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4

  我的车飞驰在一条笔直的通往黄河的路上。夕阳穿过路边的白杨,温柔地抹在我的脸上。敞开的车窗让人能嗅到田野丰收的味道……

  横泻的黄河就在前方,普救寺与她的故事摊开在蒲州大地供过往的人们阅览。我载着一车的幸福,穿行在西厢的字里行间。我希望我的脚下是一条无头无尽的路,从历史的故事中走来,且一直走下去……

  擦黑,我来到了飘着农家味道的黄河边的一个小村子。静静的农家小院儿,像睡在母亲身边的婴儿,小虫的呢哝使这里更加恬静与安详。

  蝉在树枝上睡了,只有天空中闪烁的点点繁星,像一朵朵白色的铃兰,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曳,叮叮咚咚的铃声仿佛从天空飘下的天籁。院中乘凉的人们,时不时用蒲扇拍打着蚊虫,说话声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小院的窗口,一束柔亮的灯光照在屋边的草地上,一株朱槿在夜色中盛开,硕大而鲜艳的花朵像小孩子的笑脸。花朵开到极致,颜色鲜到欲滴的程度。我不禁被它感染,为它激动,同时也为它惆怅。那美丽的朱槿,那妖一般的花朵,它的幸福来的那样的饱满!但这昙花一现的花啊,待到明日,待到明日,太阳从山顶爬出,把草叶上的露珠驱散,朱槿就会没有了昨夜的风彩,那是一日朱槿啊!

  那一日朱槿,可是我么?

我身边的人们,平静地像往日,依旧地劝吃,依旧地夹菜,依旧地唠家常。我面色平静,依旧品着杯中酒,依旧喝着盅内茶,但我完全不知那酒的醇美,茶的清香,我仍在为那花儿伤怀,惋惜……

  那凄美的朱槿可是《西厢记》中张生与崔莺莺的一夜爱情?可是普救寺塔角上风雨中摇曳的风铃?可是峨眉塬上拾级而上的脚印?可是黄河边上迎风吼出的呐喊?!细细想来,细细品来,我释怀了……

  虽然,虽然那花朵的生命短暂,但它栖身的那株树上,仍有许许多多数不清的花苞在那里等待着盛开!它的根扎根于沃土,它的生命是那样坚强,健康,生生不息!犹如发生在蒲州大地的爱情故事,渊源流传了数不清的年年月月,像那依傍着的涛声不绝的黄河水奔流不息……呵,这是一杯怎样的佳酿,当它的醇香在我身边漾开,我已醉了!

  我再也不为那一日朱槿而伤感,她曾经灿烂过,曾经美丽过,就足够了!

呵!我的西厢黄昏,我那一日朱槿……



2009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