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同窗

曹卫


我们来自相同的世界

那时候

还只是一群懵懂无知的少年

本以为叛逆是自然的蜕变

逃学翘课是自我个性的展现

谁曾想

那只是一厢情愿的谎言

一种荒诞不经的表演

转眼间

就过了初中的三年

那是99年的夏天

第一次感受到查分后的喜悦

落榜后的失联

第一次经历了人生中的集体道别

一张张熟悉的脸

一双双亲切的眼

通通成为记忆深处的碎片

时光一晃二十年

我们这群调皮捣蛋的少年

都已经成家立业

不管在哪个地方做贡献

不管成为哪个行业的领先

你们是否还记得

学校里风雨天的屋檐

语数外 数理化

老师讲台上各自不同的容颜

还有没日没夜拼命学习的小半仙

长兴中学的同学

如今学校已经搬迁

校园一角荒草重现

这一切

告诉我们已经分别了很长的时间

相互间是否还有想念

老师们是否还矫健

尘封的记忆一幕幕再现

只能在情感里沦陷

亲爱的同学们

广播体操不需要再操练

晦涩难懂的古诗文

枯燥的读书声

难做的电学题

总被公式绕晕的溶解度溶液质量分数

大部分都成为了恩师的赠言

封存在了二十年前

我们这群老同学

何时能再次相见

坐在昔日的课桌前

重温相互间的依恋

那也是我们人生中最宝贵的一页

我们这些长兴学子少年

光阴似箭

未来的二十年

能否携手共勉

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明天

再见吧

同学少年

不能真的不见

友谊长存 天地可鉴

云和鸟

你是天边的云

我是海边的鸟

你轻轻地飘一飘

就是我的千里迢迢

你是天边的云

我是海边的鸟

我想追着你跑

你却永远那么高

你是天边的云

我是海边的鸟

纵使我振翅向你靠

也只是在海湾里逍遥

云啊云

你洁白无瑕的美貌

能让整个大海抑制不住心跳

我担心海水会冲上云霄

我害怕它会把你吓跑

云啊云

你经不起海水的骚扰

悄悄的开始躲逃

我站在崖壁上远眺

却感受不到你的心跳

我奋力扇动翅膀

飞向大海深处寻找

可是茫茫海潮

相隔着的是天涯海角。。。

乌篷船

曾经的乌篷船

摇曳着水乡人的梦想

可以出阳关

可以载米粮

阿哥是船的桨

阿妹是船的心脏

船舱里有爹妈的愿望

船舷上有生活的希望

乌篷下有对爱的畅想

如今的乌篷船

静静的停泊在小河塘

阿哥不再摇船歌唱

阿妹不再船头凝望

偶尔

载上陌生人

在静波的河面上回旋

空荡荡的船舱

油亮亮的身段

再也激不起负重前行的水波浪~~

《金刚结》

金刚结

人生的线

百转千回在一点

金刚结

佛祖的险

破除万难伏妖孽

金刚结

心有禅意能渡劫

仁波切

上万年的魔练

层层叠叠

金刚结

谁在心心念念

谁在佛前依恋

仁波切

菩提正果岁岁年年

小水珠的忧伤

原本是杂草丛中

一滴露珠儿

有很多的小水珠

在一起做伴

可我羡慕那丛林间的小河塘

总以为河塘里的同伴

凝聚在一起才有力量

于是

我不惜让自己蒸发

通过手段成为想要的模样

可当我真的来到了这个地方

却感觉并不舒畅

在相互的挤压互不相让中

渐渐失去方向

我被淹没在了水中央

于是

我又羡慕起那远方的海江

总以为大海的宽广

长江的奔放

才是我的理想

我不惜再次蒸发

赶往下一场

在落入江河源头的一刹那

以为到达了彼岸

可很快又陷入迷茫

我只能在大家的簇拥下

不停的向着大海的方向流淌

没有歇脚的时光

不能左顾右盼

个人的理想在大的浪潮中成为奢望

渐渐地

我开始随波逐流

失去反抗

这时

我还以为如果成为海浪

就能改变现状

再无人抵挡

终有一天

在疲惫不堪后到达了海疆

原本以为

从此能再无羁绊

可以肆无忌惮。。。

但是

大海的雄壮

那力挽狂澜的力量

很快将我融化

由不得思量

此刻

我才想起了最初的起源

想起了河塘里的伙伴

还有那同行的兄长

他们早已不在身旁

我是不是离开的太远?

是不是忽略了最初的志向?

是不是忘记了最最重要的陪伴?

是不是耗尽了那份渴望得到的温暖?

略有感伤。。。

发表江苏太仓曹卫写的诗词,是他精心写作,希望有曹家本宗族有人给他配曲。他不是让我为难,而是更显曹家有才者,很让我感动的曹卫年纪轻轻,爱家族,深知曹家文化高大博扬,想必也有宗亲站出来应答曹卫请求,不甚感谢!———本网编辑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