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我去徐州和儿时的同学聚会。要说我们这些同学那可不是一般的同学,同为航天军人的后代,儿时都在东风基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东风小学读书。虽然后来我们不一定都是航天军人,但由于儿时共同的经历,父辈的影响和熏陶,我们却都有着浓厚的东风情节。正是这种情节,让我们不管走到哪里,都深深的带有东风的印记。这次到徐州,有些同学前年在东风基地见过面,时隔已47年有余,有些同学这次见面,时隔已49年有余,差不多是半个世纪了,分别时我们还是童年和少年,再聚时我们已是老年,这样的经历也许只有我们这些第一代航天军人子弟才有吧!但是,我们这些同学不管分别多久,距离有多么遥远,大概是共同的东风情节,总能把我们连接在一起。连续三年来,我们每年都要聚会。去年,儿时的同班同学在苏州聚会,我本来准备去,但由于老岳母患癌症,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只好放弃了,今年聚会,由于我的父母年事已高身体多病,特别是老母亲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让我难下成行的决心,最终经周密安排后才得以成行。为了让我家格格感受我们那一代人的同学情,在格格年满五岁多之际,我和夫人带着她一起到徐州去!

  5月6日,经过八个小时的长途行车,我们于当晚7点抵达徐州。一下车兴兰同学安排的小韩接到我们就直奔住宿的宾馆,同学们一见面,便相互拥抱在一起互致问候,47年或49年的离别,此刻都化作了同学情、兄弟情、姐妹情,说啊、笑啊、跳啊,仿佛又回到了童年的时光。尽管早都过了饭点,可是由于我们的迟到,大家还在等候我们的到来,同学们亲热的围坐在一起。兴兰同学作为东道主和聚会的组织者,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兴兰的儿子、一个小帅哥对母亲组织两次活动发表了感言,赞美我们同学间的真挚感情,我们这代人的情感,能得到他们的高度好评,让我们非常的感动,这其实也正是我带格格来让她体会和感觉的目的。席间同学们举杯庆贺,场面非常的热闹,不是我们那个年代的同学,其他人很难体会到我们这份情感。大家簇拥在一起合影留念,留下同学聚会那激动人心的瞬间,甚至还再一次朗诵«东风---我的故乡»,合唱«让我们荡起双桨»,其热烈和动人的场面,丝毫不比2016年我们在东风基地聚会时逊色。之所有会有这样的场景,因为我们一个共同的名字---东风儿女,都有一个共同的纽带---东风情节,那个夜晚我家格格和我们一起体验了一个充满欢乐、激情和亲情的夜晚。

  徐州是华东的重要门户城市,位于京沪、陇海铁路的交汇处,素有"五省通衢"之称,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因而这里历史遗迹非常多,文化底蕴深厚。在徐州的日子里,兴兰同学给大家安排了丰富多彩的旅游参观娱乐活动,我们先后游览了云龙湖、云龙山、楚王陵、汉兵马俑博物馆、水下兵马俑博物馆、戏马台、龟山汉墓、圣旨博物馆、大龙湖、淮海战役博物馆、燕子楼、文化名村---马庄村、潘安水镇、乡村旅游综合体---墨上集等景点。在游览这些景点的过程中,我家格格对云龙湖、云龙山、大龙湖等风景区印象特别深刻,说那里的山水非常好看,就像在看一幅水墨画,这个比喻非常恰当。因为5月7日游览云龙湖、云龙山时,刚好头一天下了雨,这两个景区有些烟雨蒙蒙的,站在云龙湖畔看云龙山,山势蜿蜒逶迤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如龙在飞舞,站在云龙山上看云龙湖烟波浩渺,一潭碧水灵动可人显秀气。我家格格能这样形容,说明她对美的欣赏水平提高了。5月7日晚上,我和同学张淑敏去看了父辈的老战友、老同事荣光叔叔和阿姨,他们的儿子还是我们一起下乡的知青,如今他们晚年生活幸福,儿孙满堂、其乐融融,荣叔叔还是个多才多艺的人,那绘画书法艺术要点人比呢。我们为他们高兴,衷心祝愿他们晚年幸福、健康长寿!

  5月8日那天,我们同学一行到大龙湖观光。大龙湖身居徐州新城,是以生态为主题兼具休闲、健身、游憇的大型城市中心的滨水绿地。这里的湖面辽阔仿佛与天相接,空气清新可人; 大片的绿地有如宽广的大草原,点点丛林和片片鲜花点缀其中,让人看起来赏心悦目。同学们被这里的美景所深深陶醉,干脆放飞心情,开心的笑啊、跳啊,大摆各种好看的造型,让我又像在东风那样,拍下了许许多多的美图。我家格格和我的同学仝阜的外孙女曦曦被这群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的情绪所感染,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去,两个孩子在碧绿的草坪上唱歌跳舞,同样收获着满满的开心与快乐,那个美好的场景,我家格格至今说起来依然是津津乐道,快活的心情溢于言表。下午,我们一行参观了淮海战役博物馆,当年的淮海大战,是一场以少胜多的战役,人民解放军只有60万人,而国民党军却有80万人,有人说这是一锅"夹生饭",毛主席说我们就是要把这锅"夹生饭"吃下去。于是人民解放军采取吃着一个,围着一个,看着一个"的策略,硬是一口一口的把这80万敌军吃下去了,夺取了淮海战役的伟大胜利。这80万国民党军队,尽系"国军"主力,经历了三大战役后,蒋介石赖以发动内战的主力悉数被歼,焉有不败之理,他的失败只能用历史的必然解释。在淮海战役胜利纪念碑前,同学们凭吊了革命先烈,缅怀了他们的丰功伟绩。

  5月8日晚上,我们一行同学给兴兰过生日举办联欢会。为了这一天能够给兴兰一个惊喜,同学们事先没有告诉兴兰,而是在赴徐州前就对如何给兴兰过生日进行了策划与安排。那天晚上席间,班长代表大家突然提出给兴兰过生日,既让兴兰措手不及,又让兴兰激动不已。同学们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美酒斟上,纷纷发表祝词,频频举杯祝贺兴兰生日快乐。我家格格和曦曦拿出赴徐州前早已精心选择好的礼物送给袁姥姥,以孩子特有的方式祝福袁姥姥生日快乐,那个场面让兴兰很是感动。随后举办了联欢会,班长等几位同学抬出了生日蛋糕分发给在场的每一位同学及兴兰的学生(兴兰退休前是中学教师),大家围站在兴兰的周围唱着«生日歌»,再次祝贺兴兰生日快乐。联欢会上,大家兴高采烈的唱歌跳舞祝福兴兰、庆祝聚会,一首«欢天喜地»载歌载舞后,一行同学又充满激情的朗诵了«东风---我的故乡»,富有情感的朗诵,仿佛又让我们回到了那个充满激情和理想的年代。兴兰的一个学生60岁了,可是那身材、形象、气度和舞姿,让我们这群同学羡慕不已,后来得知他是一所舞蹈学校的校长,怪不得呢,欢乐使人年轻啊!我家格格平时就开朗大方、并且喜欢跳舞,又是幼儿园的体操队员(当时已是成都市幼儿体操团体比赛的两块金牌得主),这个场面她自然不肯放过,开心的走进舞池一展才艺,为大家添彩助兴,博得了爷爷奶奶、姥爷姥姥、叔叔阿姨们的喝彩。当那个校长说要收她为徒时,她竟然一口答应,一幅乐不思蜀的样子; 魏军同学的蒙古舞,那一招一式还真是味道十足呢,大家纷纷叫好。杨丽霞同学能歌善舞,歌声甜美柔和让人陶醉; 仝阜一首«绿色军衣»充满了军人子弟和军人的情感。那天晚上兴兰过了一个充满同学和师生情谊的生日,大家过了一个充满开心和快乐的夜晚,我家格格再次感受了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

  对于游览众多的古迹,由于孩子年龄尚小,很多东西她们还看不懂,并不一定能激发他们的兴趣,但是,那天在游览汉兵马俑博物馆和水下兵马俑博物馆时却非常的投入,那整齐威武的军阵,让我家格格惊叹不已,她转过来转过去的看,甚至还想站在军阵里面去看,似乎是想成为这军阵中的一员,好奇心使她久久不愿离开这里。突然,她站在军阵的对面,大声喊道"立正"! 俨然是这支军阵的指挥官。望着她那滑稽的模样,顿时让我乐不可支。这次参观汉兵马俑和水下兵马俑博物馆,给孩子以巨大的震撼,在她看来那是一支神奇的军阵。八月份暑假期间,孩子的爸爸妈妈又带她去看了秦皇陵兵马俑博物馆后,孩子非常的满足,对这两地的兵马俑博物馆,她都表示非常的喜欢。回来后她问我,中国有几个兵马俑博物馆,我告诉她只有这两个,你都看了,你认为哪个最好看呢?她说两个都好看,只是秦皇陵兵马俑要大些,兵马俑要更多些。这是比较鉴别后孩子所得出的结论。其实,孩子在旅游中学习的相关知识,比在书本上更形象、更直观。游览龟山汉墓时,我告诉格格,关于龟山汉墓的课文已被收入到了小学的语文课本中去了,你明年就要读小学了,以后会学到这篇课文。龟山汉墓建造的非常精巧和复杂,在当时尚没有精密测量仪器的情况下,能做到这一点,依然为今天的人们所惊叹,足见两汉时期的科学技术水平有独到之处。我家格格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似懂非懂的,毕竟还小,但建立起了初步的概念。

水下兵马俑博物馆

  5月9日我们先后前往马庄村、潘安水镇、墨上集等处参观游览。改革开放以来马庄村一直致力于发展经济,富裕百姓,优化人居环境,开展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打造实力、魅力、和谐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现全村已形成“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富裕文明、安乐祥和”的局面,被誉为“华夏文明一枝花”,成为中国新农村建设的一颗璀璨明珠。如今马庄村创建的“苏北第一支农民铜管乐团”,已先后为中央、省、市等各级领导来宾、机关部队、厂矿院校等演出6000余场次,97年参加了中央台的春节联欢晚会,2007年4月应邀赴欧演出并获意大利第八届国际音乐节团体第二名的好成绩,向世界彰显了当代新农民形象。马庄村民的传统布艺玩具小有名气,连习近平总书记去马庄村考察时,还购买了一个回去呢。马庄村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后我们去了潘安水镇,潘安水镇是过去采煤的塌陷区,如今这里四处是湖泊,到处是水景,风光旖旎秀丽,你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当年的潘安,是个到处是深坑,地形支离破碎,大风吹来粉煤灰让人难以睁眼的地方。潘安的变化再次证明,思路决定出路,思路一对只要埋头苦干,就一定能创造奇迹。在潘安水镇我的同学们尽显儿时调皮,玩的特别的开心,那个仝阜、范英志走进了一家酒店,喝的"酩酊大醉",俨然是一对"酒仙"。闫军、仝阜、张学辉拉着"媳妇"回"娘家",那模样简直要让人笑破肚皮,至今每次翻看这些图片都会忍俊不禁。我家格格在这里看到了不一样的农村,楼台厅阁、碧水环绕,还有许多富有乡村特色的玩具,实在是太好玩了,甚至都不想走啦!随后,我们还去了墨上集,那里也很好看,这最后一天的行程非常富有生活情趣。

习近平总书记去马庄村视察

马庄村的书记给我们介绍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情况

  5月9日晚上,同学们就要分手了,卞静同学做东为大家饯行,大家再一次聚在一起互道珍重、相约再见,彼此之间依依不舍。三天的时间里,白天大家结伴游览,欣赏兴兰、卞静、李莉美丽的家乡---徐州,晚上大家唱歌跳舞、尽情喝酒、尽述衷肠、回忆东风、寻找乡愁。三天的时间太短,三天的欢乐不够。席间同学们又显现了儿时孩子般的调皮,范英志和于黎明甚至还玩起来儿时常玩的游戏,嘴里念念有词"一网没捞着,两网没捞着,三网捞起来小尾巴小尾巴小尾巴鱼"! 引得大家哈哈大笑。我家格格也非常开心,她太喜欢这群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了,和其中的许多爷爷奶奶和姥爷姥姥成了忘年交,回到成都后经常说起某位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几乎从没有对不上号,因为我们这群同学富有情感,有着孩子般的童心,和他们在一起充满了喜和乐! 儿时的同学们同为第一代航天军人子弟,我们确实不输情感,经过那片特色地域洗礼和特殊年代的熏陶,我们彼此之间早已视作好兄妹,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东风儿女,都有一个共同的家园---东风,它就像陈年老酒,年头越久味道越醇厚,越让人心醉,越难以割舍。离别的时刻到了,大家相拥相抱,久久不愿分开,共同相约明年成都再见! 短短三天的时间里,我家格格通过耳闻目濡,更加丰富了自己幼小心灵里的情感世界,这正是我们想要达到的目的。我们就是要教会孩子懂得爱国家、爱人民、爱父母、爱同学、爱朋友,爱一切她应该爱的人,让爱充满孩子幼小的心灵。

大家相约2019成都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