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2日早上,雨下得很大,一片混沌,原来到马尔马拉海摄影的计划落空了。当天的游程比较丰富,因为飞机要到次日凌晨2点才能起飞,时间很是宽裕。

       我们在导游的安排下首先参观了著名的蓝色清真寺和东罗马时期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后被奥斯曼土耳其国王改造成清真寺)、托普卡比皇宫及古城公园,这里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者居住的地方,时间长达400多年。
      蓝色清真寺,原名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建于1609年奥斯曼土耳其统治时期,由伊斯兰世界著名古典建筑师锡南的得意门生设计建造。因清真寺内墙壁全部用蓝、白两色的依兹尼克瓷砖装饰而得名,是伊斯坦布尔最重要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建造时没有使用一根钉子,而且历经数次地震却未倒坍。其巨大的园顶周围有六座尖塔(尖塔的数量代表了该清真寺的地位),260个小窗、2万多块蓝色磁砖、地毯和阿拉伯书法艺术是该寺的重要看点。

       伊斯坦布尔蓝色清真寺外景。
       伊斯坦布尔蓝色清真寺内气魄宏大。
       接着,我们参观了附近的圣索菲亚大教堂。该教堂在1519年被塞维利亚主教座堂取代之前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
        公元532年,由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下令建造。在雄厚国力的支持下,由物理学家伊西多尔及数学家安提莫斯设计,公元537年建成。因其原建筑由君士坦丁大帝为供奉智慧之神索非亚而得名,后受损于战乱。查士丁尼皇帝为标榜自己的文治武功进行重建,它作为基督教的宫廷教堂,持续了9个世纪。
       公元7世纪之后,阿拉伯半岛上出现新兴的伊斯兰文明,接着十字军东征来到君士坦丁堡,但此时统治者已无力阻止联军与战争对城市的蹂躏。公元1453年6月,奥斯曼土耳其苏丹穆罕默德二世攻入了君士坦丁堡,他下令将教堂内所有拜占庭的壁画全部用灰浆遮盖住,所有基督教雕像也被搬出,并将大教堂改为清真寺,还在周围修建了四座高大的尖塔。
      由东罗马索菲亚大教堂改造成的清真寺外景。       
       奥斯曼土耳其托普卡比皇宫一景。
      游览伊斯坦布尔旧城区。  

       伊斯坦布尔旧城区一景。


       午饭后,导游把我们带到了伊斯坦布尔最大的广场—塔克西姆广场,广场上有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的纪念碑,还有成群的鸽子和海鸥。正对着纪念碑的是一条繁华的步行街。这里是市中心,又是群众集会表达政治诉求的地方,加之最近局势的因素,广场及步行街上戒备森严,隔几十米就能见到带着枪支的警察,广场的一侧还停着装甲车。

       塔克西姆广场一景,图片左首是土耳其国父凯穆尔的纪念碑。
       导游宣布了集合时间后,大家就分散了。当时天气不好,温度很低,还下着大雨,我撑着雨伞、拿着照相机顺着商业街向前走去。大街毕竟有些老旧了,部分地面和建筑正在整修。在那条街上我感受到了许多民风民情。
       伊斯坦布尔步行街支路一景。
       步行街上的土耳其烤肉店操作间。
       步行街上食品店橱窗。
       步行街上现做现卖的烤栗子小摊。
       伊斯坦布尔步行街上的书店。
       在一个路口,见到几十个人举着不同的标志牌,神情庄重。
       步行街上表达政治诉求的人们。
       此时忽然响起了雄壮的土耳其国歌声,周围的民众全部停止了脚步,和着音乐高声齐唱,此时的氛围庄严肃穆。
       土耳其国歌声响起,民众原地立正,高声齐唱。
       伊斯坦布尔步行街景色。
       晚饭后,导游就把我们送到了伊斯坦布尔机场。由于是土耳其本国航空,乘客随时可以办理登机牌托运行李,我们早早地办理了离境和安检手续,到候机大厅休息。13日凌晨2点以后,波音777大型客机按时起飞,于当天傍晚顺利降落在浦东国际机场。
       午夜的伊斯坦布尔机场。
       为时16天的埃及土耳其之行结束了,通过这十几天的所见所闻,我深深地感受到一个国家的稳定和发展是多么的来之不易,是多么的重要!我们庆幸生活的祖国正经历着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政治稳定、经济繁荣,我们要为祖国点赞,为祖国助力,为祖国喝彩。

文字:长风万里

摄影:长风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