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曰:

巍峨川北巴山峦,

仪陇马鞍琳瑯山。

古今名人多出现,

宋有状元李协公。

今有英雄朱玉阶,

玉阶赤胆母巾帼。

维护民权把命豁,

俠肝义胆惊九天。

上回说到陈铁军一行离开广东昼夜兼程人汗马涝飞驰川北仪陇朱德家乡马鞍镇,正当他们一行来到琳瑯山寨下突然从半山腰树丛中飞下一身披黑大氅腰佩马刀张弓搭箭的大汉,闪电般飞滾至离陈还有数百米远道旁一棵千年古大树旁。

只见他:”嗖!''一声又跃上古树杈上,接着两声弓弦响:"唬唬!"两只箭矢射向陈等不远路中央,箭矢一着地就两声:“轰隆隆"巨响!可把陈铁军等人惊嚇大跳,众人赶忙滾鞍离马就地一滚各借路道两旁的树杆及山石隐蔽准备应付突如其来的不明战斗。

这时树上大汉厉声高叫:''呔!来的可又是張国焘来抓赤卫队的吗,赶快撤回去告诉张国焘,我琳瑯山赤卫队早作好了土地雷佈阵只等你们来拼个死活,今天黑前你们不给我们放回张队副和朱老太安人,我们就要跟你们拼个魚死网破……。"

因这下相距就只几百米,陈铁军一下就听清了对方的声音和喊话,他再也按捺不住一下崩出大声:"唵!你是飞天神鹰張冬子吗?你快下来我要问你什么张国焘张队副和哪个老安人,倒底是咋回事…..。"

这时只听树枝丫叶:"哗啦,"一声闪开现出刚才跃上树放箭炮的壮士,他真不亏是飞天神鹰从十几米高大威猛的千年古黄角树上真如一只轻飞在风暴里的雄鹰:“唬!"一声疾如闪电轻如鸿雁悄无声息稳落大道上:''唬唬唬!"一边风驰电频飞奔又一边疾呼:"陈..陈书…记!你总算...平安…回来了,姓张的他四处扬言你此去回不来了,他已给党中央领导去信告密说你与朱....。“

陈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激动,也迈开大步展开双臂直向张冲过去,正当张说到告密时,他便双臂一揽将张紧紧一抱箍住这才:"嗨!他告密,我们有什么密可告的?我与朱大哥是清白的,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歪!"张瞪大两眼双手用力挣脱陈紧箍的双臂紧皱双眉迟疑地又:''那么我问你,你此去广东送大礼那巨额银票的事又倒底是怎么回事?"

陈这下总算一头雾水迎风一吹便又有了几分清醒感:''嗬!让他无事生非告去吧!幸好我当初沒听他的话要不然他恶人先告状还真跳进黄河也冼不清呀,还幸好朱大哥这次又给我们派来他手下两员虎将有他们在,足可向川陜父老乡亲们正实我跟朱大哥是清白的,党中央会为我们主持公道的。"这便是:

人做天看最明鉴,

小人生非只为权。

党纪民心法无边,

任凭风云多变幻。

革命智慧定胜天,

极左思潮张国焘。

脱离群众沒目标,

分裂我党鬼计搞。

张冬子便长话短说,长叹一声迅即:''唉…走!此处不是说话处,跟我上山寨且听我一边走一边跟你详细道来,因山寨里还有我们三千多赤卫队兄弟正焦急等待回音呢,这下好了你回来了大家也就放心了,于是張冬子便带陈上山一路给陈讲他走后家乡发生很多事的经过。"

再说 琳瑯山位于马鞍镇东南边大巴山脉,山势虽不是巍峨高耸如云,属一般高底不平的海拔千米山峦逶迤起伏丘陵地带,可琳瑯山却在仪陇马鞍镇是鹤立鸡群独占鳌头四围环山独它据高临下。

自一九二八年中央派徐向前往川陜省交界处,试点筹建成立中国共产党苏维埃革命政府,另派張国焘协助徐向前工作,张国焘心中十分不滿暗自怨言:''哼!中央不委派我任川陝省主席,论资格势力和领军人数,我张国焘的名声人数比徐多的多....”为此,张国焘为了自己的名利地位,便不顾党和人民的利益,表面上拥护党中央决定支持川陜省主席徐向前的工作。

暗地里他却耍着两面派手法,阳奉阴违,当面说一套,背后却又另搞一套,他给手下封官许愿瞎编鬼话蛊惑人心:"你们都跟我走,我要另立中央,等我闹成功做了党主席,那时侯所有高官厚禄任由我给你们当…!"还说什么:"现在这个时代,有枪有兵就是草头王,老蒋張大帅吳大帅不都是这样吗?我张国焘也要象他们那样,说白了!共产党不也就是想靠我们为他们出力来壮大吗,我自有力量为何不能自立一党。"

张又叫手下四处妖言惑众煽风点火迷惑人心以贼喊捉贼手段无中生有:"徐向前是假共产党,他借共产党之名来争抢地盘的,你们下乡去就说我張国焘才是真正共产党!谁跟我走,个个都是秃子跟月亮走头顶生红光.…"另外,张为了扩充势力暗派心腹人员化装成难民模样下乡去暗放烟幕弹,散佈谣言诬蔑诽谤徐向前是山西杀人狂!遭到山西人民群起而攻之站不住脚才这里来抢占地盘.…!"

由此在那个贫穷落后消息十分闭塞的战乱时代,张这手分裂我党的离间计真还起到了事半功倍的作用,犹其是他蛊惑人心流言诽语真还向雨后春笋,破土而出一下就暴发了川陜东南地区:"坏人整好人,好人冤死万人坑!"的说法。

一下就勾勒出当时今日之目睹惊奇怪现象!特别是当时那些大富豪和有资产的剥削阶级们,他们听信当时社会上张派人散佈流传的妖言说:"现在的共产党都是假共产共党,是假借共产名义的''乌老二..."(乌老二就是当地人骂土匪的一种黑话)这就是后人有诗为当时怪现象的真实写照如下:

不怕奸人放明枪,

只怕阴谋暗箭伤。

笑里藏刀实难防,

背后阴谋似阎王。

跳梁小丑曾几时,

一时乌云暗遮日。

牛鬼蛇神齐出笼,

充当乱世害人虫。

于是那些仇视不满共产党的人们趁此想方设法趁浑水摸鱼!无事生非地暗帮极左思潮大打出手!

那些地方土豪劣绅们凭借张的:"凡事不分青红皂白,只要愿跟我张国焘路线走的,不管是土豪恶霸,地主乡绅,或是山贼响马!只要拥护我张大帅都要对你们加以保护亲善…凡拥护徐向前跟他走的不分何人,我都要通通抓来一刀了之….。”

所以,由于我党诞生初期,张国焘为了他个人野心其目的,在当时的川陜省革命根据地川东北地区给我党的新生历史上大抹了一把黑!.滥杀无辜制造了无数血腥冤狱:

不怕奸人祸乱生,

只怕巧计阴谋逞。

蟑螂不叮无缝蛋,

苍蝇爱往便池转。

气味相投一丘貉,

无中生有谎言编。

尔虏我诈事非生,

暗箭屠戳追魂命。

琳瑯山下的朱家湾另有一丁姓恶霸仗着他省府上下都有人,自己又是当地一霸,多年来用他的势力欺压平民,朱家湾却有一从明朝張献忠剿四川时大迁移来此的朱姓人家祖祖辈辈刚正不阿,诚信经商正直作人!临到清末时朱家继存人祖父朱邦俊继存先祖基业纺纱织布办作坊煮酒由于朱家世代诚信经商礼貌待人,渐渐也准备发展壮大家业,不甘世代就这样一直当佃农。

却说朱德生父朱世林是朱家排行老二及生母钟氏都是正直憨厚的忠实农民,是朱家务农的主力军,因为老大朱世连从小就跟祖父办小作坊酿酒供朱家的经济来源,朱家世代虽小本经营却谨遵家祖遗训:"宁可自窘,不愿人困!”还是那些贫穷劳累年长者和贫家小户遇红白喜事时,朱家都要免费送酒分文不取。

所以,即是朱家经营小作坊,也是辈辈仗义疏财未能大富起来,老大朱世连与夫人刘氏结婚已十多年了膝下还无儿!幸好老二朱世林夫妇一生育有四儿两女,朱德两岁时就过继给他大伯世连做养子,大伯夫妇一生待朱德比亲生还好!五岁时就送他上学读席家私塾。

朱德从小就很懂事,非常热爱劳动.热爱体育运动和各种武术,他六岁时就每天为父母早早起床去挑水,(现在朱德故居里的那口陈旧石水缸就是朱德幼年在家乡读书时天天一早为父母挑水盛装的大石缸,朱德从小读书用功,清末最后的科举考试,他从乡试秀才贡生举人一至到清末省府大考时!恰遇慈禧太后又抹杀了省府及京科考试,人们非常惋惜这样埋莫了中国一大奇 人,后来刚兴建起的县中学部见他是个难得的人才,又自学练就一身好体育和武术本事,于是就聘请他任中学部体育老师,人们都称他是朱熹大文豪家的又一代新奇传人。

后来朱德深深懂得在这被外欺内凌的动乱年月,人民要想翻身作主人只有人民自己武力自卫,但是农民沒有武力和军队这又哪能呀?这时朱德看到清政府已是腐朽无能了,八国联军趁虚攻占我中国华夏大好山河!他从很多外出他乡求学谋生的同学来信中获悉,云南蔡锷将军办起了中国陆军讲武堂!于是朱德这个时候清楚认识到,要想救国救民出水火必须去云南投奔讲武堂学习好各项军事技能才能有救国救民的资本。

于是他把这一想法告诉了生父母和养父母,沒想到两对亲兄弟父母都十分开明,朱德才一说出想法,四位老人都异口同声赞誊朱德:"有志气!有抱负是我朱家有血性的好男儿,国难当头七尺男儿是应以自己国家为重,我们大朱家支持你去,望你此去下决心学好军事技术成为一名救国护民的好儿男....…。"

却说自从张暗中阴谋一心想独立自己,就在他的军队占领川东北地区时,他根本不分什么阶级和性质也不管你是红是白,便派他手下心腹人以他口吻四处散佈妖言:"只要你们反对徐向前拥护以我们张大帅为首的临时政府就是我们张大帅的朋友,我们大帅都会加以保护……。"

却说朱家湾对面有一丁大恶霸!依仗他省里县里都有要员为他伸腰,就时刻肆无忌惮地坑蒙拐骗无所不为,他欺负朱家是外来户,便时刻想霸占朱家祖上几代人用血汗辛苦拼来的几亩良田和小作坊,多次与朱家兄弟威协廉讨溅价想方设法要夺取,怎奈朱家兄弟刚正团结周围人心又大顺,总使丁恶霸无从下手抢夺!

不想张国焘这个嗅大便池更让这些恶霸豪绅害人虫们大打出手!正巧又碰上张这场极左烟幕弹更给他们了救命稻草一根,丁恶霸上窜下跳窜通联合他的各地兄弟伙爪伢们凑人数借题发挥,诬陷陈铁军是朱德在讲武堂喝血酒结拜的铁哥们,此次他巧施唇舌蒙骗徐向前假设给八一南昌起义军捐款军需,实则是为了给朱德私人筹款建家庙修祖坟,想要抢占马鞍镇置田产为己有,这伙害人虫苦心疾虑绞尽脑汁谎编出这套弥天大谎拟成联名状送到张国焘手里想以此借刀杀人,就这一招妄想致朱陈二人于死地,只要朱陈一死,马鞍镇又是他们的天下

这正是张急需的因为他以听闻朱德的威名,早想把朱拉过来为已用,于是他亲备厚礼登门拜访朱德父母,要他们说服儿子将队伍拉回来跟他一起另立山头.…"

張万没料到黄泥腿子的朱世连夫妇竟正气凛然!一下火冒三丈!扔了张的厚礼将他轰出家门!

张为此一直耿联于怀正好丁恶霸操控编造谎言联名状一到他手便视为至宝火急给中央写信告发朱陈联手借党营私压榨民膏!又迅即抓捕张英英和朱世连夫妇关押等待中央回信处决。

当陈听完冬子这番话就不顾一切地要亲自去找张国焘论理,以他身换出朱家二老和妻子三人!張恒,陈顺成张冬子赶忙拉住他合劝他说:"书记!冷静!你这时不能去,你去是自投张的罗网,有去无回,等我们上山再共同商量想办法好吗。''

陈铁军这时心如滾油煎,他想到朱家伯父伯母年事已高,哪能吃得消那牢狱之苦,我必须要去以身抵押让张立刻放二老回家有什么我一人承担!张冬子见陈独闯虎穴心切,他哎呀一声朴翻身跪求道:"陈书记我就实话说了吧你这处以人换人的苦肉计朱二伯夫妇已演过了,张冬子又把朱德亲生父母朱世林夫妇挺身而出去找张国焘说他们才是朱德的亲生父母,要关就关他们两个求张放了他家老大夫妇二人。

可张不但不放朱老大夫妇,反而变本加利又把朱老二夫妇也扣压不放了,原来据我猜测,可能是張已想到朱老大夫妇不买他帐,是个好歹油盐不进的铁石心肠,既然朱德亲生父母送上门来,何不把他们也扣下威协他们写信叫他儿子回来跟他张国焘岂不甚好!亲生父母,母子连心都是心头肉还怕他不依从,只要把朱德抓住为我所用,何愁我预想的大事不成,所以张又才将朱德亲生父母也一起扣压住,书記!所以你不能去,你这一去又是自投罗网…。"

陈威严地:"冬子,我是这里县委书记,我代表党组织命令你带我手下这些兄弟上山寨去加紧防御坚守,你赶快派人给徐主席送信去告诉他说,張国焘对党已有二心叫他防着点,我只带朱大哥派给我的两位大哥去见张,让他倆当面证明我送去的银票朱大哥已交给党中央了,党中央会及时给张来信反驳的,所以我身正不怕影子歪.…!"


后事?请看十二回便知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