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首辅张居正

2019.11.15 阅读 49

  明朝从朱元章开国至嘉靖末年,已运行近200年,尽管他大开杀戒,为子孙后代除掉各种障碍,期盼朱家天下一劳永逸;然而,封建礼教、愚民治国的弊端,日渐显露;边境外敌入侵不断,国内饥民反抗四起,内忧外患,民不聊生,危机四伏。

  就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明朝嘉靖年间,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原江陵县)古城东门内,有一户张姓人家。祖上张镇,系城中辽王府护卫,家底儿殷实,其子张文明江陵秀才,已取赵氏为妻。嘉靖二十五年五月二十四日夜,张老太爷睡梦中,见天上的月亮,缓缓落在院内水瓮中,照得院内一片白亮!紧接着从水瓮内,爬出一只白色的乌龟;老太爷忽地惊醒,这时从儿媳房内,传来婴儿哭声,他知道,这是他张家的贵人来世了!张老太爷欢天喜地,借白乌龟的吉祥,给孙儿取下张白圭的幼名。古代乌龟与龙、凤、麒麟并列为四大祥兽。这就是传说中的张居正出世。

  少年张居正天资聪慧,年几小小就百览群书,成了荆州远近闻名的“小神童”。后来,他的名气越来越大,深受当时荆州知府李士翱的怜爱,李知府嘱咐小白圭要立大志,长大后要尽忠报国,并替他改名为张居正。嘉靖十九年,才高气傲的张居正顺利通过乡试,成为一名少年举人。湖广巡抚顾璘更是对他赞赏有加,称他“此子有将相才也”。嘉靖二十六年,张居正二十三岁进京会试,后再殿试中二甲进士,选庶吉士;之后当朝次辅徐阶又大力提拔他,并收其为门生。从此张居正有资格和机会进入当朝的最高权力机构了。

  张居正进入朝堂后,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对朝堂中的议事,各政务机构的处事,结合自己在下面各地所耳闻目睹的社会现象,有了自己的见解和改革时弊想法。于是大胆向当时首辅和皇帝,上了革除朝堂上下弊端的奏章,然而他的用心遭到冷遇!他开始对自己的奋斗惋惜,对当朝理政的惰性失望;于是采取回避态度,告病假离开朝堂,四处游走。在周游各地的过程中,他细心体察民情,收集时弊证据;在一番历练之后,不甘寂寞的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是什么,是朝堂上的皇帝?是大明王朝?都不是!应该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个土地上的老百姓!所以他决定重回朝堂,调整方式,静观其变,把握时机,争取尽早掌握治理国家的主动权。

  张居正回到朝堂后,细心观察内阁的人事关系,他尽量和竞争对手高拱搞好关系,同时也与司礼太监冯保结为盟友。在隆庆皇帝病危之际,张居正得知高拱要建议皇帝收回司礼监权利的消息后,侧面透露给了冯保,冯保怨恨高拱。隆庆皇帝驾崩后,万历皇帝继位,司礼太监冯保即向万历母亲李太后诉说了高拱的数条罪状,并推荐了张居正为首辅大臣;冯保的建议正合李太后的心意,于是将高拱逐回老家,升张居正为内阁首辅。

  张居正到达权力顶峰后,不忘初心!首先,他昭告百官:六部、六科实行“考成法”,京官、地方官同步实施,定期考核。凡有法令订定的,就一定施行,而且赏罚分明,凡税、粮不足九成,一律处罚。并责吏部将不管事的闲员,全部裁弃,从而澄清吏治。

  同时,张居正针对全国土地管理混乱、多占少出的现象十突出。为此,他推行“一条鞭法”,简化赋役。因为,明朝的税制除了田赋之外,还有徭役,项目繁多!常造成民众上缴不便,更给许多土豪劣绅假公济私的机会。“一条鞭法”恰好可以治理这个缺失,合理将赋役化繁为简:差役合并,役归于地;在丈量土地的同时,依田多少征税,官收官磅。这样以来,不仅百姓觉得很便利,而且逃税者也大大减少,有效地增加了国家的税收。

  国防治安上,张居正以“外示羁縻,内修守备”为边防新政的指导方针,启用忠君爱国之士,北方任用戚继光等抗倭名将,加固城防建设,加强武备整顿,平定西南骚乱。

张居正还启用潘季驯治理黄河,变水患为水利。同时,张居正还严惩贪官污吏,裁汰冗员,整顿朝正,改革体制;使即将倒塌明朝大厦,得已慢慢恢复元气。

  张居正在万历首辅改革十年间中,有效地巩固了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机器,基本上实现了“法之必行”“言之必效”,使明政府的财政收入有了显著增加,社会经济有所恢复和发展。国库银两达六、七百万两之多,储备的粮食多达1300多万石,足够支用十年。比嘉靖年间国库存粮不够一年用的情况,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这使得十分腐败明朝政治有了转机。

但是改革触动了相当数量的官僚、缙绅和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因此,遭到了保守派的强烈对抗。再则,历史积弊太深、太顽,已是积重难返!

万历十年(1582年),张居正积劳成疾,迅即病死,反对派立即群起攻讦,并且疯狂地进行反攻倒算。他们攻击张居正改革“务为烦碎”,清丈土地是“增税害民”,实行“一条鞭法”是乱了“祖制”。他们下达撤销了张居正死时特加的官爵和封号,进而查抄家产。张居正的长子张敬修被逼自杀,其他家属也惨遭迫害。而张居正的改革措施,当然也遭到了破坏,刚有点起色的明政府,又走了下坡路,张居正的改革最终以失败告终!

在张居正死后的六十多年里,明朝统治

的各种矛盾急剧增加,一发不可收拾!统治者妄图以恢复张居正名誉,效仿他的作法来挽救其衰败颓势,为时已晚!古老的封建大厦终于被历史的巨轮,冲得土崩瓦解,荡然无存!

  下面是张居正故居的原始遗址,离现故居仅500米。这里仅剩下一块1991年7月原江陵县政府立的一块宅碑。看到这块嵌在墙缝里的宅碑,令人寒心!堂堂的大明万历首辅,为万历呕心沥血,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却落得如此下场!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事,万历皇帝见张居正一死,群龙无首!自己全无主张、乱了方寸!对各方攻击张居正改革的言论,以及威胁皇权势头,无法处置!只得顺其意,翻脸不认人,说他老师“专权乱政”、“谋国不忠”,甚至想对他“断棺戮尸”。那些挨整过的官僚,也见风使舵,污蔑张居正“残害忠良,荼毒海内”,扬言“即斩棺断尸,尚有余罪”。

一代为大明江山鞠躬尽瘁的名臣,竟然成了社稷的罪人,且祸及子孙,抄家流放,惨遭迫害!

  可十分有趣是,同在明朝天启年间,比张居正晚四十七年出生的、福建泰宁的、官至一品任兵部尚书的李春烨,他的官、品略低于张居正,对朝廷贡献也远不及张居正,可老家的府第宅院,却比现在国家重建的张居正故居,都要大几倍!我2016年去泰宁旅游,亲眼目睹了李春烨故居的大气和豪华!而且保护的十分完好。有图为证:

  这是荆州古城东门外约三公里的张家台,张居正的陵墓就建于此处。张居正墓占地15亩,坐北朝南,呈正方形,原有石人、石马、石龟、石狮等,大多被“文革”期间损毁,现以修复一新。是荆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后记:国学大师梁启超的弟子黎东方,评价张居正:“以施政的成绩而论,他不仅是明朝唯一的大政治家,也是汉朝以来所少有的。诸葛亮和王安石二人,勉强可以与他相比。”

总之:张居正有能力、有手段、有魄力、有谋略,凭借他的本事,使大明王朝又延续了半个世纪,如果没有张居正,恐怕万历手上就要亡国。张居正是帝王之才,但他对大明帝国忠心不二,对帝位没有丝毫的非份之想,如果有,分分钟就可改朝换代!撇开史学家和“八卦编辑”的认知,我们历史地看待张居正:他是一了不起的能臣,他对大明忠心不二,他对待万历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管教,对待朝庭象自己家庭一样管理,这些从他政绩的各方面都可看到。不过张居正行了帝王之权,得罪了万厉,剥夺了众多皇亲贵族的既得利益,成了他们众矢之的!因此,张居正死后的下场就想而知!如果他象李春烨处世,他和的家庭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当然大明江山肯定会很快地改天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