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一兵播报(103)

记录甘肃商界的得意与辉煌
见证甘肃商界的失落与悲伤

渭水源头乌鼠山。

谨以此书献给千百年来
梦水、盼水、引水的陇中父老乡亲!


长篇纪实文学《引洮梦》
王恒真 著

陇中地区有水问题不是新闻;
陇中地区的水问题很严重不是新闻;
陇中地区各级政府一心想解决水问题也不是新闻;
在可预见的将来,陇中地区的水问题终于彻底解决了,才算是一条新闻。


                                                ——作者题记

                                         2010年10月1日于兰州


灭顶之灾的“三品泉”


          在新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就在渭河的台地上凿穴居住,采集渔猎了。后来,他们学会了耕种畜养,学会了垒筑黄泥小屋;再后来,周人、秦人兴起,他们先后沿着这条河道顺流东下,兼并诸族,统一天下,成就霸业……
          历史悠悠,当年那些叱咤风云、经天纬地的灿烂群星如今都已寂静无声。惟有文人墨客的诗歌,记载着她的过去。民国年间诗人杨景熙有诗曰:
                                  名山矗立万千年,
                                  详注水经代代传。
                                  导渭探源来大禹,
                                  穷奇搜异有前贤。
                                  ……
                                  闲眺城边渭水流,
                                  长虹一道卧桥头。
                                  源探鸟鼠关山月,
                                  窟隐蛟龙秦地秋。
                                  远岸斜阳光射雁,
                                  平沙激石浪惊鸥。
                                  一帆风顺达千里,
                                  东走西安轻荡舟。
         诗中的“详注水经代代传”,指的是《水经注》中所云:“鸟鼠同穴之山,渭水出焉”。渭河的水量原本十分充沛。两岸山高谷深,峰锐峦奇,虽麋鹿难以进出,高高的草丛使野兔难辨前程。晴空的太阳将岸边的森林投影在滔滔碧波之中,形成了逶逶迤迤的黑色阴影,故有好几条支流被称为“黑水”或“黑河”。诸流合股流过散关,进入了八百里秦川。出秦川便入黄河。七朝古都就建立在渭河干流或支流上。
         渭河,从中华民族5000年以上的悠悠远古走夹。她用乳汁哺育着两岸人民从蛮荒走向文明,从远古走进现代。
         渭河的血脉,不仅给八百里秦川赋予了生机,并以千帆竟发的舟楫沟通了西安与黄河及京杭大运河的联系。
          古书记载:公元前647年的春秋时代,晋国大旱,呼救于秦。秦从都城雍装粮上车,运到渭河边上船,顺河东进,由风凌渡入黄河,逆黄河水北行入汾河,然后卸粮,陆运到晋国都城绛。这便成了“秦晋之好” 的又一话题。渭河水运亦从此留下了“泛舟之役”的美名。
           渭河作为黄河的最大支流,繁衍了人类,繁荣了渭河文明,西周、秦汉,乃至大唐帝国,莫不都是因了渭河得以繁荣、壮大和闻名于世。即便是今天看到的点点滴滴人类文明的痕迹,如老君山之老子、鸟鼠山之鸟鼠、首阳山之伯夷叔齐,哪一点不能引发你的“思古之幽情” ?眼下那些渭源境内的奇峰异景和自然风光,如太白山之云海、天井峡之幽谷、莲峰山之险峻,哪一个不令人梦牵魂绕、流连忘返?然而,这一切并不为世人所知、所道,却是为何?。
          渭源县的知名度也许不高,但那里渭河上的廊桥——灞陵桥却留下了诸多名流的笔墨。
          近代著名书法家于右任为此桥书写“大道之行”。
          孙中山之子孙科在桥上书有一匾曰“渭水长虹”。
          蒋介石则题“绾毂秦陇”。
          林森题“舆梁利济”
          杨虎城将军曾题有联语:“鸟鼠溯灵源,雪浪云涛,东行汇泾渎黄河,函关紫气;陇秦资利涉,月环进跨,西望是金城杨柳,下塞葡萄。”
           何应钦写了“鸟鼠烟云足画图;灞陵飞雪饶诗思”的对联。
          ……
          由此可见,当年的灞陵桥桥之辉煌,水之充沛。但是,如今你若登临灞陵桥就会发现,在那高高的拱桥上虽然还可以看出当年“东走西安轻荡舟”的舟船之高,河水之大,但桥下的渭河水却浅薄得连茵茵的芳草也盖不住,更别提“荡舟”了。
        渭河发源于渭源县鸟鼠山上的品字泉,有文字记载说,“三源孕鸟鼠,一水兴八朝。”“三源”指的是品字泉的三眼清泉,“一水”当然是渭水,而“八朝”是周秦、汉、唐等八个王朝。
         渭河,作为黄河的第一大支流,曾经以她宽广博大的胸怀,把一个个朝代推向了历史的巅峰。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如今的渭河却只剩下干涸的河床……
         有人前不久爬上过海拔2000多米有着“鸟鼠同穴”之神奇传说的鸟鼠山,走近呈倒“品”字的三眼泉水——第一眼连一滴水也没有,甚至连泉底都是干的;第二眼,也没有水,总算还有点湿气;第三眼被人盖上了,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
         在那干干的泉眼旁边,几位当地的老人诉苦说,上世纪的四十年代,这里的大树是连成一片的,鸟鼠同穴的那棵大树几个人都抱不过来。那时的泉水都是一个劲儿地往上涌,遍地都是湿漉漉的,哪像现在这个样子。
         鸟鼠山上那满山的大树被砍过三遭,五十年代初一遭,五十年代末一遭,文化大革命时连最后的几棵大树也砍光了。令人痛心地是,那棵有着“鸟鼠同穴”奇观的大树被砍倒时竟然还背上了一个“四旧”的罪名,就连人们为了纪念大禹治水的伟大功绩,在“品” 字泉水边修建的大禹庙也不放过……
          古树被许多人视为生命与血脉的象征,古树的毁灭,无疑可视为“三品泉沦陷” 的一个标本。这一次又一次的浩劫,对三品泉真是灭顶之灾呀!
           没有了水,山川万物没有了灵气;
           没有了水,三品泉也就不成为泉;
           没有了水,子孙后代在这里生活也就没有了根基……
          于是,渭河的命运,从此开始了不可逆转的改变,她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不断下降,逐渐淡出历史舞台,开始离我们的生命远去。
托改革开放的福,如今的灞陵桥可以说是渭源县的一大美景。
经过花大代价的整治,如今的渭源可真成了山也青水也清。
(欲知后文,请继续关注《有河皆干、有水皆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