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一兵播报(104)

记录甘肃商界的得意与辉煌
见证甘肃商界的失落与悲伤

原本季节河的渭河在陇西段已干涸。2008年8月摄。
盼水的陇西人。

谨以此书献给千百年来
梦水、盼水、引水的陇中父老乡亲!


长篇纪实文学《引洮梦》
王恒真 著


陇中地区有水问题不是新闻;
陇中地区的水问题很严重不是新闻;
陇中地区各级政府一心想解决水问题也不是新闻;
在可预见的将来,陇中地区的水问题终于彻底解决了,才算是一条新闻。



                                 ——作者题记
                         2010年10月1日于兰州



                           有河皆干、有水皆污

          渭河源头的三品泉遭遇灭顶之灾,位于渭源县西南的峡门水库又截走了上游沟沟岔岔流出来的雨水,于是,除了老天爷恩赐大暴雨外,渭河早在她的上游陇西段就成了地地道道的季节河。

         在陇西偌大的地盘上,不是还有北面汇入的秦祁河、鱼家峡河;南面汇入的莲峰河、科羊河、西河吗?能不能学一学渭源县修几个大坝,把这些河流偶尔流过的洪水也截留下来?但可惜陇西人没这个福气,因为这一条条所谓的河流都具有北方河流所具有的基本特征:
          一是汛期明显,一次出现在3~4月间的上游冰雪融化后,另一次出现在7~9月降雨季节;
         二是流量变化大,雨季和旱季流量相差悬殊,雨季河流泛滥,旱季则是干河;
          三是含沙量大,平均含沙量每立方米为268公斤,洪水期含沙量每立方米为1170公斤,年平均输沙量为2549万吨;
          四是由于众多工厂向这些河床排放污水,河水中含有大量的酚、氰、铅、汞、铬等污染物质,严重影响人畜饮用和农业生产……
          所以,陇西境内根本就不具备修建蓄水大坝和水库的条件。
          陇西除拥有渭河水系外,过去不是还有众多清甘凛冽,宜于酿酒的泉水吗?令人惋惜地是,它们一个个早已干涸。
          城西不远处号称陇西第一泉的“西泉” 早已干涸;
          城关镇李家坪的“汪家鱼池” 早已干涸;
          城北下河浦处的“北林寺泉” 早已干涸;
          城西10公里处的“碱泉”早已干涸;
          城西20公里处的“华家泉”早已干涸;
          城西30公里处的“黄家泉” 早已干涸;
          城西南30公里处的“九眼泉” 早已干涸;
          城南19公里处的“六泉” 早已干涸;
          城东南10公里处的“暖泉沟泉” 早已干涸;
          城西北30公里的“泉儿岔泉”,在电力机车通车前还为蒸汽机车供水,如今也是早已干涸……
          有人还告诉我们,如今的渭河峡门水库也很难聚到过去的那长年不断的泉水了。这座1994年6月开始施工的小型水库,2000年12月建成蓄水,总库容745万立方米,按照设计功能,它可以把每年八九月间雨季时从四面沟沟岔岔流出来的雨水聚集起来以备渭源、陇西两县沿川来年春耕时用作救命之水。可是,一连四五个年头的连续干旱,水库本来就没存下多少水,但就这点救命水,无不牵动着下游多少县人的神经,谁都想要,谁都想求,可是能给你吗?它连渭源自己地盘上的浇地问题也解决不了!
        号称地处渭河上游的陇西人真是可悲啊!过去,他们以为“江河行地、日月经天” 是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如今在缺水的渭河流域却是“有河皆干、有水皆污” 的景象。
        为了留住不多的地表水,越来越多的水坝把河流截成了人工湖,人们都想把这口水留在家门口,生怕它流走而陷入水荒。
        面对水生态系统承受越来越大以至于严重透支,不断兴建的水电设施在改变地表径流的同时,也在河流上下流之间蓄积了诸多矛盾。
        在陇西县水利局,一位曾在渭丰渠水管所工作过的同志说,如今的渭河上游也就只剩下渭源峡门水库储存的那点水了。对于这点救命水,下游多少个县的眼睛盯着哩!

        2007年5月24日,县上召开紧急抗旱动员大会后,立即筹款80万元从这个水库买200万立方米的水,准备多少解一解渭丰渠万亩灌区的干渴。可是,那水头子刚刚走到渭源县城边就突然断流了。为什么?控制水库放水闸的一根钢丝绳断了,工作人员潜到20米深的水下修了半天也没修好。于是,县上派去的十几名护水队员只好暂时打道回府。
        “既然是花钱买救命水,为何还得派出那么多的护水队员?”当记者提及这个问题时,这位同志苦笑着说:“为了阻止沿途农民偷水、抢水呀。”
         他还说,“这些拿钱卖的水要流进八九十公里远的渭丰渠,可难着呢。除了沿途防偷防抢,还要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河床渗漏,比如让水尽量走沿河的直道,避开河床上的坑坑洼洼等等。否则,等200万立方米的水流到陇西地界时,多一半就会不见了踪影。因为久久干涸的河床更缺水,渗漏更严重。”
         可怜的渭河总不能一年四季无水可流吧?那么,对雨季流淌下来的洪水是如何引往渭丰渠的呢?
         这位同志说,“早在1996年,局里就给渭丰渠的入水闸口配备了一台推土机,一旦有洪水下来时,就可以挖沟推沙进行拦截,把洪水堵进渭丰渠……”
         也就在当天下午,记者专程跑到渭丰渠的入水口,所见到的是:渠首那一长溜裂着大嘴的泥浆似乎早已证实,这里至少几个月没流过一滴水。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种水利设施不合理,上游有水下游干的现状,会对陇西、武山、甘谷一带造成的损失相当严重。
        有资料显示,渭河中下流灌区的灌溉面积己比高峰时期大幅下降,几十年来国家巨额投资灌区,地表水来水减少和地下水位下降是造成灌区设施闲置和报废的主要原因。虽说解决“争水” 纠纷有上级有关部门,但实践起来相当困难,难就难在我国还没有形成完善的水权、水市场机制。难就难在渭河流域水资源长期以来基本上是一种“开放的、可获取的水资源”,流域内用水“以需定供”,唯一的用水限制条件是用水户的取水能力,即谁有能力取水,谁就有权任意用水、谁没有能力取水,谁就无法用水。在缺水地区上游能多占就多占,只有在防汛时才匆匆放水。
        母亲河不再给我们乳汁。我们都在扪心自问:渭河这是怎么了?
        面对眼前的现实,我们不敢设想地处上游的“陇西灌区”没有了渭河之水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也不敢设想地处中游的武山、甘谷、天水几个“灌区”没有了渭河之水是个什么样子;我们更不敢设想地处下游的八百里秦川没有了渭河之水是什么样子……
         毫无疑问,这些前景让人们对于未来渭河流域水资源供应链上的问题无法保持乐观,而且,这显然并非一时一事所能改变。因此我们要说,一条不再泛滥的河流,一条断流的和将要河流的河流比泛滥的河流还要可怕!这意味着这条河将要失去生命!
         此时此刻,耳边只有哲人的警言在一遍又一遍地呜响——“往往在水井干枯了的时候,我们才真正懂得了水的价值。”那么,我们现在懂得了水的价值了么?
        为了不再因缺水而困惑,不再因缺水而付出昂贵的代价,不再因缺水而影响人类文明大踏步地向前,我们应该怎么做呢?答案是清楚的!
         中国的每一条河流,都无不在枷锁与负重之中。
         中国的每一条河流,流的都是自己的泪水与伤痕。
         没有写过河流的诗人不能算作诗人,但如今诗人怕只能将“黄河之水天上来”写成“白发三千丈”。
         第15个世界水日——“应对水短缺”,春雨如油,河声呜咽,听取近在耳边的忧患,一个时代的选择,已经刻不容缓地摆在我们的面前,我们再没有时间徘徊了!
         所以,从现在起,请以“生命之水”的尊严与名义——
         珍爱我们的母亲河!
         保卫我们的母亲河!

上世纪的六十年代,陇西人用血汗修筑的渭丰渠浇灌了北川一带上万亩土地。可因渭河水经常干涸,这道渠几乎常年闲置。
陇西北站村旁的渭丰渠已无水可流。
(欲知后文,请继续关注《难以言表的“盼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