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尔樱

旧梦里的旗袍


文/尔樱


清朝和民国的藕断丝连是旗袍

战乱和流离把丰乳肥臀变细腰

硝烟颠沛里你一骑绝尘而去

枯窗残照里我剪断青丝出逃


上一个生死让诗词歌赋尽消

倾城之恋是来世诵吟的曲调

冷绝的世道把尘缘挚爱清剿

梦境轮回时你透过烟火浅笑


难平心潮 往事涌起骇浪惊涛

余情未了 今生不忍轻易舍掉

穿越时空我裹一袭古典妖娆

历史的碎片铺陈在西风古道


途经现世安稳的任意拐角

前尘风华藏于婉约的旗袍

只怕鳞次陌生的滚滚红尘

读不懂封存百年的一箱书稿


你期许我一个遗世拥抱

步履被心中的挽歌感召

前世今生旧梦终于难了

牵念在映日微雨后久久飘摇


我是旧梦里婀娜三尺的旗袍

从芳草萋萋寻觅到春寒料峭

仪态万千只为在你眼前盛开

挣脱束缚把沧桑的年代抹掉


临摹的装饰画今天收笔。昨晚昏昏欲睡的头疼和今早半梦半醒的迷离中为这幅画码了这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