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2-3年前吧,有一个微博粉丝私信找我要微信号,说想咨询一下欧洲行程路线,互粉后就这么认识了。我这里简称一下这个粉丝化名叫“娜”。


后来就频繁在微信上互动,娜从不发自己照片,所以印象并不太清晰,我很努力回忆她的事情,但真的少到可怜。


我们互粉应该没多久后,娜就辞职去了欧洲浪游三个月,在微信上直播一下行程。有次意大利遇小偷遗失护照,半夜发帖求助……其实我也没帮上忙,也就帮她联系过华为朋友,火速帮她办旅行证罢了。不过对英文不太灵又不会意大利文的她,的确是找到了救命草。


回国后她一直有在微信约我,说想请我吃饭表示一下谢意,然鹅那年我好像也是到处跑,在深圳时间不太多,一直也没约上。



到某年我生日🎂,在微信上不要脸发了个求礼物求红包帖子,然后收到娜私信我说想送我一份生日礼物表示一下谢意,其实我早就忘记帮过她的事情,要答谢也该答谢那位华为朋友。


收到她的礼物是个美国牌子的比坚尼,不过估计娜被我的骗照忽悠了,我这瘦排骨咋可能是B CUP,还是米国衣服我都该买童装,不过很感谢娜的礼物。由于不合穿就一直放在闲置了。娜说有一天我穿上记得给她发照片,我说好。


一年多后,有一天突然被我家小蜜临时捉去帕劳,小蜜喊我啥也不要带,就护照和带多几件比坚尼,我就急急捡几件衣服出门了,随手带上了这礼物。


第一次穿上这件比坚尼,不合身,但真的挺好看,至少出来照片后,点赞都是爆灯,也是我小蜜P得好啦!


我马上发了照片给娜分享,然鹅我才发现,娜好像一年多也没有更新微信,微信信息仍然停留在她的欧洲旅行。对了,我们也好像很久没有互动。我留了很多条信息给她,也是没有得到她的回复。


只怪我们好像没有任何共同朋友,她也不混旅游圈,我也问过华为朋友有没见过娜,朋友说上回帮忙也没见到过真人,只是微信沟通帮助。回来也没再联系,早删了。好吧,我就这样失去了娜的消息。

参加一个大众点评霸王聚餐,突然有个姑娘问我是不是微博上“玉女”?她是我粉丝关注了我很久。过气十八线网黄跨个领域都会被认出,所以不要干太多坏事为妙。


和姑娘开聊,姑娘说起她是从一个去世了的同事那里知道我的,她同事才是我粉丝,她也就只是关注了我很多年而已。追问下终于才对上号,姑娘说的同事就是娜。


从姑娘那里得知娜走的时间,应该在送我礼物不久,就心脏病走了,所以那次欧洲之行是她送给自己最后的礼物?


虽然已经到了亲人朋友批发离世的年纪,面对一切不幸,表现还可很淡定,但知道这消息难免还是有点忧伤难过,我很后悔一直没和她约饭,没见过她一面,早点知道或许也可以去她的丧礼和她说声道别。


我迫切从姑娘那打听关于娜的一切:

1.短发,小圆肥,性格开朗但不自信。

2.爱旅行,爱折腾,爱帅哥

3.从事行政管理工作,80后女生


虽然一直素未谋面,但感觉就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心痛得有点说不话,我没记错的话,娜常给我的留言就是“不要太晚睡,注意检查心脏问题。”


强迫症严重的我,为了控制微信票友不可突破2K,还特意开了2小号,把一堆微商和猪脑猫狗都移除到小号。


然鹅微信好友中一直还留了位置给几个 幸离开了的朋友,一直不舍得删除,当然其中有个是我父亲大人,虽然我知道这些微信号不会再更新也不可能再互动,但就是不愿意删除,生怕删了后,这些人就从此在我的世界里消失。


翻看了娜的所有微信,她其实很少发状态,一个月也就发几条有的没的那种,哪怕她得病也好像没在微信上透露过信息,毫不矫情。最后的微信都是她在欧洲旅行中的各种快乐。


看得有点难过,但感谢娜曾经在我的世界里留下过脚步,也谢谢你送我的比坚尼,我会一直珍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