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的饥饿,比精神的饥饿,来得张狂些。味蕾的记忆,只有回归故里,才能得到慰籍。思念的味道,其实,也有水土问题……我芳菲时代感言

  2019.11.17 周日 山东银滩 阴天


  今天周日,蜗在山东银滩银龙湾的电子阅览室继续看《跟着三毛去旅行》。快速闪读了德国和撒哈拉大沙漠两个章节。今天带着香蕉、橘子和常德群主王蔚兰昨天给的桃子,准备在文字里足足泡上一天。邀约的常德老乡菠萝蜜和她老公看了一会书就折回房间做饭去了。我读到下午三点半,就觉得饥饿开始袭来。昨天在阅览室没吃没喝都不觉得饿,今天吃了喝了反而觉得饿,也许是朋友回去做饭吃的心理暗示,以及书中三毛品尝的吃货刺激了我的味蕾。反正,肉体的饿,比精神的饿,来得磨人些,象无数幼虫在肠胃里造反,在无声胜有声的控诉呐喊。我起身奔门前的集市,10元4斤的扇贝,我提起就奔房间而去。

用自己味蕾的记忆,做山东大海的扇贝,一定好吃。

山东扇贝的吃法,除了连壳带肉地蒸,还是蒸。牡蛎也这样吃法。浩浩荡荡一大锅,毛多肉少,堆积如山状,斯文着只能吃上几个,总不过瘾。没有谁教我,我就拿手术刀,将鲜活的扇贝活杀取肉,也有一小碗。洗净,下油锅,下蒜泥姜末辣椒面爆炒,加水后下绿豆粉,加点味极鲜出锅。然后炒份不知名字的青菜,配上一杯蓝莓酒,就着一碗辣椒酱,一个人的小资情调就出来了。楼上的菠萝蜜给我送来一碗红枣、山药、黄豆等用破壁机熬煮出来的营养羹,我的味蕾全然开放,就这样舒爽地品咂山东。

这种吃法,已经很多次了。上次冬玲和一帘幽梦见我把牡蛎活剥,只要肉肉红烧伴豆腐,就大呼湖南吃法真过瘾。山东的蒸蒸吃法,吃着吃着就凉了,手舞足蹈大半天,肚子里还没吃到多少,很不解馋。

我吃螃蟹,水煮,放青椒筒,生姜,蒜丁,酱油等,都入味。呼啦啦,一次一个人干掉12只,吃得嘴巴肿红。

吃海洋星星,也这样弄,很情调。说实话,星星即使配浓辣,也很腥味,象生吃骨髓般,很不忍。

我这种南方吃法,就被山东启胜装饰公司的吕美女问及南瓜怎么吃?我说红烧南瓜呀。她张大嘴巴睁圆眼睛说,我们就只不油不盐地蒸着吃,玉米,芋头都这样蒸吃。你们还红烧呀?怎么红烧?我说用油翻炒,然后水煮,加点蒜泥或葱花的,当然加盐不可少。她越发张大嘴巴。其实,我是胡诌八扯,最不会做饭的了。反正,我味蕾的记忆,都跟我闯山东。山东的啥子菜,我全部用南方做法慰劳咱南方的胃。辣椒是标配哦。

一个东北朋友,饶有兴致地问我湖南红烧多宝鱼怎么弄?红烧沙滩鸡怎么弄?我详细讲解,听得贵人一咋一咋的。奇怪了,我南方的味蕾,激发出来的南方香味,竟这样传神甚至传奇北方。我不管什么鱼,哪怕是美人鱼,都是青椒红烧,辣椒必配,不辣不湖南。

南方和北方,味蕾是不一样的记忆。

南方和北方的爱情,也象味蕾一样有铭刻于心的记忆么?

看到同楼福建武夷山的朋友,他们夫妇晚餐是一锅水煮青菜再无其它。

前几天去银龙湾一福建珍子姐姐家里吃中饭,她说今天就把你们当羊喂养,全部海鲜下青菜。她菜园里种着萝卜青菜一大堆。羊肉,爬虾,对虾,螃蟹,香菇,豆腐,粉丝……都在锅里炖,热气腾腾,热闹开怀。

前几天去甘肃朋友家吃叄饭,面粉和大米加盐煮成很细软的饭。

呵呵,在山东银滩,你带着味蕾来旅行,可以吃遍全中国。不一样的吃法,不一样的味道,但却是一样醇厚芬芳的友情,味道很祥和中国一家亲的美滋美味……

  在银龙湾这样的阅览室里看书,绝对是一种超级享受。特别是诺大的屋子里,只有一个我时,那种王者归来有江山的感觉,真是太奇妙。在书中徜徉、奔跑、翻滚,随我恣意挥洒。我是我自己的王,我眼里有沙滩,心中无沙漠。尽管看着三毛非洲的撒哈拉大沙漠,尽管知道非洲在很远的地球那一端,尽管知道有人去那里掠影猎奇掠财富,但贫穷和赤脚,缺水4年洗一次澡的生活模式,让流浪地球的狂野又会多一层神秘色彩。

  书中的世界要么久远,要么遥远。反正都是远得却能在书中用指尖触摸。抬眼一望,现实中的银龙湾广场却是那么近,那么生动有趣,那棵高高的银杏树,象挑染似的叶子,很模特范地挺立我眼中,给我温馨和温情。它就象一个爱人,用爱的眼光照射我,让我觉得时光如此静谧,岁月如此穿透,人间如此美好。

味蕾里的,记忆里的,都是那么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