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周华健与儿子周厚安同框的照片


在朋友圈刷屏,


掀起一波 " 回忆杀 "。

歌迷这才惊觉:当年《亲亲我的宝贝》当中的那个 " 宝贝 ",今年已经 30 岁了!


而怀着第一次做爸爸的喜悦心情写下这首歌的周华健自己,也已经 59 岁。


但,是那种 " 完全看不出 59 岁 " 的 59 岁。

1990 年,在台湾歌坛几乎都被都市情歌所垄断的时候,周华健为即将出生的小孩,写下《亲亲我的宝贝》这首歌,收入专辑《不愿一个人》。


那年,周华健 30 岁,结婚 4 年,一切对外公开,完全没有 " 偶像 " 包袱。

□ 1990,《不愿一个人》


与同时期台湾乐坛很多歌手都从校园起步相比,周华健算得上是 " 大器晚成 " 类型。


就在今年 10 月 25 日,滚石唱片发布了高清修复版的《明天会更好》MV,包括蔡琴、苏芮、齐豫、潘越云、齐秦、费玉清、童安格等 60 位歌手年轻时代的面孔集中出现,被歌迷尊称 " 满屏都是大神 "。


那是 1985 年滚石唱片和整个台湾乐坛的大事件之一。


而后来成为滚石台柱之一的周华健,当年还没有进入合唱名单的 " 资格 "。

60 位歌手当中,齐秦与周华健同年,江蕙比他小 1 岁,娃娃金智娟比他小 4 岁,杨林则比他小 5 岁。


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周华健说起自己 25 岁时寂寂无名的彷徨——已经在民歌餐厅唱了好几年,写出来的歌和好不容易发的专辑,却都未达预期。


" 我当时就想说,可能缘分已经告诉我:你就不要再唱了。因为年纪再大上去的话,更不可能,(那时候)歌手都十八、九岁就出道了嘛。"


直到两年之后,1987 年,周华健推出进入滚石的首张专辑《心的方向》,从此在华语乐坛的 " 封神榜 " 上拥有了一席之地。

□ 1987,《心的方向》


从《让我欢喜让我忧》《寂寞的眼》《怕黑》等情歌,到《朋友》《有故事的人》《忘忧草》《一起吃苦的幸福》等契合更广泛人群的疗愈歌曲,可以说,在每个时期,周华健都交出了数量和质量足够令人信服的作品。


叱咤华语乐坛三十多年,周华健终于成了滚石唱片和华语乐坛的 " 大哥 "。尽管他一直尊李宗盛为 " 大哥 ",尽管李宗盛前面还有 " 大哥的大哥 " 罗大佑。

□ 1988,《最真的梦》


2013 年,曾参与《明天会更好》歌词创作的著名作家张大春,包揽了周华健概念专辑《江湖》中的所有作词。


《身在梁山》的歌词,很像是周华健到了某一阶段的人生小结——


" 身在梁山 心在何处


曾经跌倒 还记得不


天涯归来 生死几度


得失泡沫 功名尘土


替天行道 天道有无


多少年华 尽付江湖


……"

□ 2013,《江湖》


周华健显然还记得封神之路上所有的 " 跌倒 " 或 " 得失 ",并且三十多年如一日地保持着敬业乐业的好口碑。


在东方卫视《我们的歌》排练现场,两首已经唱过不知道多少遍的老歌,周华健分别排练了整整三遍和四遍,然后一小节一小节地跟工作人员抠细节。

而在舞台之外,他又是活泼开朗、阳光灿烂的 " 邻家大哥 ",让周围的工作人员如沐春风。


拍宣传照的时候,棚内放着最流行的嘻哈音乐,周华健每首都能跟着从头唱到尾。以至于经纪人忍不住上前:华健,你拍照就安静一会儿好不好?


人说,少年弟子江湖老,韶华倾覆留不住。


在笑傲 " 江湖 " 之后,59 岁的周华健却说,他的最新专辑,主题会是跟 " 少年 " 相关。

  面对年龄," 其实是一种很平静的心情 "


Q 新闻晨报:《我们的歌》把不同年龄段歌手的 " 代际 " 关系讲出来," 代际 " 这个词以及它背后的意思,会让您觉得有点不舒服吗?


A 周华健:这样说好了。大概从十年前开始,我就会觉得自己是哪一代的歌手呢?我自己没有算,只是新的歌手一路一路增加,那差不多十年前你就会开始面对这个问题,原来如果有老中青歌手的话,我们真的是属于老的那代了。


在这十年当中,的确前面几年是有点不习惯的,觉得什么老啊,照照镜子,自己觉得还好啊,还能跑能跳啊。但是,有时候并不见得是实际年龄、是那个数字来告诉你是什么,(主要)还是看心态吧。


我是后知后觉、非常晚熟的人。心态上是没有问题,甚至其实这十年来,到今天,我其实觉得很舒服,原来我已经走了那么长的路,做过那么多的事,而且我在我的工作上面也算是一路都有成绩单交出来。


那其实是一种很平静的心情。加上现在这个节目,我真的有机会跟一个隔代的歌手合作。每个(年轻歌手)都会这样说啦,我们跟他学到很多东西。其实我应该来说,是我们(前辈歌手)看到一个很多不一样的世界,的确距离我们当初的那个,我们年轻时候的那个时代已经有一段距离了,我们真的要跟周遭更多不同的歌手去合作了。

□ 1991,《让我欢喜让我忧》


Q 新闻晨报:1980 年代中期的台湾歌坛在我们今天看来像一个传奇,涌现出了多个 " 大神 " 级的人物,我相信也肯定有一些歌手始终没有冒出来。年轻一代的歌手,也面临着这种选择的难题。从您离开大学,到进入滚石发片的那几年当中,有想过不行就换个行业吗?


A 周华健:我真的很想(做歌手)的时候是在念中学,念中学的时候就开始学弹吉他,看到五光十色的舞台,看到有些我很喜欢的歌手,我自己就是个歌迷嘛。看到我的偶像在演出,就很羡慕,我想那是每个人都会经历过的。


去到台湾读大学的时候,头一年应该都还有(想做歌手),马上参加了吉他社,也开始在民歌餐厅里面工作。可是那个工作超过一年后,就觉得我的年龄也都过了,也都看着有人来挑歌手去试唱片,但我是剩下的那个。种种的原因很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反正就这样子。甚至很有趣的,试过是我请假,唱片公司本来要找我的,结果代我班的那个歌手就被挑去,签了约,出了唱片。


我当时就想说,可能缘分已经告诉我:你就不要再唱了。因为年纪再大上去的话,更不可能,歌手都十八、九岁就出道了嘛。


我就放弃了(做歌手)这个念头。这个念头放弃完了之后,我反而是说,那倒过来看,可是我还是喜欢流行音乐,我能不能变成去到幕后工作,能不能有几首歌是我写的,或者几首歌是我制作的,我让那个歌手去帮我唱得很好听。这样,我才去滚石唱片当了助理。

□ 1993,《花心》


无名时期," 我是先成了滚石唱片的歌迷 "


Q 新闻晨报:滚石唱片前不久发布了高清版的《明天会更好》MV,在歌迷当中掀起一波回忆杀。那个时期的滚石唱片,对热爱音乐的年轻人来说,有怎样特殊的意义?


A 周华健:在我那个时候,情况是流行歌曲都不好听,但是它有市场。再说白一点,就是没有人很认真地做流行歌,比如我的父母亲听到我要去做流行歌,是紧张的。的确当年很多歌都是抄人家的,直接把人家英文歌、日文歌翻过来。


我刚好遇到了滚石唱片,现在算起来是我很年轻的时候,突然有一批歌是真的很认真的有自己的创作人,能够把我们本身的文化,我们真实的想法,跟我们有限的音乐的制式,是可以投进去发挥。


先是有第一波的校园民歌。我为什么说是有限的音乐制式呢,因为校园民歌都很简单,谁会弹吉他的四个和弦,你可能就可以写出一首歌。原来这个事情并不是那么遥远,滚石唱片的确是很认真地去经营这件事。


在那个时候,我先不是成了某个歌手的歌迷,我是先成了滚石唱片的歌迷。我觉得他们的作品,我都喜欢听,觉得言之有物,总能够在歌里面把我带到另外一个空间,让我思考一下。所以我后来就立志,我没有想过要唱歌了,我立志说我要进滚石唱片当一个助理,我要去学当制作,是这样开始的。

□ 1994,周华健《风雨无阻》


Q 新闻晨报:您最早成名的歌曲《心的方向》是一首汽车广告歌,而且同一时期您唱过几十首不同的广告歌。我很好奇,是当时台湾的音乐创作盛行,吸引广告行业愿意在广告中也用主打歌,还是说广告行业反过来刺激到音乐创作?


A 周华健:我在香港长大,然后去台湾读书,我印象中就以这两个地方来说,我相信后来连内地都是,有几个事情是最先跑的。


可能电视节目都不是很好看,道具也不好,背景也不好,故事也都很老套,可是电视节目还是会有很高的收视率,因为你没得选择。突然你会发现,电视广告好像是越来越精彩。


我在香港试过(这种情况),去台湾也是看到这个转变,我相信内地也是一样的。电视节目还是普通,可是广告变得越来越精彩,有些很妙的结局,吸引你去认识那个产品。


广告(创新)之后,就是电视节目的主题曲,然后又带到了流行歌。


我在滚石做制作助理的时候,有一次我自己写了一首歌,正在放,然后齐豫走进来,就问这个声音是谁的,我说是我,我当然是很想她知道是我。没想到后来故事会这样发展,她说做广告的有位大师,陈扬老师需要一把男孩子的声音,你去试试看。


没想到一去,我几乎就变成他专用的唱广告歌曲的歌手了。当了一年多,几乎每种产品都唱过。当初最早的时候好像觉得可能有首歌会红,因为(那时候)广告歌曲是容易红的,可是都没有。差不多自己也要放弃了,莫名其妙出来那个汽车广告,其实我是很早就唱了,唱完以后也没有播,很久很久之后那个广告才突然上来,然后每个人都在哼,朗朗上口。我在旁边就很想说:是我唱的,是我唱的!是这样子开了我后来当歌手的路。

□ 1995,《爱相随》


尝试转型," 还想再唱一些不一样的歌曲 "


Q 新闻晨报:观察您历年来的专辑列表,会发现主打歌是跟着年龄一起走的。从比较早的《让我欢喜让我忧》《寂寞的眼》,到比较后期的《有故事的人》《忘忧草》,直到《江湖》,好像慢慢远离简单的男欢女爱,去到一个更温暖、更广阔的境界。这个是有意为之吗?还是觉得年纪大了不想继续唱情歌?


A 周华健:一定有几个阶段的。


当初一发片的时候,很单纯,连我自己写的也一定都是情歌。情歌不外乎几个题材。我想你,我爱你,你也爱我,那很快乐。我爱你,你不知道,我在盼望着。那我爱你,你不爱我,我是失恋的。


差不多了,情歌差不多就这样子了。然后呢,可能在我的第一张第二张第三张专辑,也都已经做完了这些事。


曾经有一天我问自己,一方面是年龄越来越大了,比如说我后来已经写了一首歌给小孩的《亲亲我的宝贝》,我还在那边失什么恋啊。不要说别人怎么看,我自己都没办法去面对这个事情。我经常需要说服自己,我是声音的演员,我要扮演好那个角色。好好好,那再出一张(情歌专辑)吧。


但这不能太久了,真的已经觉得很无趣。是有唱片公司,有旁边的人帮忙的,他们说华健其实你是个大哥哥的形象,或者说你就是一个其实很平静的人,很平定的生活,安居乐业的感觉。他说你要不要开始去扮演一种所谓我们当时叫疗伤音乐,不如我来扮演这个角色。一方面也是所谓在转型,于是就出现后来的《忘忧草》《一起吃苦的幸福》,类似这样的歌。


当然,那跟我的个性是合的。如果不合,我只是去扮演的话,可能会有一些参差。

□ 1997,《朋友》


Q 新闻晨报:2013 年的专辑《江湖》跟《忘忧草》又不一样了,统一的武侠风,而且在此之前你也唱过很多武侠剧主题曲。


A 周华健:其实到今天,我还是在面对说我能不能够再唱一些不一样的歌曲,《江湖》就是其中的一个尝试。


也就是说,我连疗伤的歌曲都唱完了,接下来要做什么。我还是很想再做不一样的音乐,我还是很想走下去这条路,可是你不能够重复,你第二个《忘忧草》就一定会输给第一个《忘忧草》。


刚好也是缘分,就碰到张大春老师。他是用文言文的,而且不是一般我们看到的半文言文半口语的武侠剧主题曲的用词,他是真的把水浒,把貂蝉,把三国当时的情境,真的用文言文写出来,然后我再去谱成曲。


那个算是我的一个,比如路是直着向前走的,突然我岔一下试试看,我知道我去那边一定会得到一些不一样的收获。

□ 1998,《有故事的人》


Q 新闻晨报:我知道您也是武侠小说迷。如果说乐坛是个 " 江湖 ",您觉得自己会是武侠小说中的哪个角色?


A 周华健:谁都想当大侠,谁都想当那个大情人,在里面是翩翩公子。我不知道,其实比如说像郭靖,我就不排斥。


金庸有个金学嘛,很多人写过很多不同的文章,他们有分析过,郭靖其实并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就很有反英雄的感觉,但郭靖就过得很舒服啊。他不就是一个老实人吗?当一个老实人不错啊,无欲无求的,不是一件坏事啊。


( 所以没想到过要萧峰那样的大侠吗? ) 以前有过,尤其是在很失意的时候。很失意的意思就是说,你有很多的想法,可是能力又不够,经验又不够,然后也没人知道你能做什么。你去告诉人家说我很不错、很不错,人家就说:我看不出来。那段时间就会有一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感觉。


萧峰最痛苦的就是他在一个地方生长的时候,并不知道他原来不是那边的人。他后来回到自己的地方,可是又不见得快乐,也缺失了一些东西。


现在是没有了,我早期会有,尤其是我从香港去台湾生活,有点在异地里面的不习惯,有一段时间是想做萧峰。现在不会了。

□ 2001,《忘忧草》


□ 2003,《一起吃苦的幸福》


最新专辑,"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少年 "


Q 新闻晨报:之前有消息说您要出新专辑了,可以先透露一下吗?


A 周华健:这张专辑是在《江湖》之后做了很久的,已经有三年。三年里面,其实有两年时间都是在寻找。我写过很多不同的旋律,但自己听下来觉得都是旧的,都是以前的。


但应该也是因为那两年的累积,在今年年初,突然有很多新感觉出现了。所以说有时候急是急不来的,它要来的时候才来来。那感觉出来之后,跟我合作的人,也都给到了我要的歌词。


这一次歌词很特别,歌也很特别。整张专辑跟 " 少年 " 有关,可是专辑的名字现在还在改。所谓少年的意思就是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个 " 少年 "。(您现在的状态也非常阳光啊。)可我真的不是少年了。应该怎么说呢?说是青年也不行,中年也不行,好吧,那我就做一个 " 资深少年 " 好了。

□ 2006,《雨人》

□ 2011,《花旦》


Q 新闻晨报:前不久周杰伦新曲《说好不哭》出来之后,有部分歌迷的反馈是说他 " 停留在那个年代,没有再往前走了 "。您刚才也一直在说转型的问题,对您来说,在新专辑中,是保持自己的特色比较重要,还是说一定要考虑到与时俱进的问题?


A 周华健:你提到的这个问题,是一个世纪难解的难题。任何一个歌手都需要面对它,但都很难,每次都要去不断尝试。


我算运气很好,碰到好几个关,每次都算是往前走了一步。尤其是我这张新专辑,我觉得我真的有做到了一些什么。


Q 新闻晨报:所以说以您现在的江湖地位,对发新专辑也会感到有压力吗?


A 周华健:有!而且压力非常大,否则也不会一做做三年了。因为你还是很想把一些事情做好,是要把事情做好的那个压力,不是卖不卖的那个(压力)。

 查看原文 原文转载自www.myzaker.com,著作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