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冬至的第一场小雨,扫尽了秋色。我便匆匆走进滨州植物园(原中海),欲抓住秋的尾巴不忍她的离去。



园内林间,即是落叶满地,微风携着凛冽的细雨,依旧给万物沐浴更衣,迎接冬的来临。



别说枯枝残叶,无法承受突来的洗礼,跌落一片片哀叹。枝梢那份秋韵,却毅然执着的坚守,在期盼我的到来。


  

我懂你,秀丽的衣装,掩盖消瘦的枝蔓,坦然面对冬天。你我彼此深知明天不再相见,你却对着我回眸一笑,依旧阳光烂漫。好想用我笨拙的双手、颤抖的思绪,为你梳理曾经茂密的秀发,涂脂抹粉,生机再现。怎奈凛冽的雨滴,合着我的不舍,模糊了我的视线。



好在孤岛、鸟儿相伴;好在初冬里展露着盛夏爱的浓妆艳抹,不枉费青春一段。



这条路,我丈量了无数遍,延伸到密林深处,就是丹顶鹤筑巢的地方,何等的情意绵绵。



躲迷藏的萨摩耶已经走失,这片天地景色依然。



即使晨雾笼罩,眺望远处的放影堡,朦胧再现,可惜,不是水上播放的时间。



扶着栏杆,瞥一眼雾弥漫着的家。丢失了一把钥匙,怎么会使我徘徊不前?



这里是依旧是曾经回家的起点,



左顾右盼,熟悉的身影已经消失。远处走来和我一般留恋秋色,穿着冬装的痴汉。



家越来越近,轮廓清晰可见!而秋色浓的走进冬寒。



回过头再望一眼冬至里的秋色,细雨伴着浑沌的情绪,脱口苦雨扫秋色,我也留恋。



唉!缓解一下自己情绪,一声长叹。昂起头,定格了灵魂深处,偶遇的一片天。



却发现身边红果满枝,


紫气飘来,果实绵绵不断。



深情地回眸园中一角,



还有远处,被我遗忘的那把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