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忽晚 余干已秋 心念醉美

2019.11.16 阅读 740

  金秋,随三清媚踏上寻找万字梨的文学之旅!这次采风在鄱湖之畔、鱼米之乡的余干。汤源镇吃汤圆,品万字梨,听会长讲述文学庄园建成史,着汉服夜游河埠风情老街,吃鄱湖十月肥鳜鱼。有幸与“小小说之父”刘老师以及旅游大咖郭老师零距离接触,听大咖们创作历程及经验分享。二位大师的精彩分享,颇有感触:虽为大师,但为人言谈举止谦虚低调,他们有一个共同经验之谈:无论何种起点,只要多写多练,积累就有成绩。二位大咖的讲解令文学会成员多次爆发掌声。

      余干县,隶属上饶市,土地面积2331平方公里,人口108万。《通典》记载“越之西界,所谓干越,越之余也”,《旧唐书·地理志》:“古所谓汗越,隋朝去水” 。在各级政府的扶持及全县人民的努力下,该县获最具绿色(旅游)投资价值城市、全国纳税人满意度调查先进县等荣誉;2019年4月退出贫困县。同时,文学庄园在毛会长的带领下进驻风景秀丽的汤源,并迅速成为文学爱好者的网红基地,吸引全国各地文学大咖们云集此地交流采风。

      采风同时品尝了余干特色美食:鄱阳湖金秋10月肥鳜鱼,及鄱湖畔鲜嫩的藜蒿腊肉,土鸡鸭,南瓜粿(酱)还有童年的记忆万字梨。书记带三清媚文学爱好者着汉服,参观了集民俗,文化,旅游,美食的河埠风情老街。夕阳余晖下,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突生一份温情!余干是我出生的地方,也是爸爸妈妈下放的地方。只是太小没什么记忆,2岁就随爸妈回上饶。黄金埠这边的余干话,我虽然不会说,但全听得懂。也许胎教听多了,也许对余干的邻居同事们说话特别留意,反正爸妈从不会说余干话。这次来余干,冥冥中在为爸爸妈妈找回最美好一段青春岁月!从汤源到黄金埠再到河埠老街,特别在灯光璀璨河埠风情老街,与众三清媚姐妹着汉服逛着,成了老街一道风景,老街乡邻们拥促出门看我们的热闹,他们笑着说着余干话,在讨论我们这帮游客。听着熟悉的乡音,恍然之间有穿越之感,并非穿越到“余汗”改名‘余干”的汉朝,而是回到爸妈年轻时候的青春岁月。

       妈妈从上饶下放到余干,爸爸从赣州下放到余干。两个不同城市的年轻人在余干认识了。妈妈喜欢看1.78的爸爸打篮球,经常坐在篮球场里为爸爸加油,她是他的忠实粉丝。妈妈是广播员,天生一副好嗓子。因为歌唱好,在上饶一中读高中时被江西广播电视台(现省电视台)选去工作。后来,他们结婚生下我,然后全家跟我妈一起回上饶定居。因爸爸搞摄影,在下放期间拍摄了余干很多照片,我对余干的印象来自与那些旧照片。  当时劳动人民的背景大都是开阔平坦的稻田,麦浪滚滚的那种,配合照片主角知青们劳动时溢于言表喜悦的表情。

         而今天,我眼里的余干,完全一个秀气温婉的江南风情小镇模样:白墙黛瓦,配上街道两边四季绿植鲜花。唯一40年来没有改变的是乡音。爸爸除了把余干的照片带回上饶,同时也带回了余干当时最流行的血吸虫病,也因肝癌永远离开我们家人。现整个余干县完全灭绝了血吸虫病,已经成为了历史。而当年的年轻的广播员,现在已经无法说话,冷暖温饱完全由他人掌控,植物人状态已经三年。今天恍然有种使命,替爸爸妈妈再次回到他们曾经播撒青春,相识相恋的地方。

         远眺河边山坡,夕阳下,眼前的世界被裹着一层金色光芒,所有游客的人身上披着一层柔和霞光,秋天的黄昏竟如此美好。河堤上的那一刻,时光似乎凝固了,心也化了,心里满满的温暖!

夕阳美景尽收眼底那一刻,瞬间释压豁然开朗!这就是生命的意义!

金色霞光铺满整个天空,河面及两岸被夕阳拥抱

为寻找拐枣的清甜,寻回一份童年的记忆,驱车来到余干汤源镇

当地人称拐枣,含丰富的糖,可生食、酿酒、熬糖,常用白酒浸泡“拐枣酒”。站在拐枣树下,随时可能有熟透的果实落在地上或身上。

文学庄园里热闹的下午茶,听文学大咖分享写作心得

书法艺术文学交流(图片来源于三清媚)

书法艺术文学交流(图片来源于三清媚)

书记带领大家汉服赏街景

汉服

汉服

美景令人陶醉


美景令人陶醉

街景

街景

街景

街景

街景

街景

街景

自然古朴简单的小屋

会议室

文物

文物

随处一景

柴火🔥做饭粒粒香

上了贵客礼遇:鄱阳湖十月最肥的鳜鱼,鄱阳湖边鲜嫩的藜蒿炒腊肉,红烧肉……小二有话:客官不要看红烧肉,那不是最贵,贵的是红烧肉里香气四溢口感视觉都像是笋干的配菜~芋头花干!当地售价200元每斤。


汤圆(源)村吃汤圆


茉莉姑娘亲手包制的汤圆

品当地特制茶

  小二有话:老板今晚不在小二做主,客官尽管喝,酒水统统五折!


为相聚余干干杯🍻!

深深祝福这片生我养我的地方,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人民安居乐业,幸福生活!也希望文化庄园的文学精神传播全国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