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年前——1943年11月18日,常德保卫战爆发。常德保卫战是常德会战的主战场,这场会战是武汉会战之后,中国抗日战场上规模最大的会战之一。整个常德会战历时近2个月,常德城一度失守又收复,中国守军在付出了重大代价后,基本粉碎了日军的作战目的。守卫常德的国军第57师共8500人,战后仅存500人,战斗之惨烈可见一斑。

2015年,我第一次赴常德考察抗战遗址。但那次因为时间仓促,常德许多重要抗战遗址没有走到,留下了遗憾。

2019年9月,我再次前往这座抗战名城对常德会战战场遗址进行再次考察。我对常德的第二次考察,得到了常德市抗战文化研究会的帮助。我到常德后,该会刘树高会长与邹克阳副会长立即赶来看我,因为刘会长第二天还要上班,他们就连夜带我对常德市区的部分遗址进行了现地介绍,次日邹会长又陪同我对其他常德保卫战战场遗址进行了实地考察。本文是在我对常德的实地考察和他们介绍的情况基础上形成的。

作者与刘会长(左)、邹会长(右)合影

  常德历史悠久,在我讲述常德抗战故事之前,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座古城的历史。公元前277年,也就是秦昭襄王30年,蜀守张若“伐取巫郡及江南”,在今常德的武陵区城东建筑城池,所以常德的建城历史可以追溯到将近2300年前。常德史称武陵、朗州、鼎城,曾是七朝郡治、七朝军府、七代藩封之地,辖区远及湘西北、鄂西南、黔东北、桂东北地区,素有“西楚唇齿”、“黔川咽喉”之称。常德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经历了130多次战争,遭遇七次毁城,最后一次就是在常德会战中毁于日军战火。

常德会战概况

1938年武汉失守后,常德成为重庆大后方的唯一物资补给线,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1943年,日军为摧毁第六战区的中国军队主力,为牵制中国军队在滇缅战场上的反攻、迫使集结云南的中国远征军回师救援,同时,也为切断重庆的物资补给线,并掠夺该地区的战略物资,夺取洞庭湖粮仓,实现“以战养战,以战逼降”的战略目的,决心发起常德战役。

1943年10月,日军第11军以5个师团的兵力,以及从其他师团抽调的5个支队加上航空第44战队及辎重战车部队、毒气部队、伪军共10万余人,分3路向湘西北发动进攻,妄图一举占领常德,并威胁长沙、衡阳。中国军队以第六、九战区为主,第五战区配合,共调集21万兵力迎战日军。

中方损失:第六战区损失45000人,第九战区损失15000人,第五战区损失3000人,共计损失6万余人。并有第150师师长许国璋,暂编第5师师长彭士量,预备第10师师长孙明谨等将军于此役中殉国。

日军损失:中国方面统计的数字为4万多人。日军公布的数字为:战死1274人,负伤2977人。但日军公布的数字明显不真实。横山勇说日军18%失去战斗力,按此计算,日军出动了8、9万,应该损失1万多人。

  常德会战恰逢美英中三国元首参加的“开罗会议”举办之际,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在整个抗日战争乃至世界二战中都具有一定地位,常德也因此成为全国十大抗战名城之一。

常德会战,包括外围战和常德保卫战。外围战是20余万国军与10多万日伪军激战。包括桃源、慈利、石门、临澧、澧县、南县、安乡、华容等地的战斗。本文主要介绍对常德保卫战的考察情况。

11月18日凌晨5时,两百余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乘汽艇从石公庙向位于常德东北郊的涂家湖(今属常德市鼎城区)发起进攻,常德保卫战自此打响。驻防常德的是国民党74军57师计8500多人,代号为“虎贲”,在国民党军队中以勇猛善战而著称,师长是余程万中将。守卫涂家湖阵地的是57师柴意新团长的169团1营9连,当天我军击沉日军一艘汽艇、击毙30余人后,日军败退。2天后,9连已经伤亡了一半,但进攻的日军却是越来越多。尽管守军奋力搏杀,甚至屡屡跳出战壕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但还是没能迟滞日军太久,涂家湖阵地终陷敌手。

考察河洑山战场

河洑山位于常德市区以西8公里,地处沅江北岸。邹会长亲自开车带我到这里考察。河洑山是常德西郊的制高点,现在这里是国家级森林公园。河洑山属低丘岗地,共有大小山头56个,纵横沟谷42个,海拔高度为38~115.7米。

河洑山抗战遗址位于常德军分区所属的民兵训练基地东侧山上。在民兵训练基地靶场东侧,有一个高近20米的小山,靠近靶场的山脚做了混凝土覆盖。这座小山属于河洑山的一部分,其东面约1公里就是常德市委党校。

这座小山就是“河洑山战壕群”所在地

我们从靶场边沿小道上山,步行约80米,在小道东侧有一个地堡。地堡高1.5米、宽5米,厚约0.4米,为混凝土结构。地堡上方有一块黑色石牌标明“湖南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常德会战雕堡群—美女峰地堡及掩体”,落款是“常德市人民政府2012年10月立”。这个地堡位于山脊东侧,其主射击孔朝向东面,主要用于防御东面之敌。由于这个地堡不在敌人主攻方向上,所以未受战火破坏,目前仍保存完好,地堡入口旁还有一个石牌,据上面的文字介绍,这些地堡是常德会战前的1943年9月修建的。

美女峰地堡及掩体

在“美女峰地堡”西边30多米处,有一段战壕,这里的山脊呈南北走向,北高南低,战壕位于山脊西侧下方约6、7米处。在战壕上方立有一块黑色石碑,内容是“湖南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常德会战碉堡群—河洑山战壕群”。

河洑山战壕群石碑

现存战壕最深处1.2米,掩土厚1.5米,壕沟宽0.8~1.2米。可见当时这条战壕主要是防御来自西面之敌。

作者在河洑山战壕群考察

山上有座小亭子叫樱花亭,是日本民间组织中日友好长江会于1993年捐赠的,日方还在这里种了20多株樱花树。

樱花亭

在战壕北边30多米,还有一个地堡,这个地堡大部分已经在靶场建设中被埋没了,现在仅能看到其顶部和入口处,地堡射口对着西面。

河洑山地堡上方与内部

在美女峰山顶上有一座建筑叫作“劲松堂”,是1995年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时当地政府建的。劲松堂里常德保卫战的图片展,大厅中的沙盘反映了河洑山周边地形。河洑山现存战壕3公里,从此向东北再向东南沿山势而建呈现半圆形。

劲松堂

进攻常德的是日军第116师团,该师团1943年5月才从乙种师团升级为甲种师团,到中国的第一仗就是常德会战。

  该师团先头部队第120联队,加上独立山炮兵第2联队配合,向常德西郊的河洑山进攻。河洑山守军系57师杜鼎团长所辖第171团第2营,营长袁自强率500多人抗敌。

11 月 20日,日军步兵500多人,骑兵百余人,在三架飞机掩护下,与守军打了一天一夜,日军共发动7次进攻,不仅损兵折将,而且毫无进展。

22日,日军增至三千余人,集中大小炮十多门,对守军工事连续轰炸,紧接着采取整排整连波浪式密集冲锋的战术,对守军阵地进行猛攻。守军官兵与日军血拼肉搏,反复争夺,伤亡近三分之二。23日,日军继续发动大规模进攻,出动飞机12架,上午10时许河洑山失陷。守军2营除几人逃出外,阮营长暨全营500多守军几乎全部阵亡,日军也在此陈尸数百。

常德会战中的57师机枪阵地


考察太和观

太和观位于美女峰西南约600米的山顶,从民兵训练基地出来,向西南仅百余米,就是太和观的山门,拾阶而上,山上的道观就是太和观。

太和观山门

太和观始建于南北朝,史上几经破坏,为湘西北的名胜古迹。太和观不仅与河洑山主阵地距离不远,而且这里居高临下,可以俯瞰沅江。常德保卫战打响前,57师指挥部就设在此。

太和观正殿前

太和观白云纠缦,苍天映屏,钭阳古道,福地洞天。杜牧、赵孟、刘禹锡、田雯、唐祚培等名人,都曾寓居太和观,并留下了“夕照烟浮雅背黑,野圹送香花正红”等许多流传至今的名篇佳句。据说千百年来香客络绎不绝,晨钟暮鼓,争先顶礼膜拜,香火鼎盛,终日烟雾缭绕。这里也是中共湘西特委的成立地。太和观及周围所有的殿宇堂祠,在常德会战期间被日军的炸弹和燃烧弹毁于一旦。现仅有太和观前的大石龟是见证了当年战火的原物。

考察德山战场

德山位于常德市区东南8公里处,处于沅江下游,与常德城区隔沅江相望。

邹会长开车到德山乾明寺前,我们从这里徒步上山。我们首先到了德山的孤峰岭,这里是德山和常德城南的制高点,可以瞰制沅江和长沙至常德的公路,是控制常德陆上和水上交通的要地,也是常德东南方向的重要屏障,军事价值十分重要。

从孤峰岭眺望沅江和常德市区

孤峰塔是德山的地标建筑,座落在与常德城隔江相望的德山孤峰岭上,远远望去十分醒目。原孤峰塔始建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初名“文峰塔”,与北岸笔架城遥相映衬,象征常德人杰地灵,文运昌盛,后毁于战火。当时的孤峰塔高16米,底部直径3.5米,砖石结构。现在的孤峰塔是上世纪80年代重建的,1988年春竣工。现塔比老塔大一倍,塔高32米,直径7米,为八面七级,乳白塔身。

孤峰塔

常德会战期间,负责指挥第74军和第100军的王耀武,考虑57师守卫常德的兵力单薄,特意于战前将100军63师第188团调归57师指挥,负责守卫德山。

  11月21日,日军第68师团户田联队四千多人,分两路进犯德山。

188团团长邓先锋在日军发起进攻仅仅一天便擅自带领部队逃跑。这样守军仅剩下57师169团3营 8连和188团由一个副营长带领的二百多人。日军集结于十倍于守军的兵力,发动多次进攻,经反复争夺,终因众寡悬殊,11月23日夜,德山失陷,守军除100余人突围外,其余全部壮烈牺牲。

日军占领德山,从而封闭了常德守军的退路,也阻断了援军前往德山的道路。德山失守,也使常德城守军失去了重要的犄角支撑,也把唯一剩下的对外联络通道切断了,常德从此处于日军四面包围之中。

从乾明寺眺望孤峰塔

后来中国援军驰援常德时,首先在德山与日军交战,这里再次成为中日激战的战场,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