    军久的业余爱好不可谓不多,水平不可谓不高,除了较高的天赋,就是刻苦的钻研啦。正如他自己所说:“时间有余,业研无余。每一滴汗水都会有所收获。”“我的生活没有精彩,只有执着,让艺术的种子生根、开花、结果。”

自古以来,艺术与酒就有不解之缘,文学家、艺术家饮酒是很有文化意蕴的,也是极雅的事。军久也不例外,有时,他在融融灯影或幽幽烛光中,独自一人斟上浅浅淡淡的一小杯红酒,点点滴滴的琼浆与丝丝缕缕的情愫伴随着余音绕梁的音乐一同流入心底;有时,在华灯竞放、霓虹闪烁的仲夏之夜,与同事同僚小聚,端起一扎鲜啤,凉凉的玉液与白白的泡沫连同浓浓的情谊浇灌着炽热的心田;有时,在大雪纷飞、北风呼啸的冬季,同亲朋好友围坐在冒着蒸汽的火锅旁,烫上一壶老酒,几杯下肚,胃里马上燃起一团火焰,片刻之间这火焰就顺着血管烧到了脸上,于是众人在推杯换盏中述说古今中外、畅叙天南地北、交流趣闻逸事。在酒酣情浓之时,也留下了许多诗文美篇、书画佳作。

    退休以后的军久,过着收藏家、艺术家的斯文、丰富、多彩的生活:与二三知己谈诗论文,破半日功夫挥毫泼墨,携三五好友远足郊游,聚同道中人淘石寻宝,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当然,与知心知己者小酌几杯则是必不可少的生活佐料,偶尔的情之所致也可以大碗筛来、开怀畅饮。他还经常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力所能及地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他认为这是一个人的价值所在。 

    古人称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为八雅,军久占诗书画酒外加收藏,可谓极雅之人。生活中,他求真尚善逐美,用自己的眼睛发现真善美,用自己的诗文讴歌真善美,用自己的笔墨描写真善美,用自己的画笔描绘真善美。正如他在自己的美篇“老久书画园地”中所说:“栽下艺术的良种,辛勤耕耘,期盼开出灿烂的真善美之花……”

    对我而言,军久更是一位宽厚的兄长;一个可以对饮并佐以闲谈的挚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