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20年清明节之际,谨以此文缅怀所有在国土防空作战中牺牲的人民空军英烈——他们的丰功伟绩世代传颂!


  

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空军和台湾国民党空军经常窜犯袭扰我东南沿海地区,我国上海等重要工业城市受到安全威胁,沿海人民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为捍卫东南沿海领空安全,夺取福建、粤东地区制空权,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兵部队奉命进驻江苏、浙江、福建等东南沿海机场,开展国土防空作战。


1959年3月,空15师师长吕茂堂、政委李道之率领45团1、2大队和43团2大队(编入45团3大队) , 入闽轮战。


1959年7月5日7时许,大队长王文炳8架战斗机从龙田机场由南向北,面向马祖岛方向起飞,敌机立即从台湾起飞,并贴近海面等候,我雷达未能发现。当我机起飞爬高时,敌机突然升高,向我机偷袭。7点21分,第一梯队王文炳8机与敌遭遇空战,第二梯队2大队周吉8机因起飞较晚,只有2中队与敌机遭遇。第一梯队与敌空战6分钟,8人均进行了空中格斗。当王文炳超低空追敌至闽江口外上空50米高度时,被地面炮火击中,飞机坠入西犬岛附近海域,王文炳壮烈牺牲。


战斗结束后,部队在福州文林山烈士陵园为王文炳烈士建立了纪念碑。师政委李道之在其墓碑上题写“捍卫领空,为国捐躯”,以表对烈士的敬意。

  由于西犬岛为台湾军队占据,台军很快将飞机残骸和王文炳的遗物打捞上岸,并大肆宣传。据报道,王文炳的遗骨被埋葬在西犬岛沙滩上。

  1959年7月7日,台湾《中央日报》报道。

  以下是台湾报纸的摘抄:

墜海匪空軍裝備業已空運來台

匪飛行員屍體已予安葬

匪軍裝備窳劣證明共匪必敗

【本報訊 】匪軍裝備之窳劣,落後與破爛,已證明匪軍之必敗。

五日上午在西犬島上空被我擊落之匪米格十九之匪空軍王文炳,經我軍救起後,不久即傷重斃命,其屍體已就地安葬,其所有裝備業已空運來台北,于昨日陳列于國防部簡報室。至于墜海的匪機殘骸,刻仍由西犬島守軍予以打撈中。

參謀總長彭孟緝上將昨天下午曾率記者群前往參觀王文炳身上所遺留之裝備,計有白色降落傘壹個、抗G衣碎片壹塊、降落傘坐墊壹方、橡皮救生舟壹個、坐墊壹個、膠質槳壹袋、棉墊壹個、深黃色信號袋壹個、急救包壹個、匪軍官身份證壹個。

......從其身上所得之文件“軍官身份證”中,證明此匪軍名王文炳,山東平度人,系民國十七年元月生,其番號之代號爲二七三五部隊、壹支隊、二分隊“大隊長”,“官”階則爲“大尉”,其身份證之編號爲民字○五二○九六,系于民國四十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授予的“大尉”“官階”,其司令員爲劉亞樓,“副政委”爲吳法憲,在那張身份證的封底貼有他孩子的照片,封底裏尚貼有他妻子抱了壹個女孩的照片。

  台军打捞收集的王文炳遗物。

  王文炳是什么样的人,他是哪里人,他所在的部队又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呢?


王文炳,1928年1月出生于山东平度府君庙村。1946年5月参加人民解放军,194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胶东军区4旅9团战士,华东野战军9纵27师81团副班长、班长、副排长、排长、副指导员。1947年9月,在鲁中阻击战中立三等功;1948年3月在周村战斗中再立三等功;同年9月,在济南战役中,冲破敌人封锁线,占领制高点,阻止敌人反扑,又立三等功。由于作战勇敢,王文炳被送入第三野战军27军教导团学习,重点培养。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人民空军也随之诞生,王文炳响应号召,积极报名参加空军飞行员的选拔。

  1950年8月,王文炳被批准入空军长春预科总队,同年11月入空军第5航空学校,1951年7月毕业于该校2期甲班。任空15师43团飞行员、中队长、副大队长。

  空15师前身是新四军第7师皖南支队。“皖南事变”爆发后,少数部队经过浴血奋战突围,在安徽皖江地区高举抗日反顽大旗,开展游击战争,不断发展壮大。1945年9月,为适应大兵团作战和大量开灭敌人,皖南支队奉命北撤,在江苏淮阴地区进行整编,改称为新四军第7师20旅,下辖58、59、61团。1946年11月,20旅在梁金华、马长炎、黄先领导下,调归第6师建制,改称17旅。1947年1月上旬,中共中央决定组建华东野战军,17旅改番号为华东野战军6纵17师,下辖49、50、51团。在6纵首长王必成、江渭清、皮定均领导指挥下,17师历经枣庄、淮阴、涟水、莱芜、孟良崮、临(朐)南(麻)、郓城、豫东、淮海等重大战役战斗;1949年2月,17师改编为第三野战军第24军71师,原3个团分别改编为211、212、213团,参加渡江战役、大别山剿匪,先后涌现出“渡江功臣连”、“智勇歼匪连”、“爆破英雄”张树才、“渡江第一人”张兴等一大批英雄典型,为中华民族的解放、新中国的诞生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1950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71师师部奉命改编为中南军区空军预科总队总队部,所辖第211、第213团营上机构改编为总队第1、第2团团部。

1951年1月,中央军委批准,中南军区空军预科总队总队部及所辖1、第2团,整编为空军第15师师部及空军第43、第45团(参加抗美援朝时番号加冠“志愿军”)。

  1952年1月12日,志愿军空军第15师师长黄玉庭、政委崔文斌率师部和第43、第45团进驻辽东大孤山机场,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在3月20日的空战中,第45团副团长林广山、1大队大队长樊玉祥各击落美机1架,飞行员孙忠国击伤美机1架。至5月中旬, 共战斗出动638架次,与敌空战7次,击落美机11架、击伤3架。5月17日,该师撤回二线改装米格-15比斯型飞机(原装备米格—9型飞机)。12月5日,该师第二次参战。1953年1月,45团李世英、阎清水、宋义春、蒋道平组成的飞行中队,创造了长、僚机同时击落美机的范例,取得11次空战击落击伤美机14架,已方无损失的出色战绩。4月7日下午,43团飞行员韩德彩击落美国空军“双料王牌”飞行员H.E.费席尔。4月12日,45团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国空军王牌飞行员J. 麦克康耐尔。


在抗美援朝作战中,该师共击落美机51架、击伤16架,己方被击落飞机41架、击伤37架,牺牲飞行员15名。45团1大队2中队荣立集体一等功。涌现出“二级战斗英雄”韩德彩、蒋道平、吴胜凯。

韩德彩 空43团飞行员,击落美机5架(F_80飞机2架、F—86飞机3架),以击落美空军“双料王牌”飞行员费席尔著称。荣立一等功2次,二级战斗英雄,朝鲜授予一级国旗勋章、二级独立勋章、军功章。后任南空副司令员,1991年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

蒋道平 空45团飞行员,击落美机5架、击伤2架(均为F—86),荣立特等功1次,二级战斗英雄。后任空4军副军长。

吴胜凯 空43团副团长,击落美机4架、击伤1架(均为F—86),荣立一等功1次,二级战斗英雄。后任空军军长。

  空15师抗美援朝空战牺牲飞行人员




郭武魁 ,空45团飞行员。1952年4月22日在空战中牺牲。


亢启堂 ,空45团飞行员。1953年1月14日在空战中牺牲。


邱 玺 ,空45团飞行员。1953年1月14日在空战中牺牲。


江晓荣 ,空43团中队长。1953年1月21日在空战中牺牲。


刘玉英 ,空43团飞行员。荣立三等功4次。1953年1月21日在空战中牺牲。


钟元进 ,空45团飞行员。1953年2月2日在空战中牺牲。


贾广和 ,空43团团长。1953年2月2日在空战中牺牲。


陈 旭 ,空43团飞行员。1953年2月14日在空战中牺牲。


尹华荣 ,空45团中队长。荣立三等功3次。1953年2月15日在空战中牺牲。


房福堂 ,空45团中队长。击落美机1架、击伤2架,荣立二等功2次。1953年3月14日在空战中牺牲。被追认“一等人民功臣”。


张祖明 ,空43团领航副主任。荣立二等功1次。1953年5月9日在空战中牺牲。


梁祥久 ,空43团中队长。击伤美机1架。1953年5月16日在空战中牺牲。


鄢明泉 ,空43团飞行员,1953年5月26日在空战中牺牲。追记三等功。


樊玉祥 ,空45团团长,击落美机3架、击伤1架。1953年6月22日在飞机受伤迫降中,为避开朝鲜群众,壮烈牺牲,被追认为“一等人民功臣”。


孙福山 ,空43团飞行员,1953年6月30日在空战中牺牲。


(另,空45团副团长林广山,击落美机1架,1952年8月2日改装米格—15比斯飞机训练时牺牲,被追记一等功。)

  作为这支英雄团队中的一员,王文炳虽然只飞行了几十小时,面对参加过二战、飞行了上千小时的美国飞行员,无所畏惧,多次驾机升空作战。1953年4月17日,王文炳在空战中击伤敌F-86飞机1架,这是他的首个战绩。


一个多月后,他又获得了战机并取得了战绩。

  1953年6月7日,空43团2中队由宽甸经连山关下滑至大堡机场北30公里,高度12000米时,中队长机王文炳视本中队队形完整,即报告本团长机李春贵,主动担任掩护。至基地附近时,师指通报机场上空有敌机,王文炳命令编好队,加强搜索,注意左前方的警戒。高度降至7000米时,发现左前下方有1架飞机,王文炳即率队飞去。高度降至4000米时不见该机而发现有高射炮弹爆炸的黑烟,王文炳估计该处有敌机,就又率队飞去。当高度降至3000米左右,王文炳在前方高射炮弹爆炸的黑烟附近发现F-86飞机1架(实际在左前方还有1架,两架敌机的间隔较大),即一面报告师指,一面以大速度接近敌机,并令僚机组进行掩护。当接近至距敌机450米~500米时,开炮射击,将敌击伤。敌被击伤后急左转,王文炳因速度大冲了过去。六号机张德荣见敌未被击落,即迅速左转由内圈切入,又连续向其射击两次,将该敌机击落,在敌机未坠落前,八号机刘安又向敌开炮一次。僚机组在掩护长机组攻击时,七号机乔华楠发现了左前方的另一架敌机,即左转向敌攻击。敌发现后拉斜斤斗企图摆脱。 乔华楠也立即拉斜斤斗,迅速接近了敌机, 占据了有利的攻击位置,在倒飞状态中, 距离250米左右,一次射击将敌击落。


战后王文炳提升为空43团2大队大队长,记二等功1次。

王文炳和他的战友们

  1955年9月,王文炳被授予大尉军衔。

  1956年8月,王文炳与宋春枝结婚。

  2019年11月,王文炳烈士的儿子王国庆辗转联系上了原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韩德彩将军。韩老听说是王文炳烈士的儿子,就说了一句话“来看我,我有话要讲。”同时让身边的人用手机传了一张他与王文炳的合影。

  王国庆也将珍藏的一张照片,发给了韩德彩。韩老说这是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的合影。

  左一为韩德彩,左四为王文炳。

  2019年11月,王国庆专程到北京昌平小汤山,在空军航空博物馆英烈墙前凭吊父亲王文炳。

左二为王国庆。

  2015年出版的空军英模团队故事画传丛书《李世英中队》有王文炳事迹介绍。

  王文炳二等功立功喜报

  《中华英烈网》王文炳烈士资料

  王文炳的妻子宋春枝已去世,他们的女儿王金萍、儿子王国庆最大的心愿就是将王文炳烈士的遗骨从台湾当局控制的西犬岛(现称西局岛)迁回老家,这也是王文炳生前战友、亲属的期盼。

王文炳烈士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