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8

   白首相聚忆当年

这是白灵淖小学同学毕业47年后第一次聚会的照片。前排左起是郝芝兰,李凤莲,杨桂梅,高素云,刘老师,崔老师,马俊仙,许志琴,王兰存,刘莲英。后排左起卢有旺,王凤雄,夏俊林,吕云峰 张仁,赵威,李永祥,王勇,高毅,李金勤,王振雄,李建军,郝耀武。

白首忆,最忆是少年。乡村茅屋书声琅,恩师教诲润心田。几回梦团圆。

2019年11月10日,对于白灵淖小学毕业的学生来说,是一个盼望了近半个世纪的日子。我们于1972年7月从白灵淖小学毕业后 ,在之后就是上初中,上高中。再后来是中高考恢复,考上学校的继续读书了 ,没有考上的同学,都回村劳动了。从此小学时代的同学,风吹云散,各奔东西。再以后,忙事业,忙成家,忙孩子。一晃,几十年就过去了。大部分人,几十年就没有再见过面。

我们这一届同学是1965年秋天入学的。教过我们的老师有很多,但带我们时间最长,给我们教益最深,对我们产生影响最大的,是刘桂英老师。

在这里介绍一下在刘老师之前,教过我们的老师:有武锦霞老师,王灵娣老师,王桂梅老师,张淑英老师,赵玉英老师,尹秀兰老师。这些老师教我们的时间,长的一学期,短的一两个月,有的甚至半月十天。虽然这些老师仅仅是和我们擦肩而过,但我们也很感激这些老师对我们的付出,给我们的教诲。所以几十年过去了,我们还能准确地记起她们的名字。

  四十七年弹指一挥间,今日相聚笑开颜。当刘老师和崔老师步入聚会大厅时,同学们都站起来,迎上前去。虽然分别了近半个世纪,而且不少人分别后再没有见过面。今天相聚,刘老师依然能够迅速准确地叫出每个人的名字。

  高素云同学与刘老师热情相拥。

  许志琴拉着刘老师的手,叙说分别几十年以来的思念之情。

  高素云与刘老师崔老师合影。

  前来聚会的女同学与刘老师崔老师合影。前排左边的是郝芝兰,刘老师,崔老师,刘莲英。后排左起依次是杨桂梅,李凤莲,高素云,许志琴,马俊仙,王兰存。

  卢有旺与马俊仙夫妇与刘老师崔老师合影。卢马两人由一个村的孩子,成了一个班的同学,后来又由一个班,走进了一个家,成了一家人。二人是我们小学初中时代唯一走到一起的一对。

马俊仙的父亲也是个爱读书的人,我上小学的时候,曾从马叔那里借读过《三家巷》,《上海的早晨》等小说。

卢有旺是个很能折腾的人,经过长时间的折腾,终于把自己由一个村里人折腾成城里人了。

  郝耀武与郝芝兰以及王振雄与刘老师崔老师合影。二郝是堂兄妹,郝芝兰与王振雄是表兄妹。

  高素云李凤莲与刘老师崔老师合影。

  吕云峰,王勇,夏俊林,张仁,李金勤与刘老师崔老师合影。

  李永祥,赵威,高毅与刘老师崔老师合影。

李永祥是一个特别爱读书的同学 ,家里也有不少藏书。我从李永祥那里借了不少书看,《红岩》,《破晓记》,《平原枪声》,《青年近卫军》,《苦难的历程》;有些是古书 ,比如《三国演义》,《西游记》等。

  李金勤,赵威,高毅,郝耀武与刘老师崔老师的合影。

  刘莲英,高素云,许志琴,杨桂梅,王兰存,郝芝兰与刘老师崔老师合影。

  李金勤,李建军,王勇,卢有旺与刘老师崔老师合影。

  这是我们1974年初中毕业时的照片。从照片上看,初中毕业的我们一个个满脸都是孩子气,小学时的我们更是何等的青涩幼稚啊。可惜没有留下照片来,现在已经回忆不起小学毕业为什么没有照相。

  这是我们班小学时期全体女同学合影。前排左起依次是王兰存,王素珍,刘莲英,赵玉英。中排左起依次是杨秀兰,刘丽英,葛桂荣,许志琴,郝芝兰。后排左起依次是杨秀梅,杨桂梅,高素云,马俊仙,李凤莲。每个人左臂上都戴着那个时代的标志––红卫兵袖章。

  这是白灵淖高中毕业时,来自白灵淖小学初中的同学的合影。照片上前排左起依次是郝耀武,杨秀梅,郝芝兰,高素云,刘莲英,赵玉英,李建军。后排左起依次是张汉林,陈玉文(刘占彪),支玉国,李永祥,马文义,邬志勇,王勇,王振雄。李凤莲那时已经参加工作了,不知为什么刘丽英没有参加这次照相。

我们由初中升高中不是通过考试,而是那个年代盛行的推荐。当时我们初中同学一个班有三十六人,按当时给定的比例五分之一 ,可以推荐七人升入高中。当时被推荐上了高中是刘丽英,赵玉英,马文义,李凤莲,高素云 ,郝耀武,高毅。

不过那时的学籍不像现在这么严格,后来,想上高中的同学 ,通过各种渠道,最后大部分都上了。我是1974年秋天先去西斗铺中学上了一学期,第二年春天就转回白灵淖中学了。

在这里我也把在西斗铺中学上高中任课老师叙说一下。教我们语文课的是刘勇老师,刘老师同时也是班主任。刘老师当时大约不到四十岁,中等身材,方脸,戴一副黑框近视眼镜,一说话,总是笑眯眯的。任数学课的是郑世同老师,其时郑是教学校长,郑老师文革时期在白灵淖中学,后来调到西斗铺中学。因为忙于管理,郑老师不能长期给我们代课,不久就请一位叫张文祥的老师代我们数学。英语老师叫李秉真,个子很高,头发花白,教学严谨认真。历史老师叫刘佐星,是白灵淖上双水泉村人。说起来等于是我的老乡。刘老师头发浓重,浓眉大眼,高高的鼻梁上也架着一副近视镜,显得有些威严。教我们化学课的是历史刘老师的夫人,叫何莲芝,中等身材,也戴着眼镜,身体微微发胖,讲课思维清晰。物理老师叫何万福,是何莲芝老师的弟弟,说话有点东部口音,上课和蔼可亲。政治老师叫陈和平,是一个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讲课很有朝气。后来陈老师调包头铝厂中学担任政治课。体育老师叫白文耀,瘦瘦的,个子不高,人很精神。

  这也是一张小学时代的照片。照片上前排左起依次是张秀兰(老师),刘老师,杨桂梅。中排左起依次是郝芝兰,常虹,李凤莲。后排左起依次是赵玉英,许志琴,刘丽英。

常虹是城里人,文革时期随下放的父母来到白灵淖。然后插班上学,和常虹一起插班上学的还有她的舅舅,叫徐敬忠。不久似乎就不念了,因此没有留下任何照片资料。文革后期常虹又随她的父母一起回到城里。以后就再没有音讯了。据有人说已定居国外。另外两位同学由于没有上完小学,也没有留下照片资料。一位是与我们同村的张云,因为他父亲是白灵淖机械厂的木工,小学没毕业,他就作学徒去了。张云眉目俊朗,棱角分明,脸上有轻微的雀斑。另一位叫赵功,上双水泉村人,大约三年级时随父母到了河北,自然也没有留下照片资料。

还有几位由城里转来的同学,有个男同学叫夏世刚,小个子,圆脸,眼睛本来不小,由于是大眼皮,眼睛就不显大了。另外两位女同学,一个叫高淑琴,瘦瘦的身躯,脸色发白,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一个叫金崇英,高个子,大眼睛,剪发头。这几个同学没有上多长时间,就又转走了。因此 也没有留下任何照片资料。

还有一些同学,小学没有上完就不念了,自然也没有照片资料。他们是祝四贵,孟广亮,张娥,张美云,张德华(张良良),王桂花,张旭东(这个名字是刘老师给改的,原来这位同学叫张锁锁),杨贵明,梁孝。

  前排的是李凤莲,高素云。后排的是郝芝兰,贾桂莲。

  这是初中毕业前夕,我们部分男同学与马玉淞老师的合影。马老师是北京下乡知青。后来上了包头师范。师范毕业后,分配到白灵淖小学(当时叫戴帽子小学,就是既有小学又有初中)给我们代数学。

马老师不但数学教得好,还一专多能。初中当时开化学课,没有老师,化学课也由马老师来上。化学课要有实验,可是一个地处僻壤的乡村学校,哪里能有实验条件。可是马老师想方设法地给我们做一些实验。记得讲氧气一章内容时,为了证明氧气助燃,并且氧气占空气体积的四分之一时,马老师设计了一个实验:在一脸盆里倒入加入墨水的水,在水面上放一个小木片,木片上点上一节短短的蜡烛,然后用一个罐头瓶把燃烧的蜡烛罩住,蜡烛继续燃烧一会儿灭掉,同时脸盆里的蓝色的水在罐头瓶里有一定的上升,上升高度大约四分之一。这个看似简陋的实验,形象生动地证明了两点:一是空气中只有一部分气体可以助燃,这就是氧气;二是空气氧气的体积占比大约是四分之一。

文革时期的教材十分简单,马老师给我们代数学时刻印了许多资料,这大大补充了教材的不足。也为我们后来考学奠定了扎实的数学基础。这些资料我订成一厚本,一直保存着。后来搬了几次家,就再也找不到了。为此,难过了好长一阵子。

大约是1979年快放寒假的时候,马老师回北京过年,那时我和郝耀武正在包头师范上学。我们俩在包头站的小饭馆请马老师吃了顿饭。匆匆见面,匆匆分别。据说八十年代中期,马老师调回了北京。在以后就和马老师失去联系。前些日子李建军去北京儿子家呆了一阵子,李建军还专门到朝阳区打听过马老师的住址,遗憾的是没有结果。

我们愿马老师一切安好,愿我们和马老师再有见面相聚、倾心畅谈的机会。

  这是一张高中毕业前夕的照片。照片上的三位同学是赵玉英,杨美荣,刘莲英。

  这是邬志勇与张仁的照片。两人即是初中同学,也是同村的小老乡。那时的他们青春年少,风华正茂。

  这是初中毕业同学的个人照片。他们是张汉林,邬志勇,王振雄,李建军。

  这是初中毕业前夕,有包头师专的一些实习生在白灵淖初中实习。一个叫魏怀广的实习生,向他们的负责老师请示,用他们学校的大班车拉我们全班同学去五当召玩了一趟。照片就是在五当召一座寺庙前拍摄的。

照片上前排左起依次是李凤莲,杨秀兰,许志琴,马俊仙,高素云,杨桂梅,刘淑珍,郝芝兰,赵玉英。

第二排左起依次是王兰存,刘莲英,马文义,马玉淞(老师),范华(老师)张贵(老师)梁守中,夏俊林,杨秀梅,刘丽英。

第三排左起依次是李金勤,邬志勇,王铮,李永祥,王奋雄,梁治林,王振雄,陈玉文,吕呈亮。

第四排左起依次是郝耀武,王勇,高毅,卢有旺,赵威,武孝亲,支玉国,张汉林,李进(李海龙),李建军。

这是我们这些乡村孩子第一次出游,蓝天白云,青松翠柏,崇山峻岭,加上巍峨辉煌的寺庙,一切都让我们感到新奇。

  这是高中毕业前夕同学的照片。前排戴眼镜的是李凤兰老师。李老师是李凤莲的姐姐。中间的是范秀华和高素云。后排的是王德兰。

  这是刘丽英与刘老师的合影。时间是1972年。刘丽英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是刘老师的高足弟子。1977年冬,大中专考试恢复,刘丽英考上呼市财贸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乌盟丰镇地税局工作。

刘丽英是一个很要强的人,学生时期一直是优等生,工作之后进步很快。1984年,还不到三十岁,就被提拔为丰镇地税局副局长。几年之后就升为局长。由于工作出色,多次被评为内蒙古自治区地税系统的先进分子。1994年第一期《草原地税》刊载了题为《心系税收的人––记丰镇地税局副局长刘丽英同志》文章,报道刘丽英先进事迹。1998年12期《草原地税》12期又登载了题为《理想之路––记内蒙古自治区丰镇市地税局局长刘丽英》的文章。再一次报道了刘丽英的先进事迹。

做学生刘丽英是受老师青睐,同学佩服的好学生。当干部刘丽英是独当一面,卓有成效的好干部。

  这是刘丽英小学时期被评为学习毛主席著作先进分子参加县红代会的照片。

  这张照片是刘丽英任丰镇地税局局长是回固阳看望恩师。时间不详,大约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照片后面的桑塔纳车辆牌照是丰镇的“蒙J”打头牌照。作为一个固阳人,三十岁出头的刘丽英就以局长之尊,回故乡看望老师,也算是荣归故里,衣锦还乡。

  卢有旺即席发言。代表到场和没到场的同学,对刘老师崔老师光临聚会,表示深深的谢意。

  聚会的同学让我也讲几句。我就讲了我的工作经历。1980年包头师范毕业后,分配到内蒙古二机厂子弟学校二机一中工作了八年。1988年被调到二机三中,又工作了八年。1996年调到包头市教委教研室任语文教研员,在包头市教研室工作了二十二年。2018年元月退休。

作教师我是一个受学生欢迎对语文老师,作教研员是一个能够把握高考命题方向的领航者。

一个人,能够把一个家庭经营好,是快乐的;一个人能够为单位服务好,是自豪的;一个人能够参与一个地区的某种工作,并且能够工作的卓有成效,是幸福的。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能够同时拥有快乐,自豪,幸福这几种体验,应该说是十分幸运的。

饮水思源,师恩难忘。如果说我在工作中还算取得了一点点成绩,与我小学的启蒙老师刘桂英老师的教育培养分不开的。

在此,让我鞠躬表达对刘老师的感谢!

  宴席间,同学们畅谈过往岁月,共话师生友情。

  刘老师也讲了送走我们这一届之后的经历。后来刘老师患有脚疾,不能长久站立。于是只能选择改行,后来就调到公社粮食局工作。优秀的人干什么工作都优秀,由于工作出色,刘老师多次被评为行业先进人物,后来被选调到固阳县粮食局工作,一直到退休。

刘老师这一辈子是成功的,也是幸福的。作教师,是受学生爱戴的优秀教师;作粮食局的员工,是行业里的佼佼者。作母亲,也是一位成功的母亲。刘老师共三个孩子,老大崔俊峰,医学博士,救死扶伤,悬壶济世,是给人们身体看病;老二是姑娘,崔丽峰,是法官,匡扶正义,惩处邪恶,是给人们行为看病;老三崔剑锋是市民大厅的主任,更是体现了毛主席的执政主旨––为人民服务。

刘老师的先生崔老师是美术老师,画画得好,字写得帅。白灵淖中学大门口有个高约十米的大照壁,上面的毛主席挥手的巨幅画像,就是崔老师的杰作。

刘老师事业有成,子女成才,儿孙满堂,晚年身体健康,人生之幸福莫过如此。这也是刘老师一辈子以良心做事的福报。

  这是这次参加聚会的同学给刘老师赠送的礼物––清花瓷瓶,上有石榴和蝙蝠图案 ,石榴代表笑口常开,蝙蝠表示幸福满满。瓶子又表示平平安安。礼物虽轻,但表达了所有到场没到场的同学的一份美好祝福。

  聚会之后同学们到植物园的照片

  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需惆怅近黄昏。同学们一个个笑得多么灿烂。

  秋天未必皆萧瑟,垂柳依然绿意浓。只要心不老,人生亦如此。

  这是已经生活在城里的同学回到家乡看油菜花。

  一个个春风满面。

  笑意写在脸上,快乐装在心里。

  看我们多嬲。

  今日聚会只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吕云峰,李金勤,医学界的翘楚。

再过一两年,我们再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