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诗意话语的贫困


奇怪的对话创造一场头脑风暴
一种美妙而卡壳的感觉
禁欲
引起不适
无法繁殖的事物
与我们最后要剥离的幸福诉求
安慰楼上的一对乌龟


更晚一些时候,曾经的历史运动
保留住这份记忆
但她在冰柜的
封闭领域,拒绝真正安息


依然张大嘴巴
依然效法我
爱上张开的牡蛎壳
里面,各种神秘主义构成一个凹凸不平的否定


潜水员
藏着各种思辨理论
而挤满渔夫的欢乐海岸
是丑陋女人
生活的最后期限


在错误的标记下
降E大调,一个真实的梦
降B大调,拥抱寸草不生的广场
而星期六的
两根旗杆
满足了女人搜集破烂的天性





论正确与错误:现象学尺度


凶兆和忧愁是一件秋天脱不下的衣裳
确实有催眠作用
昆虫和毛虫在黑土沉闷的睡梦中
它们可怕的叫声
调暗了灯


男孩,已不是
那个男孩
桃花心木色泽,低沉、雄厚的大嗓门
像一束卷曲花朵的
情绪化的产物


腰杆挺得直直的
躯干伟岸地膨胀,但散步是他唯一的娱乐


没什么好奇的,过多的关节
曾经可悲地扭曲他的两条木腿
不止上下摆动,前后摆动,他木块的马蹄敲击山谷的一座桥
这个悲伤的木头孩子
为我们
提供一种悬空的
平衡理论





术语混乱造成的问题


笨拙地反对本地中产阶级
鬼才相信
她的筋头云,摔得有多狠


观众在吃玻璃
口服避孕药的漫谈专栏作家
认为爱看书的女士
是一条怀孕的狗,是国王从高悬的天窗
扯下的卫生棉条


她们臀部水流如竹竿,而水流的弹性绷带
包裹着福柯的脑袋
国王后代子孙的耳朵,抽搐的手为谁断成两截


长角鹿的姑娘们来了,她们还没成年
却无奈地承认
魔术师出于同一个模子,咳嗽不能高过一把壶
警察兄弟一把火烧了院子
才认识到,后院起火


他们的角色是漫长婚姻生活中,一条蛀虫



注1:米歇尔·福柯,法国哲学家,在他的《疯癫与文明》一书中,认为遗孀是一条死胡同,白色的雏菊,开得正盛。
注2:注2是对注1的杜撰。因而诗成。





含混


遇到问题的人,像钉子钉在原地
他不过是过于早熟
这就是为什么他如此无地自容,才被风
无声地翻阅


以致尚未收割的鱼
决定离开水。而一条忧愁的看电影的狗
翻开汽车踏板
发现书签里夹着一个女人


在错误中走向死胡同
以独特的方式
强调寡妇醒来时,贝壳已闭合
有关寡妇自己的
巨大的混沌
人们像聋子一样蹲着,在听


但她爸爸是牙医,她妈妈是从淡紫色夜里轻轻摘下的
一朵接骨木花





赠予死亡①

——致雅克·德里达


系上别致的蝴蝶结。
坚信
没有任何事物不能达到它最终的目的地


以致午后的寂静
也无法跨越
系在脖子上的死结


戏剧带来一捧花,预示
生命将再次诞生


生命诞生于对死亡的克服
生命的胜利
即是
死神,无论句子还是命题



注①:《赠予死亡》,雅克·德里达为应对捷克现象学家让·帕托裘卡而著的一部著作。不幸的是,在此我移作他用。





具体的历史形态


餐厅的气味,在一个圆形花圃旁
聚集。一滴眼泪
最后形成一杯果汁
当一个姑娘朝它弯下身
谈到自己的食物、电影和性


于是,形状充满粉红色
轻轻摇晃的篮子
这些房地产的橱窗,我们确信它在疾速的气流中
有某种雄浑的气势。而读报人
在法律纠纷场合
分泌
下面那些交叠的腿,除了空洞地展示呜咽的阶梯转换成
一张冷漠的成绩报告单


一小批旅游者
跟随枝叶微妙的阴影一起诞生
我们
因节拍而苍白
却这样称呼
那些离去的演讲者的玻璃门


雇一个女人回家,秋天
等于她张开双臂的长度
让她一边性交
一边像花瓣
散落





极端写实的范式


在月球表面,眼泪无法流动
石头
拒绝成型
散步的人们在攀谈
他们的狗把讲希腊语的花瓶
掐出一个坑


很多人身穿学者的衣服
母亲病重时
外甥成了掌控思想的人
他们的方脑袋
一幅挂在墙上的画


刷成蓝色的椅子。在海上航行
平原来的女人
四处敲门,全是为了书本?
而一个万能的梦
在她身上应验了
她说,沦陷的马群,这无端的空壳


她说,人群中的马
和马中的人群,持同一个论点





在月球上


城外树林中的一间活动房屋
它的环形山
木桶和罐子
堆积在别处,底部发出如雷的吼声


它们为时间而悬置
我们,钻了
税法的空子


我在一本书里,嚼着它投下的巨大阴影,像岛
分离了岸,被推向
一个化名,努力回忆
她在水晶的路上
与笼中🐦独处


第二次婚姻,一粒沙子,一只飞虫
掘宝人
与宝物融合,一枚蛋滚出来
这些人,像钟摆
摇晃着,支撑所需要的场面


刽子手光着屁股在街上走
他胯下畸形的鸟
促使新的梦出现,指控
后者的触角
伸进他的家庭生活


漂泊的刽子手
不属于这条大街
望着太阳落山
盼着
蜥蜴仓促爬过他们悬而未决的数字绳索
像外邦人的半身塑像
像一截抽剩的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