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江一郎

朗诵/制作 屴 崱

图文: 网络


  把身心消融于文学时,文字就有了灵魂和翅膀。《老了》触及灵魂之作。

老了,牙齿没了,

这没牙的糟老头子和没牙的老婆子,

让我们一起走吧,到乡下去。

在有山有水的乡下,

买块好地,想种什么都行,

什么都种不动了,哪就让它荒着。

草愿长多高就多高,

花愿开多野就多野,

反正这是属于我们的土地。

老了,走不动了,

到溪边坐坐吧。

泉水叮咚,多么美好的人和事,

就这么被他带走了。

要是你有点伤感,

我陪着一起伤感。

要是你怀念初恋,

我们就相拥着怀念初恋,

用没牙的嘴再一次亲吻。

老了,都老了。

天上的风吹去流云,

像吹去从前的欲望。

夜色徐徐降临,亲爱的老头子,

我要挨着你睡了,

如果我长眠不醒,你不要摇着我的身体,

哭到太阳升起,

就把我埋了吧,埋到我们自己的土地里,并请土地将你也收留。

我们一生热爱土地啊!

死了,就让我们的白骨赤裸裸地搂着,楼着。

如同我们一生一世,不曾分开的幸福,

一万年还爱着。

作者简介

江一郎,1962年出生于浙江台州温岭,1980年开始写诗,次年公开发表诗作,已先后在(诗刊》、《人民日报》、《人民文学》等国内外报刊发表了大量诗歌,其中有不少诗被80余种选本选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