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6 周六 山东银滩 晴

  今天天气很好,早晨和江西的李莉、甘肃的张彩儒,三个娘们一台戏,去海边玩日出,玩海玩沙滩,玩人生芳华。把能上身的夏裙都翻出来,在海边晒。哈哈,蹦呀,跳呀,歌呀,舞呀,搅动太阳不得多打几个翻滚,惹得浪花飞得更欢实。一番国际T型台走秀范,把自己扎实“演”了一回。大海都笑翻了,太阳笑眯了眼睛。这份疯狂的快乐,这份远远的友谊,真的是上苍送给我们最好的冬日礼物!

月底,大约在冬季,我们都将从这个海边,各回故里。一首太好听的《大约在冬季》,送给亲爱的朋友们!

【海边,奔跑吧兄弟】


这世界的风景呀

男人都在格斗

女人都在享受

不男不女的都学会了忧愁

人生一世

草木一秋

江湖去了

还有海浪陪你溜溜



听说天鹅要来山东

何必把冬天整得灰不溜秋

奔跑吧 兄弟

奔跑吧 泪流

你们要走

我决不回头……


(山东银滩五湖四海的朋友,将要各自雁飞家乡。我们奔跑海边,只为对大海说声:明年再见!)

  海边奔跑后,我又在银龙湾的阅览室的书籍里奔跑了一天。继续看《跟着三毛去旅行》,把西班牙那个地球最早的殖民帝国、海盗王国、流浪之国,在文字里奔跑了一回。那个三毛喜欢的第二故乡,长有最早的海盗船长哥伦布,长有血腥斗牛士和奔牛节、长有血红番茄节的男人好斗场,也有毕加索,也有摇滚和乡村音乐,更有高迪大美的西班牙建筑语言……地球最初的霸主帝国,也有日落西山,抢夺来的财富和江山,总有一份不踏实,总要崩塌而落。

三毛又跑去德国一年。那个人人必须懂音乐的国度,让她的艺术天赋更加鲜活。

没看完,明天继续看,继续奔跑在书里。

阅览室关灯了,我是最后一个离开的神。

  日记天天写,心情天天好。不这样整自己,莫非还想整日子不成?没别的东东可以驾驭了,只有这自己,可以整成自己想要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