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几个哥们驾车去加拿大

看枫叶🍁当车经过距离多伦多

八十公里处的一个山谷,天飘

起了鹅毛大雪。那过山的风,卷

着如火的红叶和白絮般的飞雪,

弥漫了我的视野。。。。。。

❄️❄️❄️❄️❄️❄️❄️❄️

一个人的记忆能追溯到多久

以前,我不知道。在我的人生看板上,第

一副画,便是一片洁白的世界。 于是,

我与雪有了不解的情愫。如今,虽然童

年的时光已然尽去,可是,每当我看到

那漫天雪花,便蓦然触动心底缕缕记忆!

幼年时的冬天似乎格外的冷!

下雪天,我总喜欢在雪地里奔跑。喜欢

飞雪佛面的感觉;喜欢和小伙伴们跑进

雪堆打雪仗;喜欢母亲把我抱上秋千,扶

着我随着雪花,在寒风中荡起!

  车窗外雪越下越大,灰濛濛

的远山,逶迤而悠长。树木脱去了

秋天的彩妆,显得古朴、肃穆。最

后一群大雁,冒着雪掠过树梢,排

着人字,飞向南方。。。。。。

❄️❄️❄️❄️❄️❄️

那一年,我一个人离开家,要

去很远很远的地方,父亲到车站送我。

记得那一天,雪下的好大、好厚。父亲

站在车窗下,无言的眼神充满了怜爱。

汽车缓缓地开出了车站,父亲就像一个

雪人,默默的站在两道车辙之间,直到

身影变成一个小黑点。。。。。。

  天,渐渐的暗了!雪还在

飘,车窗外山风呼啸。两束车灯

把黑夜撕开了两条裂缝。裂缝里

雪花就像投火的飞蛾,疯狂的向

挡风玻璃扑来。。。。。。

❄️❄️❄️❄️❄️❄️

第一次在国外看雪,那是在捷克

的首都---布拉格。记得,那是1991年,

一个白色的圣诞之夜!远离家乡,举目

无亲的我显得格外的孤独。一个人坐着

有轨电车,穿过老城区,一条又一条狭小

的街道。因为我害怕回到小旅馆,害怕

想家。伏尔塔瓦河吹来的风,托着白绒

绒的雪花,漫天飞舞。飞雪里,街道两

旁欧洲中世纪华丽的建筑,看不见岁月的

痕迹,变得那样童话,那样年轻。广场

钟楼的钟声🔔,带着冰雪的寒气,在午

夜里悠悠的回荡。那一夜,我与这座古城

一同跨过了一个岁月的门槛!

(布拉格:德语“门槛”)

雪停了,雪后的夜空蓝的像

一泓静湖。白茫茫的原野,流动着

如水的月华。车轮碾过积雪,就像

行驶在,漫无止境的时间之河上!

❄️❄️❄️❄️❄️❄️

  (除了最后一张其余图片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