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人修行难成就,就是难在这个地方!

本文摘录自 《大圆满禅定休息简说》

【如是前行之四法,无谬道中悟心性,能得殊胜解脱道,速生实性、正行调,而无碍难、近悉地,无量功德皆具足,故极精勤修前行。】

前行就是加行。前面这些加行的道理,不是光懂理,而是要做到;“无谬道中”是说,理解上都不错误,修持上也不错误。我们大家修持,都是加了自我见解来修证,所以经常搞错;要“无谬道中”自己悟道,明心见性。明心见性以后才能够得解脱;真正殊胜的解脱,是要明心见性以后,才能得到。这样一来,很快地生起证得实性,般若实性,就是与本体合一。“正行调”是正修行调和的法门,比如诸位学了很多年,乃至参话头也参过,修止观也修过,白骨观大概也都修过一下了,尤其有些人修的很多啦!但是到现在都不晓得调整。八万四千法门都是对治法门,不是呆定的,一个人自己要晓得,在某个时候,修哪个法为中心。对于身心,生理、心理起的变化,要晓得用别的法门来调理。有时或感冒,或情绪不好,或外缘不对,自己都要随时调整。

所以禅宗百丈禅师,当初离开他师父马祖禅师,去弘扬教化,庙子有千把人之多,他当方丈,马祖还不放心,叫一个徒弟送三缸做菜的酱给他。百丈一看,指着三缸酱对大众说道:我师父送来的盐酱,你们假使有人说对了,就不打破,若全体都不能答得,就打破!大众面面相觑,无人回答。百丈就把那三缸酱,一棍子打破了,告诉送来的人说:回去告诉师父,没有少过这个东西。这个道理就是说,自己晓得调整。这个公案在禅宗里不止一件,有两三个类同的,看出来一个当师父的,对于得法的弟子不放心。等于父母对儿女,即使儿女长到八十岁了,如果父母亲还在的话,看儿女还是小孩,还是不放心。

百丈的做法,等于答复师父,他晓得调配。大家以为禅宗就是“砰”一下悟了,悟了就没事了,没有那么简单的;修持方面非常难的,要永远晓得自己调理。像我们许多朋友,修持用功,一直不晓得调理,调理就是随时要晓得调整,有时候魔障起来都不知道。尤其工夫越深时,修道越进步,微细的魔障自己都认不清楚。那些魔障细得很,自我觉得没有起烦恼,没有动心,其实已经早动心了。所以身口意三业,要绝对的清净道德,必须随时能够晓得调整,这是非常难的。所以他说,只能够在悟道以后,得到解脱道的时候,才能够很快地证得无上实性。在证得明心见性以后,正好起修,这就是正行,正修持。

见道以后必须要修道,如未见道,所修的都还是前行——加行而已,靠不住的。真正见道以后,得了解脱,晓得调理修正,“而无碍难、近悉地”,才毫无阻碍而接近成佛的悉地,到这个境界才成就。这个时候一刹那之间,一顿悟,无量功德统统具足了。所以,回转来讲,你不要认为前行修的加行可以马虎,那是不能马虎的,也就是刘备吩咐他儿子的话:“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其实我们现在一般正式讲修持,不管在家与出家,前行的准备加行道,根本没有修过,也不够格,根本没有基础。拜佛、礼佛这些都是加行,连诚敬的心都没有发起,所以加行道等于没有修。

就像我们盖房子一样,外面先要搭一个架子,一切准备好,才开始打地基,这些都是加行道。现在人学佛,尤其现在知识分子学佛,这套绝不肯做,觉得太接近于迷信,不干的,所以教化时只好撇开了这个法门,拿方便来接引。但是当他自己真有所见以后,起了恭敬心,应该会知道;不过很少有,所以我们修持应该先要了解。

像诸位,当然包括出家与在家的,为什么修持那么困难?老实讲,前行基础根本没有准备好,只是情绪化地出家;如果是理性地出家,这个修持前行严重得很,很多佛经都提到过,不过我们看经典,就把它马虎过去,现在人尤其喜欢快,能够快就好,基础的都不大喜欢,因此忽略了前行的修持。知识分子更容易犯这个错误,喜欢在理解上搞。

实际上前行的心理,就是愚夫愚妇之信,那完全是对的,极高明而道中庸,到了顶高处回转来一看,那个愚夫愚妇之诚信是对的,也就是道中行。我们很可怜,搞的都是半吊子,上不能做第一流上上智,下不能做下下等的修法,不从基本来,因此成就很困难,这是我很恳切地告诉诸位的老实话。譬如像我个人的经验,年轻时候修这些,老实讲,我走的路线跟你们不同,非常地不迷信,但是非常地诚恳。迷信跟诚恳看起来几乎是一样,事实上是有差别的,该要做的,我就去做,当我做的时候就是诚恳,绝不自作聪明搞形式主义,不然宁可不办。比方像拜佛,像密宗的修供养,该什么时候上供养水,泡茶供佛,我就什么时候做,那硬是做到。因此我现在回转来想,大概这个就是个性跟诸位不同吧。

因此等我开始教人的时候,我的方法完全变了,因为看到时代变了,照老规矩这一套,那真是不行。可是,我发现这又是一大毛病,使人没有从这个基础路走上来,结果是误了别人。在理解上好像很聪明领会,意境上也好像很有心得,事实上一点都做不到。这是大家,尤其是这一代的青年同学们的问题,将来越来越困难了。

大家都很崇拜佛的戒行,也很崇拜中国文化的仁义道德,以及人伦的次序。老实讲你要去遵守人伦的次序,也等于是愚夫愚妇之行,很古板的。不过真执行起来,愚夫的古板是绝对会有成就的。人伦次序我们知识分子尽管赞叹,但是真正做到了吗?没有啊!尤其是我们现代人,把东方人伦次序和西方的人伦次序混合起来玩,还是在玩弄自己,这是我所体会到的。所以现在人成就难,就是难在这个地方。真正讲文化修养,其实《中庸》里说“至诚之道,可以前知”,所以愚夫愚妇之信,是绝对至诚的。相信因果,无论布施行善也好,磕头烧香也好,买几根香蕉拜佛也好,他们没有用聪明,没有用解释,所以一定会得福报的。像我们啊!对不住,就算拿一亿钞票送上,也不会得多大的福报,因为既不诚恳,又有夹带的心。这一念的至诚就是这个样子,所以知识分子修道难,我们大家都要特别注意,不管在家、出家,都受过教育,都属于知识分子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