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又到了一个周末。上午九点多钟,斜阳高照,天气暖融融的,遂约了几位友人驱车前往秦岭深处观赏红叶。

        沿潘太公路逆行而上,路的两侧,景色迷人。坡下沟壑纵横,水流潺潺;坡上的树叶一会儿油绿变黄,一会儿黄中透红,相互映衬,绵绵山坡被装点得勃勃生机。

  依着山势,迂回曲折, 不到半个时辰,车子便爬上了秦岭之巅太白一侧。举目远眺,层林尽染,分外妖娆。我们停下了车子,沿着一条观赏路径,终于踏进了秦岭深处的天然草坪,又一次重温了儿时农村麦场里的柔然和绵密。

寒霜的侵袭,树上缤纷下落的叶,软软地飘着,扑向大地母亲的怀抱,与枯草依依相偎,在绵绵细雨滋润下,成长为一片片柔软的棉被,坚毅地护卫着身下的各种弱小种子和植被。是啊,“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自然界就这样周而复始,繁衍生息。

  踏着软绵绵的草坪,安然自若地欣赏着一缕缕浓妆淡抹的火焰般林叶,心中油然而生暖意,就这么享受,就这般惬意。不知不觉间立冬这个节气正悄然降临大地,真不忍心秋之静美的飘然离去。

  惟愿茫茫秦岭之巅,永远风轻云淡,海纳天地灵气,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但自然界就这么神奇,你看,刚才还是雾霭氤氲,阵阵清风呼啸而过,已然又见蓝天白云,奇林密棘,相互映衬,跃然无遗。

一花一世界,红叶知秋意。深秋之美,不在花的绚丽,而在叶的斑斓和静美。

我喜欢凤凰涅槃的壮美,我更欣赏那清静淡雅在烈火中永生的旖旎。

  无需语言,一月过后,冬至会依然降临大地。紧接着或将上演一场场“下点天阴上点晴,左风右雾雪中心”的另一番灿烂和旋律。

竹林呼吸着瑟瑟秋风的萧瑟寒意,枫叶穿越着秋阳的绵绵余辉。秋末像斑驳陆离的伊甸园,让人的思绪在冥冥中无尽徘徊。

是啊,秋之神韵就这样扑朔迷离,诱人心魄,始终让人恋恋不舍。随之而来,冬天冰寒的利剑已夹杂寒风,刺向流金斑驳的金黄色树林。

  沟里形状各异的湖泊,在阳光照耀下,宛若无数少女的明眸善睐,倒映着蓝天白云,熠熠生辉。微风过处,余波荡漾,久久难以平息。有谁知,历经多少个日落日出,阴阳更替,方能反扑归真——恬静淡然,烟波浩渺,质本洁来还洁去。一片片芦苇褪去了往日的墨绿,着上褐黄色的外套,笔直地挺立于湖边湿地,用久违的深情,渡祛尘埃,留住了清澈和碧绿,寒暑易往,让无数游人心生涟漪,反复追思和回味。

        回想起欧阳修的《醉翁亭记》,“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是啊,“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的浓浓秋韵已离我们远去,红叶知秋意,风霜送秋归的高洁儒雅则更令人坦然和着迷。

         紧紧握住它,慢慢地赏,静静地惜。谁让秦岭之巅的大自然竟这般精美绝伦,憾人心扉?再过几日,大雪封山,红装素裹的秦岭之巅将再现另一番洁白静雅和壮美,今日的这般辉煌怎能不让人怜香惜玉,滋滋回味!

鲁鸿昌于2019年11月2日