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志愿军中出现了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战士:他本来是一名理发员,却一心想上战场打仗立功。在第47军打响的马良山第一仗中,他表现极为英勇,竟荣立一等功,被传为战场上的一段佳话。

1952年11月,志愿军第47军140师419团奉命前往马良山阵地接防,该团一营负责驻守马良山主峰。

为了打好47军在马良山的第一仗,军长曹里怀亲自带领师长丁振玉、师参谋长张本科,在四一九团团长胡华北和一营营长王清元的陪同下,到一营一连阵地视察,制订作战方案。

曹里怀一行察看一连的地形后,根据侦察排提供的可靠情报,进一步掌握了一连前沿的敌情:这里有李伪军一个加强排的兵力,他们凭险占据着幕岱洞附近的22号高地,配有一个重机枪班和三挺轻机枪,高地前有很深的壕沟,还布设有三道铁丝网和复杂的雷区。看来敌人的防守非常严密,怎样才能克敌制胜?

曹里怀要一营长王清元先谈看法,王清元说:“在全军总出击未打响前,我打算安排一连对22号高地进行突然袭击,速战速决,先斩敌人一个指头,让他痛到全身去!”

“好,痛快!”曹里怀给予肯定,接着他又问一连连长杨虎军:“有没有信心打好这一仗?”

首长们离开前沿阵地返回时,一一与杨虎军紧紧地握手,并说:“祝你们胜利!”杨虎军激动得热泪盈眶。

首长们一离开阵地,一连就在连部坑道里召开诸葛亮军事会议,发动全体指战员献计献策。杨虎军坐在油灯旁,到会的除连排干部外,还有连里的“四大员”(卫生员、通讯员、理发员、司号员)及新老战士代表,全都精神抖擞地坐在弹药箱上。

杨虎军左手夹着一根“前进牌”香烟,放到嘴边深深地吸上一口后,用平缓的语调说:“上级首长把打响全军第一炮的战斗任务亲自交给我们一连,这是对我连的信任和鼓励。为了打好第一仗,现在请大家来献计献策,请大家各抒己见!”

“要打好这一仗,我建议采取夜袭,速战速决!”二排长马志刚第一个发了言。

“速战速决当然好,但摸不清敌情就会成瞎胡闹,我建议先抓个‘舌头’来审问。”理发员丁礼仁象平时理发那样细心地说。

还有人提出,要速战速决,就必须先排除地雷,否则就会影响战斗速度。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会议开得热火朝天。最后杨虎军把大家的意见综合起来,形成了具体的作战方案:先抓俘虏,了解详情,排除障碍,熟悉地形,速战速决,克敌制胜。

当天晚上,杨虎军命令:除一排坚守阵地外,二、三排由他带领到敌前沿侦察情况,通讯员余致平紧跟在后。理发员丁礼仁只带了四个手榴弹,也跟着连长出发了。

战士们在杨虎军的带领下,从一排阵地出发,经四一八团结合部的小溪,向敌22号前沿阵地前进。

与此同时,上级派来的工兵排在前面排雷开路,他们发现地雷后,就用黄土在雪地上洒一个圆圈,后面排雷的战士迅速将地雷排除,插上一面小黄旗,标志一出这是安全地带,可以通行。工兵排当晚排除了敌人近百颗地雷。

杨虎军带领战士们迅速摸到了敌22号阵地的壕沟旁。当战士们用钳子剪断两道铁丝网,刚刚侦察到敌人的一些火力分布情况时,敌人的哨兵端着卡宾枪在阵地上出现了。部队再前进的话,就会暴露目标。

鉴于这种情况,杨虎军认为战士们熟悉了地形,可以撤回,于是,只留下丁礼仁等几位会朝语的战士化装从正面撤回阵地。

丁礼仁等战士还未走出百米,发现有三个敌人在小声地讲着朝语,一听便知是李伪军士兵。丁礼仁一心想立功,便让其他几位战友迅速撤回阵地,自己则向敌人摸去。

三个敌人背着枪,拿着帆布水桶继续往前走,看样子是敌22号阵地派下山去提水的。

丁礼仁身上只带了四颗手榴弹,但他想到自己立功的时候到了,顿时热血沸腾。他毫不犹豫地打开了手榴弹盖,拉着导火线,勇敢地冲到离敌人不远的地方,用朝语敌人喊起话来:“喂,站住,不准动,举起手来,缴枪不杀!”

话音刚落,敌人就吓得没命地往回跑。丁礼仁马上把手榴弹扔了过去,当场就炸死了两个,还有一个炸伤了手,从地上爬起来又想跑。丁礼仁飞身上去一把抓住,将这个“舌头”带回了连部。

卫生员给俘虏包扎被炸伤了的手,炊事员送来了白糖包子,这个俘虏在志愿军的宽大政策感召下,向杨虎军说出了22号高地的兵力、火力分布情况。俘虏被押送到营部,杨虎军将侦察到的敌情和审间俘虏得到的情况向王清元作了详细的报告,这样,新制订的战斗方案就更加完善了。

丁礼仁又要求参加战斗,上级同意了,并提升他为二排五班班长。

11月24日深夜,全军的第一仗——攻打22号高地的战斗正式打响了。一连指战员在杨虎军率领下发起突然袭击,从发起冲锋到撤出敌阵地,前后只花了五分钟。此战共歼毙伤敌31名、俘敌8人(包括一名少尉排长),并缴获了大量战利品。

已升任五班长的丁礼仁在这次战斗中冲锋在前,表现更加英勇无畏。战斗结束后他被评为一等功,也是此战中唯一立一等功之人。军长曹里怀还亲自把他接到军部,要他到全军所属部队介绍其英雄事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