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创作:绝色·印象

出镜模特:长沙·雁儿

   夕阳深处,一枕晕黄独自消瘦。谁的画笔,蘸了暮色,将湘江两岸渲染成一抹黄,疏烟轻袅,笼住水畔芦苇,也笼住了一汪心事,云烟散去,又聚拢,那些深深浅浅的黄,便浓了又淡,淡极反浓。

   着一袭白衫自万水千山之外悄然而至,风尘起,竹帘卷,来不及抬眸的惊诧,在水意幽然的弦上,划出一波轻颤,点点飞溅,素白的裙摆上,芝兰渐次开放。

  琴声自蒹葭深处踏水而来,清音绵长,绕着暮色织出一方素笺,一笔一划,书尽心暖,吟遍清欢。

  以为这就是一世了,却不知,月圆月缺几度,掌心的时光如沙漏尽,秋深时,白衣已杳。当岁月一遍遍碾过宋词的韵脚,痛了的不仅仅是期盼。

  昏黄梦语在幽怨的侵蚀下,一天天褪色,每当暮阳落下时,哽咽琴音唤不回逝去的似水流年,忧伤凝成霜花,一寸寸爬上青丝,老了镜里眉弯。

  黄昏轻寒,芦苇轻摆,凉了书简里的离愁别绪,沉默的辞藻描不出一池荒芜。将锦书层层折叠,付与烟尘,只在青鸟眠去之后,用泪痕洗却旧年。

  此去经年,当阳光和细雨将最后一丝晕黄抽离,纯白梦境安抚着时隐时现的钝痛。

  有疏影斜逸入窗,映着闲置的心事,在落寞的字里行间,圈出了点点暖意,细碎沾襟。

  打开尘封已久的心扉,才明白,久违的眷恋把天际淬成了淡金。轻嘘一口气,睫毛噏动的时候,梦已经轻巧着陆,波澜不惊。

  琴音再起,卷一丛芦苇飞雪,成冢,葬了斜阳下的伤,和晚霞的寒。仰首,天的辉煌,低眉,江的淡然。

  剪一缕金黄在暮色中织梦,缀几瓣白云的宁馨和水花的澄净,黄底白花的梦帕上,无风也无月,无怨亦无嗔,从此写满尘世的安然,那里,有我心归属的地方……

影像创作:绝色·印象

出镜模特:雁儿

文字:来自网络

化妆:李老师

地点:长沙巴溪州

同行:晓楊 、老男孩 、仟纸鹤、北极狼、

绝色首模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